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成立两个新军区,为未来大规模战争做准备?

军事 2024-03-02 19:55:53
13阅读

热点新闻:近期,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总统令,设立莫斯科军区和列宁格勒军区,北方舰队战略区的部分防区并入新的列宁格勒军区,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等乌东四区划入南方军区,同时保留中央军区和东部军区。该总统令将俄罗斯的军区数量从五个提升到了六个,西部军区不复存在。

点评:冷战结束后,俄罗斯以军队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和部队结构等为重点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此次俄罗斯重建莫斯科军区和列宁格勒军区是自本世纪初“新面貌”军事改革实施以来所形成的五大军区体制进行的一次重大变革,其目的既是要解决当前俄乌冲突暴露出的问题和短板,有效支持俄乌战场,同时也用以应对北约扩张所带来的越来越直接和现实的威胁,将对未来俄罗斯的国家发展战略和军事力量建设方向产生重要影响。

集中力量处理当面现实威胁

当前,俄罗斯设有五大军区,分别是西部军区、中部军区、南部军区、东部军区以及北方舰队战略区,其中北方舰队战略区虽然被称为“第五军区”,但实际上是一个海军单位,主要负责守卫俄罗斯在北极方向的安全事务和利益。而此次被“肢解”的俄西部军区,由于负责整个俄罗斯西部边境的安全,担负着与北约和西方国家对抗的重要职责,因此诸多俄制新型武器装备大都优先配属于该军区,在五大军区中综合实力最强。但是,在此次俄乌冲突中,相比起进展不俗的南部军区部队,西部军区的进展和战果却是有点平平无奇,大量军力投入俄乌战场,但效果不佳,未能取得预期战果,对此,俄罗斯高层的极度不满。早在2022年12月,俄罗斯防长绍伊古在部务会议上就透露了计划将西部军区一分为二,建立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两个军区的想法,并在此后一直进行酝酿具体的改革方案。

实际上,此次俄罗斯宣布成立的莫斯科军区和列宁格勒军区并非新的机构。早在冷战时期,这两个军区就已经存在,主要负责应对波罗的海和欧洲东部方向的威胁,是时刻防范和准备进攻或防御北约的两个“一线阵地”。直到2010年9月,这两个军区才合并成为西部战区,其中莫斯科军区最后一任指挥官还是现任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俄对乌特别军事行动区域联合部队总指挥格拉西莫夫。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两个新军区并非从头开始创建,而是重建,在相当程度上是对原有体系的恢复。

根据此次普京总统签署的总统令,新的列宁格勒军区将包括圣彼得堡、摩尔曼斯克等10个地区;新的莫斯科军区将包括莫斯科、斯摩棱斯克在内的19个地区;北方舰队也成为新成立的列宁格勒军区的一部分。根据这种调整,两个军区将面临着三个作战战略方向,分别是重点针对波罗的海国家的西北方向、针对乌克兰的西南方向和针对芬兰和瑞典等国的北部方向。这种调整将使得相关方向的俄军可以更好地集中精力,专注应对自己当面的现实安全威胁。

有效应对与北约可能的直接冲突

俄乌冲突爆发后,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急剧恶化。在美国的鼓动和操作下,“反俄”俨然成了西方和亲西方阵营国家的一种“政治正确”。欧洲多国纷纷投入海量资源整军备战,对欧洲乃至世界地缘政治格局构成了不小的冲击,特别是原本身为“永久中立国”的瑞典和芬兰寻求加入北约,更是加剧了俄罗斯的不安。2023年4月,芬兰正式加入北约,成为北约第31个成员国。2024年2月26日,匈牙利国会批准关于瑞典加入北约议定书的议案,扫除了瑞典加入北约的最后障碍,意味着瑞典加入北约已经毫无悬念。

