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终于看到光明,零售业:生意未必马上大幅上升

财经 2023-01-11 00:05:22
4阅读

2022年12月27日晚上6点30分,位于香港尖沙咀繁华地段的老佛爷钟表行里,市场部员工周永根听到同事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都是内地顾客,约定恢复通关后马上来港购买手表,“那天,我们同事花了两三个小时才回复完(消息)。”

周永根是香港人,可以很流畅地用普通话交谈。他留着一头黑色短发,戴着口罩时会更让人注意到他圆圆的眼睛。谈到钟表行的生意,那双眼睛会笑得眯起来。通关消息公布后的一周内,他和同事们都久违地忙了起来,内地客户抛来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找他们推荐不同牌子的手表。

这家香港本地的大表行一直以货源量与找货能力在业界小有名气,店内收藏着上千只手表,在暖黄色灯光下静静等待有人挑选。四个员工坐在店里的玻璃柜后,等待顾客光临,时不时有人推门询问某款手表。

周永根说,他们店里有200余位内地客户,但大多数已有近三年时间没来过香港。积蓄已久的购物欲让三四十位客户写下一长串心仪款式的清单,平均每人要看10至20只手表,最少也打算买5只,“他们已经很心急地要来香港了。”

时隔三年,内地与香港终于在1月8日恢复通关。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在1月5日公布了通关细则。1月8日起实施首阶段通关,内地居民可通过深圳湾、文锦渡、落马洲支线3个陆路口岸来港,配额为每日5万人,需通过网上系统预约。每日最多6万人可以通过海陆空共7个口岸过关进入内地。

在低谷中挣扎已久的香港旅游与零售业是否能迎来预期中的复苏?多位旅游、零售界从业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业内虽然整体看好通关带来的积极影响,但恢复至疫前水平仍需时间,将根据通关后的真实客流量调整业务、人手等安排。

旅游业:终于看到光明

听到李家超正式宣布通关的消息,香港深度游公司董事长黄杨程的第一反应是:“终于等到了。”

黄杨程是在香港第五波疫情之后重归旅游业的。此前他已转行六年,然而在2022年香港旅游业的至暗时刻,他却毅然决定做回老本行,开一家自己的旅行社,“大家看到的是持续的疫情,但是我看到的是最黑暗的时候过了,可以看到曙光。要重启经济的话,旅游业是最重要的支持之一,所以一定会复苏。”

黄杨程的旅行社目前还在创业阶段,仅有4名正式员工,并聘请了兼职导游带团来节约成本——这是当下香港旅游业的常态,根据香港旅游业议会2022年10月发布的旅行社业务状况问卷调查,76%旅行社员工人数跌至不足5名。

这场“马拉松”式的疫情对香港旅游业带来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72%旅行社表示需要一年或以上才能恢复至疫前的水平。香港历史最久远、规模最大的旅行社之一的康泰旅行社,也在2022年10月宣布正式进入清盘程序。

不少仍在挣扎的旅行社则选择转向本地游业务来维持运转,香港特区政府此前亦推出多项措施,如文化古迹本地游鼓励计划、绿色旅游计划等,扶持本地游项目。对黄杨程而言,本地游也是当前公司的业务重心。从2022年9月正式涉足本地游旅行团,初期深度游公司业务并不景气,整个9月仅接待了4个团,还有因人数不满而取消的状况,而到了12月,公司每个周日都能安排4至5个本地游团,月接纳人次上千。

然而,本地游市场规模有限,很难为香港旅游业带来真正的转机。“整个旅游市场是很大的,能组织本地游的旅行社也只是整个行业的一部分,能做的量也不会很多。”旅游界选举委员会委员黄进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以及香港统计年刊数据,2019年香港共接待超过5591万访港旅客,内地游客占78.29%,带来约1576亿港元的旅游消费,贡献了总体旅游收入的77.87%。

2022年11月港府高调预告通关在即后,黄杨程就开始联系上海、深圳旅行社着手准备入境游,但进度却有些落后,“毕竟他们也停顿了好长一段时间。加上最近元旦小长假,他们也集中精力安排内地不同城市之间的旅游。”

黄进达则坦言,重启旅游业需要时间与资金,“通关是我们旅游界等了很久的好消息,像在一个黑洞里面终于看到光明,但因为整个行业已经停顿了三年,我们要准备的东西也非常多。”

