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在平行时空站上产业风口

科技
6阅读

本文转自:新华日报

苏州高新区文体旅商数字推荐官枫灵Lynn

南京硅基智能打造的虚拟数字人爱夏

□ 文化产业周刊记者 毛 艳

作为元宇宙中的“原住民”,“数字人”热度正当时。2022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信通院云计算等机构共同发布全球首个数字人国际标准;北京市发布了国内首个数字人产业专项支持政策;抖音旗下“虚拟数字人应用平台”软件著作权获得登记批准。日前,刚刚落下帷幕的2022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发布的《数字经济新赛道——数字人发展态势研究》的报告指出,数字人作为信息技术交叉融合的前沿领域,有望成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一大波政策利好让“数字人”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数字人间”不仅规模渐成,且已显现产业风口。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数字人带动产业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2025年分别达到6402.7亿元和480.6亿元。当下,数字人行业现状如何?数字人有何过人之处?行业发展又面临哪些问题?

虚拟成真,数字人与你我同行

“数字人”在2021年“元宇宙”爆火后进入公众视野,被认为是“元宇宙”的生命形态。人们对数字人的探索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的“虚拟人”。1982年,以手绘技术作支撑的世界上第一位虚拟歌手林明美诞生,虚拟人首次被引入现实世界,其发布的音乐专辑取得骄人的成绩,1.0阶段数字人以平面二次元形象为特征,被网友称为“纸片人”。2007年虚拟偶像“初音未来”诞生,从形象创建、演唱方式到互动形式,初音未来在“数字”上跨了一大步,成为首个现象级虚拟偶像,开启以虚拟主播为代表的数字人2.0新时代。

2021年以来,数字人迎来“超生潮”:天猫超级品牌日数字主理人AYAYI,拥有持续学习能力的清华学生“华智冰”,全球第一位数字航天员、新华社数字记者“小诤”,2021年万科总部最佳新人奖得主数字员工崔筱盼,江苏卫视2022跨年演唱会数字人“邓丽君”……可以看出,具备人工智能驱动特点的3.0阶段的数字人已切实拥有了现实世界的各种身份,与数字人同行,科幻电影里的情节正加速成为现实。

到底什么是数字人?区分虚拟人、虚拟数字人、数字人是否有意义?“理论上说,所有在非真实空间所呈现的拟人化实体,都是数字人。”为人工智能基础技术理念提供了许多独创性贡献的小冰公司CEO李笛对记者说,“数字人的定义本身过于宽泛,这其中既包括影视动画中的角色,也包括游戏中的玩家和电脑控制角色,还包括通过智能设备、汽车智能座舱所呈现的助理、伴侣等。虚拟人、虚拟数字人虽均属于数字人的子集,但他们的定义也同样存在类似问题。”“从实用性角度出发,不妨将数字人分为可自驱的数字人和不可自驱的数字人两种。”李笛解释,“前者具备知识与技能,在交互中实现自驱动,其价值在于担任工作、生成内容或完成特定任务;后者具有数字肢体、表情与声音,但需要依靠人力去操纵,主要呈现为人类用户在数字世界的替身或作用于影视动画作品。”

揽金有道,数字人有何过人之处

“大家好,我是数字主持人爱夏……”2022南京市元宇宙产业发展大会上,数字人爱夏亮相登台,并主持了相关环节。“爱夏”是南京元宇宙产业的标杆领军企业硅基智能打造的众多虚拟数字人形象之一,该公司政府关系中心总经理陈俐伶告诉记者,“截至目前,硅基智能已创造100多万‘数字劳动力’,服务于咨询、娱乐、教育、医疗、旅游、政务、交通等40多个行业4万多家企事业机构,到2025年,预计将为全球输出1亿‘硅基劳动力’。”

数字人真的可以成为劳动力吗?“数字人的确可以为企业商家带来巨大的变革,这里主要是指可自驱的数字人。”李笛举例解释,“例如,某商家在私域流量中沉淀了200万用户,现该商家希望同时与这些用户分别交流其最新产品,如果通过人工方式,即使雇佣2000人,也意味着1:1000的比例,是巨大的交互负担。而如果训练数字人去进行交互,则可以极大地提高效率。”

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品牌和商家甚至是政府部门也开始启用数字人。4月,20岁的超写实数字人枫灵Lynn作为苏州高新区文体旅商数字推荐官亮相,成为江苏政务数字化转型的一大亮点。枫灵Lynn不仅有自己固定的外形,还有人设、性格、星座、生日、喜好等等。苏州高新区文体和旅游发展中心主任高正介绍,“枫灵Lynn将会参与到电商直播带货、广告营销、品牌代言、IP授权周边衍生品等多种工作来实现价值闭环或进行商业化变现,是苏州高新区穿越古今关于虚拟现实和元宇宙的展望。”

日前,《北京市促进数字人产业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正式发布,成为国内首个数字人产业专项支持政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相继发布元宇宙建设规划。政策利好下,数字人行业正迎来融资热潮。据速途元宇宙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虚拟人相关企业融资共有2843起,融资金额为2540亿元。资本市场也出现了靠虚拟主播实现盈利并冲刺IPO的公司。

数字人告别“虚火”,开始在各行各业中“一展身手”,实际应用价值提升后,吸金能力随之暴涨。

翘首以盼,人均一个数字劳动力还有多远

“数字人应用前景十分广阔,有很大的市场需求。”南京邮电大学数字经济研究所所长、管理学院教授姚国章认为,“未来,数字人有的可以满足情感需要,比如让故人重生;有的满足娱乐需要,丰富生活场景;有的满足服务需要,比如数字人客服;有的满足教育需要,可以使教育变得更加生动有趣;有的满足医疗需要,可以代替真人进行诊断或手术方案模拟……”人均一个数字劳动力还有多远?

“数字人是面向未来的技术方向,难题其实不仅在于某一单一技术领域,而更多地表现为要实现驱动数字人需要完备的人工智能框架。”在技术之外,李笛提出,最大的问题来自于数据安全、隐私保护与伦理审查,这是数字人作为新生事物所面临的主要难题。“假设该数字人具有明确的溯源,即其训练数据来自于某个特定人类,或其有意模仿某个特定人类,在此情形下存在伦理问题。但在商业环境下,这一伦理问题往往可以用现行法律的侵权责任来界定。当然,随着技术的突飞猛进和不断深化的产业,未来可能发展出更多新的问题,有待于全行业甚至全社会的共同关注。”他建议,“加强发展这一新兴产业。数字人,特别是可自驱数字人的未来已经逐渐清晰,我国在此领域具有足够的技术储备、市场规模和商业环境,有望成为这一新兴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据省委宣传部文化产业处副处长沈亮透露,我省将于年内出台贯彻落实《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的相关政策文件,将进一步明确江苏推进文化数字化的总体要求和主要目标、重点工作任务和保障措施,届时将为以数字人为代表的江苏文化数字化产业发展提供政策指导。

人均一个数字劳动力的未来还有多远?恐怕只有时间知道,正如姚国章所言,“既不要妖魔化,也不要神秘化,既不可能靠其一夜暴富,也不可能一劳永逸,要充分激活其为经济社会发展、赋能的潜力,赛道开启前景广阔,要行稳致远,共创辉煌。”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