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盈基金规模缩水凸显”人才荒” 15只基金年内亏损

财经
62阅读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1日讯(记者康博)截至7月底,公募基金管理资产规模已达23.5万亿元,而在2015年年底时,这一数字还仅仅是8.4万亿元,尽管行业规模增速惊人,但却并非让业内每个公募基金公司都有所受益。根据记者了解,在管理规模突破万亿元的公募基金公司越来越多的同时,另一些公司却举步维艰,比如宝盈基金截至今年二季度末的管理规模为694.38亿元,相比2015年二季度时的826.81亿元,还缩水了16%。而在规模大不如前的背后则是公司近年来投研人才不断流失的尴尬,同时,该公司年内还出现了15只基金亏损,5只跌幅超10%的情况,而垫底者正是宝盈基金现任权益投资部总经理肖肖。

公募基金行业分化加剧宝盈基金规模大不如前

近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基金业协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上,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透露了我国公募基金行业最新的发展情况。易会满表示,截至今年7月底,公募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23.5万亿元,较2016年底增长1.6倍,其中,权益类基金产品数量和管理规模分别达5140只、7.7万亿元,分别增长1.2倍、1.8倍,均创历史新高。

纵观近年来公募基金行业的发展变化,在整个行业突飞猛进的发展下,行业内不断涌现出一批管理规模接近甚至已经突破万亿元大关的头部公司。

然而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在一些公司愈发做大的同时,行业内还有不少中小基金公司已经举步维艰,甚至逆势缩水。从截至今年二季度末的管理规模看,宝盈基金公司管理着694.38亿元,虽说这一数字与近些年相比有所增长,但距离宝盈基金2015年二季度的826.81亿元高点已经缩水了16%。

分类型看,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宝盈基金共有基金产品48只,其中股票型基金8只、混合型基金26只。在具体份额上,股票型基金有28.63亿份,混合型基金163.12亿份,二者合计占到公司整体份额的34%;而另外的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型基金份额合计为371.33亿份,占比为66%。

遥看2015年二季度末时,股票与混合型基金合计份额共有436.52亿份,占当时宝盈基金总份额629.57亿份的69%,另外的债券与货币型基金占比仅为31%。从数字对比中可以发现,宝盈旗下不仅权益类基金的占比在过去6年时间里大幅降低,而且不考虑资本变动的份额绝对值也从当年的436.52亿份,缩水到了今年二季度的191.75亿份。

6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宝盈基金旗下的权益与固收类产品比例却发生了如此惊天逆转,不得不让人唏嘘。其中,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变动与行业整体增长的事实相比,逆势缩水的表现更是凸显其背后权益产品管理的短板。

据悉,早在2017年1月份时,宝盈基金时任总经理汪钦就因个人原因辞职。报道称,汪钦自2010年接棒宝盈基金后就在公司强势推出一系列改革,并进行人员大换血,其中尤以“投研销一体化”改革为最,由此,汪钦也饱受争议,部分员工抱怨其“重营销,轻投研”。2018年12月29日,宝盈基金当时的总经理张啸川也在上任不到2年后因个人原因辞职。

除了高管队伍动荡之外,宝盈基金旗下多位明星基金经理也大多在当时选择了离开,如盖俊龙、张小仁、彭敢都是在2017年里离任,曾被业界冠以“公募一姐”的明星基金经理王茹远更是早在2014年时就选择了离开。

如果说,基金经理的去留算正常流动的话,那员工和公司的纠纷就实在对公司品牌太不利了。在2016年时,宝盈基金突然以旷工为由与孙胜华解除劳动合同。但在孙胜华看来,这是因为此前自己曾实名举报汪钦于2015年股灾发生前后,安排专户(大客户及其利益者)资金提前埋伏,并指示基金经理于同年9月9日开始利用公募资金大举拉抬相关股票股价至高点,致使大客户兑现出逃而公募小散被套牢有关。值得注意的是,孙胜华在宝盈基金的岗位是督察长,在此之前,其曾为该基金总经理助理兼任监察稽核部总监。此外,还有员工曾指出,宝盈基金存在强行插手干预投资,不断提供所谓“优质股票”、研究部在研究的股票大部分都创新低的情况下,居然还得到公司大奖等情况。虽然这些情况在当时并未得到证实,但无疑让公司在投资者的心中蒙上一层阴影。

