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丨谢必震:“闽人三十六姓”何以入琉球?

头条 2024-06-18 00:01:49
7阅读

  中新社福州6月16日电 题:“闽人三十六姓”何以入琉球?

  ——专访福建师范大学中琉关系研究所所长谢必震

  中新社记者 龙敏

  “我在福州工作的时候,就知道福州有琉球馆、琉球墓,和琉球的交往渊源很深,当时还有闽人三十六姓入琉球。”2023年6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国国家版本馆中央总馆考察调研时表示。

  《使琉球录》由明代陈侃在嘉靖十三年(1534年)担任册封使前往琉球册封国王归来后在福建写成。明朝曾向琉球派遣使者20次,琉球入明朝贡达300余次,频率之高,是同时期与中国往来的任何一国都无可比拟的。

  琉球国与中国有何历史渊源?何以“闽人三十六姓入琉球”?福建师范大学中琉关系研究所所长、特聘教授谢必震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对此进行解读。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琉球国在哪里?与中国有何历史渊源?

  谢必震:琉球国位于中国台湾岛与日本九州之间,即今日冲绳地区。传说中认为琉球国自“天孙氏”开始,传至25代。琉球国舜天王之后为英祖王时代(1260年至1349年),1350年起进入察度王时代。1372年,明太祖朱元璋诏谕四海,中国与琉球国建立宗藩关系。清承明制,中琉友好交往500多年,直到1879年琉球国为日本所吞并。

古琉球王国都城遗址首里城。受访者供图

  实际上,琉球国在与明朝建立正式邦交之前,就与中国有海上交通往来。日本考古学界调查表明,11世纪末、12世纪初以后,中国陶瓷经日本博多传入琉球群岛,并逐渐普及群岛全域。然而,琉球群岛发现的两种中国粗瓷,在博多并未出土过。对此,日本学者田中克子指出,这两种陶瓷应是13世纪至15世纪福建北部窑厂烧制之物,在琉球群岛发现而未在博多出土,说明了在中琉官方进贡贸易制度确立之前,民间可能已有直接的贸易往来。

  1974年,琉球八重山考古发掘大量南宋时期福建闽清义窑的瓷片。这些并非自博多转口的瓷器,也印证了13世纪福建与琉球存在贸易交通往来。

琉球八重山福州闽清义窑南宋瓷。受访者供图

  明朝初年与琉球国建立正式邦交关系后,中国册封琉球,琉球朝贡中国,中国向琉球派遣闽人三十六姓帮助其来往朝贡,琉球派遣大量留学生来中国学习。通过不同途径,中华文明在琉球广为传播,在政治制度、思想理念、文化教育、生产技术、医药卫生、宗教信仰、生活习俗等方面深刻影响了琉球社会。

  中新社记者:福州为何有琉球馆、琉球墓?

  谢必震:明初实行海禁,对外交往规定福建通琉球、浙江通日本、广东通东南亚各国。最初,福建市舶司设在泉州,琉球人来中国必须从泉州上岸,泉州设“来远驿”专门接待琉球使臣。明成化年间,福建市舶司移置福州,琉球人的登陆地点从泉州改为福州,建“柔远驿”。当时,驻留柔远驿的大多是琉球人,故久而久之,人们就将柔远驿叫成“琉球馆”。

福州琉球馆。受访者供图

  明清时期,中琉交往以福建为平台。明成化年后,琉球人主要在福州活动。一部分是使团人员滞留福州。每次琉球使团来华都有300人之多,除规定25人进京外,其他人都留在福州等待,在此从事贸易活动、学习技术。还有一部分是各地遇难飘风的琉球人,按规定,无论他们在哪里获救,都会被辗转护送到福州驿馆,等待安排回国。有的琉球人不幸病故,就永远长眠在福州。据载,清代,在福州亡故的琉球人有578人,大多就地埋葬。

福州琉球墓群。受访者供图

  历史上,福州琉球墓群有多处,金鸡山、吉祥山、望北台、张坑山、高盖山都是琉球墓地。现存的琉球墓地,仅存张坑山和高盖山两处。

  中新社记者:“闽人三十六姓入琉球”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对琉球有何贡献和影响?

