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骗27万元后做受害者帮扶:很多当事人不愿意醒来

头条 2022-11-05 12:45:03
4阅读

半年前,许佳在线上相亲平台遇到一名自称是“政府工作人员”的男子。在对方的疯狂追求下,许佳陆续被骗了27万元。

作为一名金融从业者,许佳觉得自己平时足够警惕和小心,怎么还会落入“杀猪盘”的骗局呢?但正如她后来的自我剖析:“我们并不是像大众所说那样因为愚蠢或者贪婪而受骗,只是因为正巧遇到了那个戳中自己的剧本和人设。”

为了帮助其他人识破骗局,许佳决定加入“反诈联盟”——这是由一群曾是诈骗的受害者和热心参与反诈宣传的人士自发形成的线上组织,目的是为了帮助更多人识别网络骗局。

他们通过在社交平台和网站上分享自己和他人被骗的经历,发布一些曝光“杀猪盘”的照片和平台,以及转发司法机关宣传反诈的视频等方法来进行反诈宣传。

一开始,许佳只是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被骗的经历,不少网友在看到她的分享后私信她,让她帮忙识别骗局。后来,许佳除了发布自己总结的诈骗手段和形式以外,还接受当事人的问询,并尽可能地去帮助他们。

双向救赎

住在广州的小美在网上认识了一个“高富帅”,对方想带小美炒股,声称自己知道一只特别好的股票,想邀请小美一起炒股。小美听后很感兴趣,于是就跟着投了钱,可心里还是不太放心。她找到了许佳,向她求助。

许佳核实完后发现,这只股票根本不存在,小美遇到的就是个骗子。报警后,警方以报案的类型属于民间借贷不算诈骗为由,作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

看到小美着急的样子,许佳决定帮她一把。虽然警方否定了案件的性质,但是可以通过后续写控告书的形式递交到公安部门的法制科,让整个科室的警察共同来研判案情。

于是,许佳开始帮助小美写控告书,归类整理相关的聊天记录和资料,最终小美成功立案,目前该案已经处于批捕阶段。

许佳说,每一次成功立案,都会让她觉得做的事情很有意义。回想自己被骗的经历,刚知道真相时,她几近崩溃,大半夜睡不着,整整一个月的心态都是“炸裂”的。所以,她很能明白上当受骗的人的心情,也希望自己可以尽一份力让更多人少走弯路。

参与反诈宣传的人里,和许佳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单亲妈妈苏伶云,她遇到的是一名外貌和工作都十分优秀的离异单身汉。虽然有所防范,但抵不住对方的浓情蜜意,苏伶云掉进了“陷阱”,被对方骗走了10万元。

苏伶云形容自己被骗的过程是在清醒中沉迷,理智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相信,情感上已经上了瘾,根本戒不掉,并且这种“醒”不过来的人特别多。

10月初,有人向苏伶云求助让她帮助自己认识的人摆脱骗局。苏伶云了解情况后,立马联系了警察和反诈中心的工作人员。谁知等警察和工作人员上门后,被骗的人拒绝承认自己中了圈套。

“有时候当事人不是不知道被骗,只是她们已经不敢,也不愿意醒来,因为她们怕承认真相后,心理防线会因此彻底崩溃。作为过来人,我需要拉她们一把。”

在苏伶云看来,“反诈联盟”可以说是离受害者呐喊声最近的一位救助者。反诈好像是一条线,线的一头是反诈成员被骗的过去,线的那头是等待救助的电诈受害者。每位参与反诈的成员都被这条线牵住,在拉动线的同时,他们也得以慢慢走出阴影。就这样,反诈成员和受害者完成了彼此间的双向救赎。

现在,苏伶云几乎每天都会在午休或者是晚上等孩子入睡之后,花两三个小时去回复网友私信,学习反诈知识以及整理反诈资料。

许佳也有相同的感受。她说,有时心里实在堵得难受,就会在受害者互助群里发一句能代表心情的话。很快,便有群友发来消息安慰她。许佳看着这些留言,心里感觉很温暖,“因为自己不再是一个人”。

救不回来的人

像许佳、苏伶云这样投身于反诈宣传的受害者不在少数——随着网络诈骗越来越活跃,各个网络平台都积极展开反诈,通过成立反欺诈专项工作组、加强站内预警防护、发布风险提醒等方法来集中整治站内的诈骗行为。

