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分析:婚姻中有更高吸引力,“高知剩女”可能正逐渐消失

国际 2022-11-05 00:09:19
4阅读

“终身不婚率在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男性中持续上升,但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女性在婚姻中愈发具有竞争力,‘高知剩女’现象在当前已成为一个伪问题。”

最近,2022年第5期的《妇女研究论丛》刊发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於嘉的文章《何以为家:第二次人口转变下中国人的婚姻与生育》。

通过对“五普”、“六普”和“七普”数据的分析,於嘉注意到,受教育程度在小学及以下的男性中,终身不婚的比例在近20年内持续增长,尤其是近十年。

在2000年与2010年,受教育程度为小学及以下的40岁男性中约有10%未婚,而在2020年,这一比例已上升到约20%。受教育程度为初中、高中和大专的男性的初婚时间也持续推迟,2000年,这些男性30岁时进入婚姻的比例超过90%,而2020年,这一比例下降到约70%。受教育程度为本科和研究生的男性虽然进入婚姻的时间相对较晚,但最终进入婚姻的比例比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男性更高。在2020年,受教育程度为研究生的30岁男性已婚的比例只有60%,但可以看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已婚比例比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群体有着更快的增速,40岁时仅有约3%未婚。

“上述结果表明,在近20年间,社会经济地位最低的男性有越来越高的比例被排除在婚姻市场之外,而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男性虽然整体进入婚姻时间较晚,但在婚姻市场中的竞争力越来越强,最终进入婚姻的比例也更高。”文章分析道。

於嘉还注意到,女性40岁时未婚的比例在2000-2020年有所增长,但各受教育程度的未婚幅度变化都不是很大。

文章称,受教育程度为小学及以下的女性进入婚姻时间最早,且并没有明显推迟初婚时间。2020年,受教育程度为小学及以下的20岁女性有超过30%进入了婚姻,40岁的女性中则仅有约3%未进入婚姻。受教育程度为初中的女性初婚时间在2010-2020年有较为明显的推迟,2010年,有60%的25岁初中学历女性已婚,而2020年,这一比例则降至不到40%。高中、大专和本科学历的女性初婚时间在2000-2020年也持续推迟,2000年这三类受教育程度的30岁女性中超过90%已进入婚姻,而2020年仅有约70%已婚。

此外,40岁时未婚的比例也在高中、大专和本科学历的女性中略有增加,其中高中学历的女性增幅最大,2020年增至5%以上。研究生学历的女性,其初婚时间整体较晚,初婚主要发生在25-35岁,2020年30岁的这一群体中约40%未婚,但是其结婚率在30-35岁的年龄区间有着较快的上升。此外,对于研究生学历这一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女性群体,2020年,其终身不婚率并不比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女性更高,甚至低于受教育程度为初中、高中、大专和本科的女性。

於嘉指出,这一结果意味着,所谓的“高知剩女”现象在当前中国可能正在逐渐消失。

文章最后总结道,2000年、2010年和2020年分受教育程度的年龄别结婚率结果显示,受教育程度最低的男性40岁时未婚的比例在2020年上升至20%,而本科和研究生学历的男性虽然整体进入婚姻时间较晚,但最终进入婚姻的比例更高。在女性中,除受教育程度为小学及以下的女性外,其他受教育程度的女性在2000-2020年均明显推迟了进入婚姻的时间,在40岁时未婚的比例也有所增加。然而,在2020年,相比于初中、高中、大专和本科学历的女性,具有研究生学历的女性虽然进入婚姻时间较晚,但在40岁时未婚的比例反而更低。

“这表明,‘高知剩女’现象在当前中国可能已经是一个伪问题。”这篇文章表示,随着婚姻经济成本与家庭生活成本的逐渐增加,“男主外,女主内”的婚配模式可能不再是最优的选择。男性也期望寻找到具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女性与之共同承担家庭经济压力,这使得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女性在婚姻中具有更高吸引力。对这些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女性而言,虽然择偶标准更高、寻找配偶的时间更长,但由于其存在持续的婚姻竞争力,最终进入婚姻的比例反而比社会经济地位较差的女性更高。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