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退伍了】怀揣“特战梦” 8年磨练 他成为特战狙击手

军事
6阅读

编者按:

时光悄然而逝,又是一年退伍季。战士们在军营里走过了属于他们自己的2年、5年、8年……而今他们即将脱下军装告别心爱的军营,在另一个“战场”上追逐着梦想。

战斗,是军人最大的褒奖;勇敢,是军人最耀眼的勋章。

回顾军营生涯,他们有太多的感慨、太多的回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们挥洒汗水的身影,而身上留下的疤痕也成为他们军旅中别样的印记。

今天,多彩贵州网推出一组稿件,聚焦退伍老兵在部队的最后一刻,聚焦他们用别样的方式说再见!

本网记者 杨婧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军营里又响起了熟悉的驼铃声,秋风中似乎弥漫着伤感的味道。

“就是这片训练场!当时我趴了3个多小时,手肘就像针扎一样痛……”射击训练场上,饱含热泪的杨正部说起首次接触狙击枪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杨正部是武警贵州总队机动支队特战大队一名狙击手。

他出生于广西百色,父母望子成龙,希望儿子能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但是杨正部从小对“特战队员”崇拜有加,高中毕业后坚持自己的“特战梦”,说服父母选择成为一名武警战士。

2013年9月,进入部队后,为提高基础体能,他每天早起1小时跑趟十公里;力量训练时,他负重两件沙背心;每晚体能“加餐”,练到爬不起来才算结束……

“这个新兵太拼了!”集训一周,杨正部就给大家留下了“拼命三郎”的印象。别人练一次的课目,他总要练七八遍才罢休;遇上理论性强的课目,杨正部就软磨硬泡的找老特战队员“取经”。从最基础的体能训练到高空索降等险难课目,他一个一个攻克。

功夫不负苦心人,经历过层层选拔之后,他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特战队员。从那以后,杨正部更是浑身充满动力,不断突破自己。

杨正部卧姿瞄靶训练,一趴就是几个小时

百步穿杨,非一日之功。为提高据枪稳定性,杨正部把枪管下的水壶换成了砖头,从1块加到3块;为准确排除虚光对射击精度的影响,他经常挑阳光最刺眼的位置练瞄准,与眼睛干涩、疲劳、流泪作斗争;为锻炼耐力和爆发力,无论严寒酷暑,一趴就是几个小时,哪怕是蚂蚁在身上爬、蚊虫叮咬他,他也会坚持一动不动。训练场旁边的“魔鬼坡”,接近40度的坡度,别人两趟下来小腿疼得受不了,使不上劲,可他一跑就是10几趟。一整天下来,手上磨出血泡,脚被汗水泡得发白,肩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但他却一刻也没有停下……

“每天超强度的训练量才能让其他技能更好地发挥出来,只为在真正的实战中对犯罪分子一击致命。”杨正部说。

2015年6月,杨正部参加武警贵州总队组织的“魔鬼周”训练。参赛队员要背着30多公斤的武器装备急行军,期间还要穿过1公里长的综合障碍区,高强度的体能消耗让杨正部和队友们有些“吃不消”。

杨正部(左)向战友交出自己的爱枪

在经过一片水泽地时,由于杨正部冲得过猛,左脚腕传来一阵剧痛,“不好,脚崴了”。为了不拖累队友,他强忍疼痛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追赶队伍,队友几次要求帮他背背囊,都被他拒绝了。

到达终点后,杨正部的脚腕已经肿的像馒头,他还是坚持完成了最后的战斗射击课目。军医赶来检查后心疼不已,他却一本正经地说:“打仗哪有不受伤的!”

负伤归队后,战友们本以为杨正部会“消停”下来,但当他得知下一轮巅峰比武要开始后,脚伤刚刚痊愈的他,又一路“冲”进了集训队……

只要每天的训练接近尾声,他都会将枪擦得干干净净,以此维护它的性能。

“枪就是我们的生命,我还为自己的枪亲手缝制了枪衣……”说完,他把枪上每个部件擦了又擦,低头之际,泪水再次划过脸庞。

一审:罗亚楠

二审:李柏杉

三审:王幸韬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