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后,将会对俄罗斯的军事安全构成极大威胁。例如,芬兰的加入使北约与俄罗斯的边境线长度增加了大约一倍,使得俄西部战略力量的平衡已经被打破,特别是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地区的防御态势极度恶化,在未来可能与北约发生的军事对抗中,俄西部重要城市和军事设施实际上将成为前线,而瑞典的加入也将会使北约在西北部的力量大大增强。为此,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明确表示,芬兰以及未来瑞典加入北约构成“一个严重的不稳定因素”,“在芬兰领土上,很有可能会部署更多的北约部队和攻击武器,能够打击到俄罗斯西北部相当深入的关键目标”,“这些对俄罗斯军事安全的威胁要求我们做出及时且充分的应对”。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需要在西部战略方向部署更多数量以及任务更加明确的部队,而成立莫斯科军区和列宁格勒军区则是一种有效的举措,可以使俄军综合实力和结构变得更加均衡。具体来说,新的列宁格勒军区主要是为了应对北约东扩带来的安全压力。当前,除了芬兰、瑞典加入或即将加入北约外,俄罗斯另外两个西部邻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也在积极要求北约军队进驻保护,这给俄罗斯西北方向带来了巨大的军事压力。未来列宁格勒军区的机关将设在圣彼得堡,濒临芬兰湾,与芬兰和爱沙尼亚接壤,新的军、师、旅将朝这个方向组建,覆盖与芬兰近1300公里的边境线,可有效应对俄罗斯西北方向的安全需要。此外,北方舰队战略区的部分防区并入列宁格勒军区,也是为了更好应对来自波罗的海三国和芬兰方向的威胁,并与北方舰队军区共同应对来自北极圈方向的北约威胁。

而新的莫斯科军区则主要是为了加强对其首都及周边地区的保卫,特别是抵御乌克兰方向的威胁。该军区的后方和备用指挥所比西部军区更靠近乌克兰边界,可配合南部军区继续执行乌克兰方向的军事任务,同时还可联动白俄罗斯,应对作为“北约东部前线国家”波兰的威胁。

总体上来说,俄罗斯恢复建立莫斯科军区和列宁格勒军区,并非仅针对当前俄乌战事,而是从更长远的战略考量出发,意图通过整合相关部队兵力、武器装备,建立有效指挥控制体系,从而有针对性地形成对要害地区的攻防态势,以应对未来乌克兰危机可能演变为俄与北约直接冲突的可能结果。

积极准备未来战争形态新要求

冷战结束后,俄罗斯的军事建设方针随国家战略进行了多次调整,最终通过“新面貌”军事改革确定了当前俄罗斯的军区体制基本框架。2010年12月,俄军宣布将原来的莫斯科、列宁格勒、北高加索、伏尔加河沿岸-乌拉尔、西伯利亚和远东6个军区6大军区合并为西部军区、东部军区、南部军区和中部军区四大军区,并对原军区职能和战略-战役指挥关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主要举措包括在军区司令部基础上组建联合战略司令部,军种司令部退出作战指挥链,总参谋部和军种原来涉及的战区层级指挥权交由军区负责,并修改军区条例,从法律上规定联合战略司令部,即军区机关对战区辖区范围内陆海空常规力量和其他强力部门部队实施联合指挥,以此实现了军区、战区与战略方向的统一,也使得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终于成型。

但是,随着国际安全环境和战争形态的不断变化,特别是俄乌冲突僵持不下带来的军事压力越来越大,俄罗斯认为,现有的军队机制和结构已经应对不了作战需要,必须进行再次调整。此次重建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军区就是此次俄军进行体制编制再调整的一项重要举措,也反映出俄罗斯领导层对于国家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的态势判断有了很大变化,即不仅是要解决俄乌冲突中暴露出的问题和短板,也要为未来可能进行大规模的常规战争做准备。

为此,俄罗斯在宣布重建两大军区的同时,还同时推进了其它相关举措,其中包括扩编和增加军队员额,计划将俄军总兵力从约100万增加到150万,而在俄罗斯以前的军事改革中,往往以缩减军队人员规模为主,反映出俄罗斯对于兵员力量的需求。俄乌冲突爆发后,俄军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兵员不足,为此至少进行了两轮战备动员,甚至还动用了雇佣兵集团作为兵力的补充。

此外,俄罗斯还加强了对新型作战力量的建设力度,包括在卡累利阿共和国组建3个摩托化步兵师和2个空降突击师,增加海军、空天军和战略导弹部队的兵力,并积极发展陆基、海基、空基核力量,包括高超声速武器、核鱼雷等战略核力量,其目标是建立一支“精干高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现代职业化军队。未来,俄罗斯还将会根据形势发展和任务需要不断进行军事改革,建立更加高效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大幅提高战争能力,以应对新形势发展对战争形态带来的新要求,保持其军事强国的地位。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