即便如此,仍然有相当多的人上当受骗。因此,为了帮助更多人识别网络骗局,越来越多自发形成的“反诈联盟”出现了。他们活跃在各个社交平台和网站之中,分享自己受骗经历的同时,也帮助当事人识破正在经历的诈骗。他们日复一日寻找、曝光、举报骗子,也有人试图去帮助被骗到国外的当事人返回祖国。

2020年,李久铭无意间看到一则新闻,一名小伙子被境外诈骗公司勒索,公司要求其家属赔付,赔付的内容包括地板磨损费、空气损耗费、键盘磨损费等一系列看似荒唐的费用,还表示收到钱才能放人走。可即便家属已经交钱,诈骗公司也不肯放人……

盗亦有道,这些犯罪分子居然如此灭绝人性。愤慨之下,李久铭加入到境外反诈的行列中。

李久铭也曾遭遇过电信诈骗。读大一的时候,他的母亲接到了一通电话,说他得了脑瘤,需要他母亲赶紧汇款。幸亏李久铭嫂子及时提醒母亲打电话,和李久铭本人确认,这才没有落入骗局中。

因为分享的内容做得硬核,李久铭在社交平台上拥有不少的追随者。有空的时候,他还会开直播,让直播间的人分享受骗经历或是他们从国外逃回来的经过。

李久铭告诉《方圆》记者,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能够用这种现身说法的方式来告诉其他人不要随便去境外公司。通过这种宣传,李久铭已经从源头阻止了多起刷单、跑分,以及和帮信罪相关的犯罪发生。

利用自己做外贸生意的人脉资源,李久铭有更多的营救渠道,可即便如此,真正营救回来的受害者可能不到万分之一。

曾经有位母亲联系李久铭,说自己儿子被同学骗去迪拜工作,已经消失了5个月,因此想借助李久铭的影响力找到儿子。这个年轻人被骗到境外电诈公司后,因为无法完成业绩要求,公司开始向年轻人的家里打电话,索要赔付金。

第一次,年轻人一家东拼西凑赔付了8万元,但是第二次赔付的20万元,他们无法凑齐,打了一小部分钱过去后,年轻人就彻底消失了。不幸的是,李久铭通过当地华人群、商会组织、网红达人打探到这个年轻人可能已经死了。

同样以境外反诈为主的丽莎,平时在联盟里主要负责心理辅导的工作,即安抚受害者的情绪,帮他们疏导压力。除此之外,丽莎还要处理很多棘手甚至是命悬一线的紧急情况。她记得有一次,一位被骗的海外华人因为被骗子威胁,再加上有负债,屡次割腕。

有一天,这位女性在家中给丽莎所在的组织打电话说自己要自杀。当时,丽莎正上着班,一听到这个情况,赶紧拨打对方电话,直至对方接听为止,好在最后还是把人劝住了。

那段时间里,丽莎自己也才被“杀猪盘”骗完没多久,她需要一边安抚对方,一边试图平静自己的内心。

丽莎说,有时他们不只是成为对方的精神支柱,还要在受害者头脑一片混乱时,充当那个指明方向的人。

小柳被“杀猪盘”骗去投资开店,借了银行20万元,还把父母180万元的养老金给了骗子。想到自己辞掉了工作,每月还需还房贷,小柳就一头乱麻,加之父母心脏不好,她更是不敢告诉家里人。种种情况下,她找到了丽莎。

丽莎一步步地耐心教她怎么捋顺自己未来的生活。后来,小柳向哥哥借了钱,把父母被骗的养老金补上,还找到了一份薪水待遇不错的工作,慢慢还清了剩下的欠债。

丽莎也遇到过那些负债累累或者情绪不稳定的受害者想要自杀,救不回来时,丽莎的心会觉得很痛,情绪也会突然崩溃。

丽莎还提到,很多年轻人原生家庭不好,受教育程度不高,一时听信传闻就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去境外公司赚钱,但因为根本不了解当地的真实情况,陷入了黑暗的旋涡中,这同样让她感到难过。

质疑和死亡威胁

虽然来自不同的“反诈联盟”,在救助受害者的过程中,许佳等人都能感受到,个人的力量是多么渺小。在他们面前的,是数不清的困难。

许佳总结,第一点就是情况复杂。有时骗子会还一些钱给受害者,这看起来像经济纠纷。第二点就是追赃难,骗子被逮到时往往早已将钱财挥霍一空。第三点是诈骗公司的技术在不断翻新。不停变换的网站和公司IP地址,让警方无法追踪到骗子的具体位置,并且需要耗费巨大人力和物力来查寻钱款去向。

