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丹奴国际不愿失去控制权,周大福收购未果

财经
3阅读

9月14日,佐丹奴国际盘初跳空低开后走弱,跌约11%。就在前一天晚上,由于未能达致接纳条件,周大福要约收购佐丹奴未能成为无条件,于9月13日失效。在业内人士看来,周大福此番收购意在控制权,但显然佐丹奴高层不愿失去控制权,一番较量下虽然佐丹奴暂时保住了控制权,但同时也失去了资本及市场拓展资源。

周大福入主未果

根据公告内容,今年6月期间,ChowTaiFookCapitalLimited透过铠盛资本以每股1.88港元的价格,向佐丹奴国际全部独立股东提出收购要约,并列出收购成立的条件,即通过此次收购获得超过50%的持股权。

根据公开资料,ChowTaiFookCapitalLimited为周大福控股股东,其控制了周大福72.4%的股权。基于此,这笔收购要约也被看成了珠宝大亨周大福对于佐丹奴国际的收购。

佐丹奴放面披露,在收购要约发起前,要约人ClearProsperGlobalLimited及其一致行动人士持有佐丹奴国际3.88亿股股份,占现有已发行股份的约24.57%。截至要约有效日期(2022年9月13日下午4时正),要约人接获18份有效接纳,涉及股份要约项下合共3.39亿股要约股份,占联合公布日期全部已发行股份约21.47%。

周大福自己原本持有的股份加上佐丹奴国际独立股东愿意出售的股份合计占比为46.04%,不符合超50%的要求,收购要约失效。

在业内看来,周大福想要获得50%的股份占比,主要是为了拿下佐丹奴国际的控制权。而收购失败,也正是佐丹奴管理层不愿失去控制权。

事实上,在收购要约发起之后,佐丹奴国际二股东便提出反对意见。其认为每股1.88港元的报价远低于佐丹奴国际的公允价值,要约人想趁着零售行业还没走出疫情低谷,以低价实现控制权。同时,其还呼吁其余股东拒绝要约人的报价,并要求管理层引入更多的竞购方,提出竞争性报价。

就此次收购失效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对佐丹奴国际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表示,佐丹奴不愿意被收购,至少是代表佐丹奴的经营管理层不愿意自己的管理权被旁落。从周大福的收购来说,更多的是他想拿到经营管理权,佐丹奴可能不太愿意做这些事。

佐丹奴出路在哪

珠宝大亨收购时尚服装品牌的做法,业界直呼看不懂,而佐丹奴国际近几年并不乐观的发展也让这笔收购变得朦胧。

佐丹奴国际,成立于1981年;1991年港交所挂牌上市;1992年进入中国内地市场。随着此后多年的发展,成为红极一时的香港快时尚服装品牌,一度成为“70、80后”一代人的衣柜常客。

然而,自2018年以来,佐丹奴国际业绩出现下滑,股价一度腰斩,走向下坡路。2018年净利润下滑4%;2019年净利润下滑52.08%;2020年亏损1.12亿元;2021年业绩虽出现增长,但营收规模不及2019年的水平。

面对跌落,佐丹奴也曾多次尝试转型,譬如推出过年轻潮牌BSX、佐丹奴青少年和佐丹奴女士等子品牌,吸引年轻消费者的目光,但均收效甚微。

此后,佐丹奴国际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2021年度,佐丹奴在埃及、肯尼亚、毛里求斯、印尼均开设了新门店,佐丹奴还以265万美元收购中东市场业务。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佐丹奴国际东南亚及澳洲区域的销售额高达10.44亿港元,占公司总营收的30.9%;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则贡献了15.5%的收入;海外加盟商批发业务则贡献了5.7%的收入。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海外市场发展不错,但其主要业务还是在国内市场,佐丹奴国内竞争力的减弱,需要通过不断的创新发展来弥补,但从当前的发展情况而言,佐丹奴后续发展如何还不好说。

在江瀚看来,虽然此时收购要约失效,但也不代表佐丹奴国际主权保卫战就一定能成功,毕竟周大福依然可以提名董事,或者通过其他的方式来进一步控制佐丹奴国际的董事会。所以从整个市场来说,佐丹奴和周大福的争夺有可能还会继续。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收购要约失效,对于佐丹奴而言,或许将失去一定的资本入驻和市场拓展方面的资源。毕竟周大福有着雄厚的资本以及渠道资源,如果周大福成功收购并保留佐丹奴国际的主权,对于佐丹奴而言利大于弊。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