  谢必震:明代史籍记载,1392年,朱元璋赐给琉球“闽人三十六姓善操舟者,令往来朝贡”。这其中多为河口(今福州小万寿桥附近)一带善于驾船的福州人。不过所谓“闽人三十六姓”仅是一个概数,实际迁入琉球国的,远远超出三十六个姓氏。

  琉球国较贫穷,航海力量薄弱,是“缚竹为筏,不驾舟楫”的状况。明朝政府不仅向琉球国赠送海舟,还宣布“闽人三十六姓移居琉球”。明朝实行海禁,以海外贸易为生的闽人颇受影响,而一纸颁令赐闽人三十六姓给琉球,实际上让往返中国与琉球贸易的闽人有了合法地位,消除了海禁与反海禁的矛盾。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帝王委派属民到辖地或属地行“封邦建国”之举。昔周王室分封诸侯,赐之遗民,命以太史,本为古制遗义。明朝将三十六姓赐派琉球,亦沿此举。

  闽人三十六姓移居琉球,促进了琉球社会的繁荣和进步。儒家文化也随之传入,当地逐渐成为“风俗纯美”的“衣冠礼仪之乡”。

琉球闽人林氏家谱。受访者供图
琉球闽人郑氏家谱。受访者供图

  闽人及其后裔在琉球位居高官,有的任权倾朝野的国相,有的任举足轻重的法司官,相当多的人获得爵位,担任紫巾大夫、正议大夫等官职。有的人还被尊为琉球历史上的伟人。一代鸿儒程顺则,在琉球提倡儒学、创办学校、普及教育,至今为当地人敬仰;集政治家、科学家一身的蔡温,官至三司官、国相、国师,对琉球社会进步产生极大影响;还有名医魏士哲、史学家郑秉哲、书法家郑周、政治家郑迥、文化名人蔡文溥等,其事迹迄今仍为后人传颂。

琉球鸿儒程顺则。受访者供图

  闽人三十六姓不仅是中国和琉球友好往来的见证者与参与者,更是中华文明的传承者与传播者。从政治体制到教育体制,从生产技术到科学文化,琉球都受到中国文化的熏陶。琉球的岁时行事与中国大致相同;采用中国的教育方式和教材,尊孔并兴建孔庙;中国的堪舆学、关公崇拜、驱鬼辟邪的石狮子、“泰山石敢当”,成为琉球社会宗教习俗;明清时期的闽菜,演绎成今天的琉球料理。

  时至今天,冲绳仍保留许多琉球王国时代从中国传入的习俗。

  中新社记者:600多年过去,福建与冲绳传承历史情缘,续写了怎样的友好交往故事?

  谢必震:1978年中日邦交关系正常化后,福建与冲绳友好关系得到发展。1981年,福州与那霸建立友好城市关系;1988年,泉州与浦添缔结友好城市关系;1995年,厦门与宜野湾建立友好城市关系;1997年,福建省与冲绳县建立了友好省县关系。此外,三明沙县和与那原町、泉州惠安县与嘉手纳町也相继建立了友好交流关系。

  现今,闽人三十六姓后裔追随先人脚步,成立了久米崇圣会、阮氏我华会、毛氏国鼎会等,通过修缮孔庙、祭拜先祖、赴闽寻亲、编修家谱等方式传承中华文化。

  久米崇圣会其名,意为尊崇中国国学和儒家文化,时常开展《论语》研读、琉球汉诗讲解、汉语学习等活动,还组织青少年赴华研修,参观琉球墓园、故宫、孔庙等,了解中华文化,回顾祖先旅途的艰辛。

日本冲绳县琉球孔庙和久米崇圣会。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当今世界仍不太平,“闽人三十六姓入琉球”的历史更显珍贵。面向未来,应如何继往开来,加强交流合作?

  谢必震:一方面,以宗亲血缘为情感纽带,加强与冲绳久米崇圣会以及各姓氏门中会之间的联谊,深化交流,增进感情,进而推动中国相关组织及研究机构在学术、艺术、体育等领域与冲绳地区的交流。

  另一方面,要运用现代新媒体和数字技术建立数字博物馆,以通俗易懂的文字内容,图文并茂、多语种的表现形式,彰显“闽人三十六姓”在琉球国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通过网络将古代中琉关系史真实、直观地呈现,有助于冲绳民众了解明清时期中国与琉球的友好关系,了解中华文化在古代琉球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增进中日友好往来,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完)

  受访者简介:

  谢必震,福建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琉关系研究所所长、闽台区域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曾担任中国海外交通史研究会会长。长期从事中琉关系史、两岸关系史研究,出版有《钓鱼岛:历史与主权》《图说福建海上丝绸之路》《中国与琉球》等专著,在《中国史研究动态》《近代史研究》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逾百篇。

【编辑:付子豪】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