重启的第一步是人手,重新招聘迫在眉睫,但并不容易。黄进达说,旅游业停摆期间,政府疫苗中心或其他行业招聘,业内会引荐旅游界从业人员,使他们获得优先招聘。通关之后,上述岗位从业人员可重返岗位,但也有不少人已彻底转行。

通关后旅游业是否会明显复苏,旅游业界依然持观望态度。黄进达分析,旅行社一般需提前2至3个月做好行程计划、接待等准备工作。由于恢复通关的好消息“来得太快”,大部分旅行社未能部署春节假期这个传统的旅游旺季。目前各个旅行社主攻的最快是3月之后行程,并全力迎接五一假期。

为了迎接有可能出现的大批内地游客,香港两大主题乐园之一的迪士尼亦在近期宣布,将在2月首次以开放日形式设招聘博览,提供600个前线岗位,并安排即场面试。

此外,配套交通方面,跨境、旅游巴士停运已久,还待检修。准备巴士牌照、司机年检等耗时耗钱。黄进达表示,每台巴士启动成本为3万至5万港元,准备牌照则需要一两个月,但现在所有巴士“一窝蜂”来办,势必会延长办理时间。

“但我们是乐观的,香港还是很有吸引力。”黄进达说,疫情近三年间香港已增加多个新景点,如西九龙文化区、故宫文化博物馆、全球最大现代与当代视觉文化博物馆之一M+博物馆等,为旅游业也注入新活力。

零售业:生意未必马上大幅上升

内地游客消失的三年,香港零售业也在寒冬中挣扎。

1月4日,港府统计处公布2022年11月零售业数据,当月总销售额达295亿港元,同比下跌4.2%,创8个月最大跌幅,远低于市场预期增长4.8%。

老佛爷钟表市场部员工周永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之前内地顾客占总体顾客数的40%,总人数超过200人,现已滑落到10%至20%。

周永根说,第五波疫情时价格跌幅达到30%至40%,由于公司仍有较多本地客源,亦有不少顾客在低价时入手,对业绩有所弥补。相比之下,对于海港城这类香港大型商场内更依赖游客消费的钟表店来说,冲击则来得更加猛烈。

在小钢炮中古店经营者蒙欣看来,店铺租金压力是压垮许多零售业从业者的最后一根稻草。2020年初,“港漂”蒙欣在尖沙咀一栋写字楼的8楼开设了自己的中古店,主要售卖二手奢侈包、首饰等。

这个选择让她侥幸度过了这场“寒冬”——香港核心商业区地铺与楼上铺的租金差价可达10倍,许多同行在疫情高峰时因租金成本过高而被迫关店,而她的中古店活了下来,目前月营业额达200万港元,其中内地客户贡献达三成。

蒙欣坦言,疫情的确波及了二手奢侈品市场的行情。有同行曾花200万港元“砸”在香奈儿琉璃饰品,而疫情期间,“琉璃市场下跌到亏本都没有人要”。她也因此调整了货品的组成,增加了香奈儿、爱马仕等高价的中古包数量,提高利润。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蒙欣觉得疫情也给二手奢侈品市场带来了新的机会。不少奢侈品的主人因经济原因选择出货套现,增加了市场货源,“这个行业永远担心没有货收,不担心卖不出去。”

通关后,这些一掷千金的豪客会快速回来吗?游客能否带来新的营业额增长?周永根表示,近几年内地钟表行也有发展,对顾客来说,从香港购买再带回内地要面临税费等问题,但香港零售业仍有一定的价格、货源优势。

对老佛爷钟表来说,接下来的准备工作首先是增强在内地的宣传,吸引更多内地顾客——公司创办至今17年,但直至2022年底才开通了内地的社交平台账号。同时,他们也在加强对销售人员的培训,更加了解内地客户的需求,“劳力士是内地客户更偏爱的款式,但他们已经两三年没来过香港,对我们店铺可能比较陌生,需要更多跟他们联系。”

相比之下,蒙欣则对通关的影响预期更为谨慎。她表示,顾客在疫情之后的奢侈品消费已经变得更加理性了,“她们会考虑是否实用,或者是有没有同类型的东西,市场最终还是淘汰了一批客户。”虽然也打算加大网络宣传,但蒙欣目前并未收到来自内地顾客的更多咨询。

香港零售管理协会主席谢邱安仪表示,业界欢迎与内地通关,但由于目前内地疫情依然严峻,消费力受到影响,再加上在港居民返乡过年及出境旅游,为春节及今年首季销售额带来负面影响,整体而言,对2023年上半年的复苏程度持审慎态度。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