知否:为何她高门低嫁仍旧婚姻不幸?经营婚姻千万别犯这些糊涂

娱乐
4阅读

在《知否》原著里,盛家主母王氏结婚之初也曾有过一段蜜里调油万事顺心的好日子,那时她是王家的高门贵女,下嫁给刚入仕途又家道平平的盛家庶子盛竑。新婚之初,嫡母待她十分客气,盛竑与她相敬如宾,又无兄弟叔嫂妯娌,日子过得太顺顺当当了。

但正如那句老话说的,福祸相依,王氏并非是个德才兼备的女子,只胜在家世好,心地善良实诚,是个直爽人,她虽会理家,但因自小娇惯,性格暴躁,因此于人情世故方面多有不到之处,处事只凭自己性子来,既不会盘算又缺乏心机,办事毫无章法,还经历的惨淡的妻妾争斗,几乎输得一塌糊涂,渐渐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若非盛家门风尚可,盛老太太时常提点盛竑,加之王氏夫君仕途顺心,子女多有出息,王氏的晚年恐怕十分凄惨。

按说高门低嫁的王氏本应能够过得不错,但为何她不仅未能讨好婆母欢心,又与丈夫感情平平,更是被妾室抢了风头,在婚姻和家庭生活中不胜郁闷呢?女人经营婚姻,真得从王氏的经历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一、在顺境中骄傲自大蛮横霸道

为何说王氏在婚姻之处过得十分顺心呢?据刘昆家的说,王氏初嫁盛竑,一说话就把盛竑身边的两个通房丫头给打发了,盛老太太和盛竑连半句话都没有。这还不算,那几年里王氏一人独大,盛老太太不仅不让她站规矩,更因是嫡母,因此对她客客气气,而盛竑也与王氏举案齐眉。

非但如此,王氏因长于理家,不仅管着内院,就连外头的事也想揽着,几乎只手遮天,还动不动就拿自己娘家的权势地位震慑盛竑。王氏当初的强横霸道,必然让盛竑内心小有不平。试想,盛竑并非心无大志的男人,但凡有点理想抱负的男人,又岂能长久甘愿屈居人下?久而久之,夫妻之间自然有了隔阂。

在古代,身为妻子,更需要依仗丈夫生活,男主外女主内也是当时社会绝大多数家庭所认可的生活方式,而王氏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仗着自家家世对丈夫吆五喝六,更是想里里外外一把抓,自己的面子倒是风光自在了,但却伤了夫君的里子,如此一来,盛竑和她的感情才越来越淡漠。

二、在婚姻生活中本末倒置主次不分

古代社会与现代不同,古代对女子的要求是三从四德,其中一条是出嫁从夫。身为女子,家人之后要以夫家为主,依附夫婿,应当相夫教子,想夫君之所想,急夫君之所急,而不是处处抓尖要强。如此一来,夫妻之间心不在一处,力也不往一处使,离心离德,难免分崩离析。

而林姨娘就是这时候趁虚而入,她知道盛竑缺什么,牢牢抓住盛竑备受打击的心,一来二去,盛竑反而和林姨娘走得越来越近,而林姨娘的手段又是王氏所无法掌控的,因此才渐渐掌握盛竑的心思,成了府里盛极一时的宠妾。

王氏一生时常犯的过错就是主次不分,例如,什么时间应当做什么事?如何区分事情轻重缓急?如何确保捡了芝麻不丢西瓜?如何避免眉毛胡子一把抓?王氏对此一概理不清,还得时常靠刘昆家的提点着,当下应当以和事为重,她才不至于本末倒置。

王氏另一个抓不住重点的表现是,她的置气吵闹只闹了个无用。她每每和老太太、老爷吵闹,不仅没法掐住七寸,也捏不住别人的把柄,时间长了,反而还让人对她生厌,再加上林姨娘在一旁煽风点火,王氏更是一头好处都捞不着。

三、对婆母不敬不孝,礼数不周

王氏的傲慢,决定了她很难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婆家人。且不说夫君盛竑,王氏对盛老太太也时常不敬不孝。盛老太太是侯府嫡女,只因不是盛竑生身母亲,因此不肯管太多事,平常乐得清闲自在。但王氏却尽不到该尽的礼数,平白留了把柄在别人手里。

按刘昆家的说法,王氏每月只给老太太请安三五次,即使只有三五次,也都是冷着脸,说不了几句话,不曾在老太太跟前热乎乎地请安示好说说笑笑,不像别人家里婆媳之间那么亲亲热热,就连老太太一应吃穿用度都是自己打理,而王氏这个做媳妇的,也一概不曾操心张罗。只此一条,她在盛竑面前都是理亏的。

刘昆家的曾对王氏说,无论老太太如何淡漠清净,但她作为儿媳妇,总得把礼数孝道做好才是。在《红楼梦》里,王熙凤在邢夫人跟前,礼数就比较周到。凤姐虽说一百个看不上自己婆婆,但该请安问好的时候,她一般都做得过得去,因此,即使贾琏后来再看不上王熙凤,也不会拿孝道来说事,而贾母更是一听说凤姐受了委屈,就忙不迭地说这是太太素日心里不平,才给凤姐使绊子。

同样是盛家,长房盛维家中的大老太太当年也面临着和如今盛家一样的局面,但当时的大老太太很有智慧,她将婆母服侍得妥妥帖帖,当地人都知道,大老太爷也就无可奈何。

四、心眼狭窄,处事缺乏智慧

王氏是个直肠子,偏偏还是个犟脾气,不太容易听进旁人劝说。因此,她性情直爽的同时,还显得有些缺心眼儿。

像林姨娘这种人,用盛老太太的话说,她即使心里有一万个主意,面上仍能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林姨娘这点恰恰是王氏最为缺乏的,王氏不会做“面子工作”,无论她心里想什么,都会毫无遗漏地表现在面上,但她内心却又无法做到敞亮明朗,因此那些妇人难免的小心眼和小家子气也往往通过神情言语流露出来,长此以往,王氏很难在婆母和夫君跟前讨好。

王氏这个特点表现在家庭生活中就是不会处理事情,在脸面和情面上不讨好,不知不觉中时常得罪人。

刘昆家的和王氏闲谈中曾提及盛竑和盛维两位老爷虽是堂兄弟,但关系要好,而王氏听闻此言,不免又洋洋得意,照耀显摆起来:

“维老爷的爹与我那过世的公爹是同胞兄弟……大老太爷那时正宠着一个姨娘,全然不管维大哥母子过得凄凉,亏得我们老太太颇为看顾那位老嫂子和侄子……老爷与我娘家哥哥都做着官,将来也能照拂他的子孙,费他几个钱也没什么要紧的。”

王氏其人,输也输在那张不肯服输的嘴上。他人施恩,受人恩惠,如果就此招摇显摆,总显得不够地道,也让受恩之人为难。更何况盛维和盛竑之间也实属礼尚往来,并非一味依附盛竑而少有回报之人。

可王氏不同,她总能抓住机会将娘家显摆夸耀一番,总觉得盛维帮扶或照顾自家是理所应当,因此刘昆家的才一再告诫她,有些话可以在心里这么想,但千万别当着老爷的面这样说,一定要多多感谢盛维的厚意才是。

来源:娱你说历史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