时隔三年再迎投研团队震荡权益投资部总经理年内垫底

在宝盈基金第一代明星基金经理集中于2017年纷纷出走之后,公司的投研团队于2020年后再次出现接连出走的现象。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在2020年里先后有张志梅、刘李杰、曹潜离任,进入到2021年李进、郝淼、李宇昂也陆续离职。

这其中的多位人士都极具自身特色,刘李杰是宝盈基金在2017年时引进的量化投研人才,目前转投中融基金旗下、曹潜曾管理宝盈医疗健康沪港深2年,实现154.75%的任期回报。李进在宝盈基金历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等职位,在公司已近8年,最佳回报高达246.6%,而且李进不仅业绩好,在业内的风评也较佳。

郝淼在宝盈基金任职才2年,而且同样在任职期间获得了183.83%的最佳回报,不过这位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博士如今已转投嘉实基金旗下。

资料显示,宝盈基金成立于2001年,股东为两家信托公司——中铁信托和对外经贸信托。值得注意的是,对外经贸信托同时还是诺安基金的大股东,持有其40%的股权,曾有对外经贸信托员工表示:“公司的资源重心更倾向于诺安基金,对于宝盈基金的定位则偏财务投资。”

据悉,诺安基金比宝盈基金成立时间晚了2年,但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诺安基金的管理规模已经达1308.40亿元,早在2016年时,诺安基金的规模份额就达到了千亿份。

如今,宝盈基金的基金经理共有14人,分别是肖肖、杨思亮、蔡丹、姚艺、高宇、杨献忠、吕姝仪、邓栋、张仲维、朱建明、李健伟、赵国进、侯嘉敏、陈金伟。

从管理经验上看,3-5年的基金经理有李健伟、蔡丹、吕姝仪、朱建明、肖肖、杨献忠、杨思亮;5年以上的有高宇、张仲维、邓栋。看似老将众多,但其中的蔡丹、吕姝仪、杨献忠、高宇、邓栋均以固收或指数基金为主,而剩下的李健伟、朱建明、肖肖、杨思亮、张仲维这五位基金经理中,肖肖和张仲维成为绝对主力,因为二人目前管理的权益基金数量最多,分别达到了15只和16只(各份额分开计算),资产规模90.38亿元和103.10亿元(涉及共同管理基金为重复计算)。

资料显示,肖肖此前曾在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民生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和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担任研究员,2015年2月加入宝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曾任研究员、研究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现任权益投资部总经理。

但从今年截止到8月30日的业绩表现看,肖肖的业绩分化非常明显,其管理的宝盈现代服务业混合C、A在年内分别下跌了15.77%和15.49%。其二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中,除了家电板块的极米科技、JS环球生活,计算机板块的微盟集团及医药板块的伟思医疗外,其余重仓股皆属于食品饮料或农林牧渔板块。而这种风格自2020年7月份成立就一直如此,这也使该基金自成立以来的业绩亏损达10.49%。

此外,杨思亮管理的宝盈消费主题灵活配置、宝盈新价值混合C、宝盈新价值混合A在年内分别下跌了12.13%、10.66%、10.18%,其重仓股风格也集中在食品饮料、家电、银行等板块。而肖肖和杨思亮二人携手管理的宝盈龙头优选C/A则紧随其后,在年内下跌了7.69%、7.19%。

与此同时,肖肖和陈金伟管理的宝盈优势产业A,则因重仓有色、机械等个股而在年内上涨了88.96%。

有公募基金内部人士认为,随着国内公募行业发展走向成熟,各方面的资源也正逐步向头部机构集中,这既反映在规模上,也反映在人才上。而头部机构凭借各方面的资源优势,进一步强化自身实力,并为投研服务,也能更好地成就基金经理。受此影响,中小型公募人才逐步流失的现象就不难理解了。

宝盈基金旗下年内有业绩基金一览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来源:中国经济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