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洲:硬汉排爆专家的侠骨柔情

军事
2阅读

“危险排除!”9月4日,在市公安局特警支队训练场上,伴随着这道洪亮声音地响起,一场紧张的实战化训练结束了。当剪断缠绕在一起的引线,摘下厚厚的头套,排爆手陈俊洲顾不上擦去满头大汗就向自己的队友发出信号。

在35公斤重的排爆服里,没有摇旗呐喊、没有提醒帮助,有的是伴随呼吸声和爆炸计时装置“嘀嗒”声的瞬间判断,这是作为专业排爆手的陈俊洲,独享的一个“无声世界”,并且在这个“无声世界”里整整坚守9年。

在特警支队装备库,有几大箱子装着陈俊洲自己拆卸、组装的“虚拟炸弹”,是他平时和排爆小组两位战友一起训练炸弹组装的道具。“平日里,除了体能训练,我们实践最多的就是防爆服的穿卸和炸弹装置拆卸,想做好排爆工作,就要多研究各类炸弹的内部装置,分析原理、复原现场。”

在很多影视作品里,拆弹排爆就是简单的一剪,就这看似简单的一剪,背后倾注了太多难以想象的付出。“这可不是‘剪红线还是蓝线’的简单选择,而是一种生死考验。”在陈俊洲看来,排爆手的工作没有后悔,犯下的第一个错误,也许就是最后一个错误,尽管是日常训练,可陈俊洲从不敢怠慢。

“穿上防爆服后,像穿了7、8件羽绒服一样,很快就热得全身湿透了,行动不便,像个粽子,只有双手是露在外面的。”陈俊洲打趣道。训练中,陈俊洲除了要克服因为“热”所带来的生理上的心跳加速,还要不断锻炼心理抗压能力,因此,他经常会在穿上防爆服后,拿筷子去夹小豆子,以此来增强自己的灵活度。

为了摸透每一类爆炸物装药的“脾气”,陈俊洲坚持早起学理论,晚睡背资料,上网看视频,线下练实践,由于翻阅多次,教材已经烂熟于心,以至于说到哪项内容,他都能一下子翻到那一页。掌握了基础知识,他还钻研技战术。处理爆炸物的实战环境千差万别,可能在加油站、街道或居民楼,还要考虑是否有人质……每种情况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陈俊洲在脑子里反复进行沙盘推演。

重大活动安检,处理疑似爆炸物…排爆手是毋庸置疑的高危职业。面对生死考验,陈俊洲无疑是一个硬汉,但这个硬汉,又有他侠骨柔情的一面。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武汉市急需从全国各地调集大量血液来救治重症患者。陈俊洲在巡逻中得知消息后,先后四次捐献血小板和全血,累计捐献全血400毫升,血小板5个治疗量。“由于工作原因不能驰援武汉,多年的党性教育促使我必须要为抗击疫情做些什么,为重症患者献血也算为社会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捐献的过程中,陈俊洲了解到造血干细胞在治疗血液病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当即请求留存血样,成为了一名中华骨髓库捐献志愿者。2021年4月29日,陈俊洲接到省红十字会通知,他的造血干细胞与一名患者初配吻合,他心想:这是救命的事,我必须去!

捐献造血干细胞需要连续注射5天动员剂,之后,一般情况下,医生会抽取200毫升造血干细胞注射给清髓后的患者。可由于患者情况特殊性,需要多抽取84毫升造血干细胞,医生建议陈俊洲分两次进行抽取,可陈俊洲怕耽误患者治疗,他坚定地说,“我身体好,经常锻炼,一次性抽完吧!”

“保密!”简短的两个字,是陈俊洲每一次去执行排爆任务时,对家人的交代。但这次捐献造血干细胞挽救患者生命的事情,他选择在初配成功后就告知了家人。

“我要告诉同学们,我爸爸是救人的英雄!”陈俊洲8岁的儿子在了解造血干细胞捐献能够挽救一位血液病患者的生命后,为爸爸设计制作了一张手工贺卡,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赞”。

“我当过兵,是警察又是党员,在任何时候都会选择冲锋在前,”陈俊洲说,为了廊坊万家灯火,为了守住这份安宁,他无怨无悔。

来源:廊坊公安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