对此,李久铭形容这就像是“一滴水融进了大海,根本无处可寻”。再加上,境外黑恶势力交错,有许多“三不管”的地区,导致警方在执法方面存在困难。

丽莎也强调现在骗术更新迭代,有些骗局伪装得十分巧妙。有次丽莎拿一个骗子的头像以图搜图,结果发现这个人在多个大型招聘网站都注册信息,并自称是外企公司的人事,而从页面信息根本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她说,这些骗子打着“招工”的旗号,实则是想直接把人大批量吸引到境外电诈公司,而招聘的工种也衍化成更加常规和不易识别的种类,比如网络工程师、调酒师、表演演员等。

苏伶云跟《方圆》记者分享了一次特殊的经历。有次,一名诈骗公司内部人员良心发现,将公司后台的主账号发给了她。通过登录账号,她看到了整个诈骗公司的情况,里面清楚罗列着公司的内部管理方式、人员情况以及诈骗客户的不同分类。

“千万不要小看这些诈骗公司,那些分类表格制作细致程度,不亚于任何一家500人大小的正规公司。”苏伶云说。

苏伶云还说自己与受害者家属的沟通成本太高,这些家属为给受害者筹钱已经倾家荡产,而境外电诈的救赎周期又很长,到了后来家属普遍处于半放弃的状态,甚至会怀疑苏伶云也是骗子。大部分时候,苏伶云和团队都需要自己筹钱给受害者买回国机票和支付当地生活费。

在直播间,李久铭也会遇到各种质疑的声音。比如有些人会怀疑他是借着反诈的名义发不义之财。对此,李久铭自嘲道,他从来不让粉丝在直播间刷礼物,最多就是点点赞。此外,李久铭还遇到过他人的直接辱骂和骗子的死亡威胁。李久铭通常选择置之不理,或干脆拉黑。

逐渐看到前方的曙光

即使有诸多险阻,“反诈联盟”的成员们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行动,国家也在不断加大打击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的力度。

9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电信网络诈骗法》正式颁布,这部法律将于今年12月1日起施行,主要从电信、金融、互联网多部门治理,综合反诈措施,以及法律责任追究等方面来预防、遏制和惩治电信网络诈骗活动,从而有效地保护公民和组织的合法权益。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互联网检察部)主任陈轶群介绍说:“这是一部主要围绕电信网络诈骗的综合治理、源头治理、全链条治理,专门为多部门共同协作合力打击电信网络诈骗而颁布的法律。从最初的草案到出台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表明国家对于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坚定决心和迫切态度。”

强化部门监管主体责任,压实企业责任,严厉打击各类涉诈黑灰产行为是这部法律突出的一大亮点,也是对我国十余年来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所积累的宝贵经验的总结。电信网络诈骗涉及电信运营商、网络服务提供者、金融业、快递业等多个机构和单位,有效防范电信网络诈骗,不仅需要加大对犯罪分子的惩治力度,更需要压实各单位、各环节的主体反诈责任。

反电信网络诈骗法在强调行业治理和犯罪预防的同时,也首次明确了相关单位未履行反诈责任的行政处罚,通过追究行政责任,来倒逼相关部门将反诈责任落实到位。

根据反电信网络诈骗法,检察院在履行反电信网络诈骗职责中,对于侵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可以依法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

“从这条法律规定中可以看出,立法机关对检察机关综合运用‘四大检察’职能,实现全链条打击和一体化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提出新的要求和期待,这也让检察机关可以结合刑事案件的办理发挥自身的独特作用。”陈轶群解释道。

陈轶群认为,互联网检察部在之后办理重大电信网络诈骗的案件时,不仅要注意追究犯罪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要加强案件反向审视,审查前端各环节、各平台的责任,去追问公民的个人信息从哪里泄露的?个人信息处理者是否履行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责任?诈骗信息是通过什么方式进行传播的,相关平台有无落实信息内容的审核责任?相关单位、平台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帮助,除了追究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外,检察机关还可以通过民事公益诉讼、行政公益诉讼,督促相关单位及职能部门依法履行反诈主体责任和社会责任。

相信通过多方努力,越来越多受害者将得到帮助,普通大众也可以避免被骗局迷惑。“反诈联盟”的成员们表示,即使反诈这条路再艰难,他们也将毫不动摇地继续将反诈的工作做下去。

(文中除陈轶群外,其他人员为化名。本文有删减,更多内容请关注《方圆》10月下期)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