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视频做短剧,2024风口正好

娱乐 2024-01-24 11:17:51
7阅读

前些天,犀牛君在《短剧未来还得看快抖》里观察了短视频平台重磅加码的全新短剧扶持计划。如果说短视频平台是短剧的先行者,长视频平台则是不遑多让的竞争者。

今年爱优腾芒都在发力短剧。

特别是优酷,刚刚召开了“2023扶摇之夜”,短剧被定性为“第四大内容消费品类”,《优酷内容开放平台2023年度报告》则提出“93%头部短剧项目在平台实现了盈利”,且会上还发布了2024年度短剧片单并声称将升级“IP+品控+宣发+培育”的短剧扶持政策。

其它平台方面,腾讯视频联手云合数据推出了《2023年度短剧报告》并展望了十分剧场未来布局,芒果TV与抖音达成了“精品短剧扶持计划”并推出了全国首部上星微短剧《风月变》,爱奇艺近期则在随刻APP平台上线了“短剧频道”并上架了《惹不起的她》《哎呀皇后娘娘来打工》等爆款短剧。

这一切动向都在表明,历经了2023年的爆发式增长和监管收紧,短剧行业的发展在2024迈向了高速推进“精品化”的全新阶段。风口仍在,爱优腾芒这次要如何接招?

2024是爱优腾芒的“机会”

犀牛君首先想提一个词:机会。

从传统认知上看,提及短剧,它似乎就是一个与短视频强绑定的概念。毕竟早年大众接触短剧的渠道,主要就是刷短视频时偶尔看到几个带有剧情演绎的短内容,短剧本质上是短视频生态孵化的衍生品。

而长视频播放短剧的天然短板,则是站内用户尚未形成追看短剧的习惯,因为长视频用户普遍更倾向于路径明确的“搜索看剧”行为,而鲜少像短视频用户那样,长久浸泡在站内四处跟随博主追看短剧。

但2024或是一个转折之机。

去年小程度短剧的现象级爆发引来监管之手,过往的大尺度低劣短剧自此再无生存空间,而反之,一股“精品化短剧”逆势生长之风,正裹挟着诸多传统长影视顶尖制作力量入局与加码,而长视频平台成了很合适的“攒局者”。

犀牛君注意到,这次优酷内容开放平台举办的“2023年扶摇之夜”特别给六家公司(君屹影视、上海影视等)颁发了年度短剧优质合作伙伴奖项,这是一个今后继续寻求“共创”的鲜明信号。

要知道,去年在优酷播映成绩拔尖的几个爆款短剧项目,背后也都有与长视频长期合作的顶尖影视公司身影,比如破短剧千万分账记录的《锁爱三生》是由太合影业制作,大胆吃种田文螃蟹的《当家小娘子》由完美世界影视操刀制作。

长视频平台+顶尖影视公司(人才)的强强组合,是2024长视频短剧带给我们无限想象空间的基础,这一新风向也体现在优酷内容开放平台这次披露的2024年度短剧片单项目上。

比如主打家国情怀的《渡清欢》,将继续合作《锁爱三生》的导演何佳男;正在筹备中的男频爆款IP书改影《我叫徐云龙之东山再起》,则联手了曾出品过《悟空传》《少年的你》的传统影视公司磨铁娱乐合制。

由此可得出结论,长视频联手传统影视制作力量对短剧项目的“提质增效”将是2024短剧行业主旋律,而这有望解决掉短剧行业长期以来的两个“痛点”。

一是解决了短剧题材同质化的痛点。

早年短剧因受众多为中年男性,故短剧制作常常只在男频、霸总、甜宠、复仇等少数几种“爽剧”题材上面兜圈子,而反之,长视频平台无疑能带来更新鲜的题材拓充。

比如芒果TV在开年上新了“首部澳门回归题材献礼微短剧”《我们之间的秘密》,这种都市正剧风的题材被“下放”到短剧行列还是很新鲜的,所以该剧上新第二周就登顶了德塔文2024第1周短剧周榜。

犀牛君梳理来看,除了这种都市正剧题材,今年长视频平台筹备短剧还不乏警匪悬疑、校园青春、公路旅行、乡村振兴、传统文化、东南亚文化等过往鲜见的“新题材”,令人很期待这些非传统短剧的市场表现。

二是摘掉了短剧庸俗化的帽子。

2024还有一个新风向是,短剧市场正在迎来包括政府机构、国资企业、出版集团、广电媒体等在内的“官方权威机构”为短剧背书,短剧再也不是蛮荒时代难登大雅之堂的二流内容产品。

事实上,当下长视频主导的很多短剧新项目背后都有“官方权威机构”鼎力支持,比如去年底完成备案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参与制作的《刺桐花》、浙版传媒的《奋斗年代》《逐梦人》、中国移动咪咕数字传媒旗下的《大宋小妆娘》《我的月光》等。

长视频做短剧的“长处”

聊完短期机会,再来看长期基础。

上文提到,长视频做短剧的天然短板在于“生态”,即短剧很容易在短视频平台成为站内用户长期消费对象,放在长视频平台则似乎全然竞争不过长剧集、长电影、长综艺。

以上这个论断是有道理的,但也是不够眼光长远的。诚然,目前大众市场对短剧的认知似乎天然低长剧集一等,但这种主流认知正在发生着悄然变化。

犀牛君几天前曾提过抖音今年首创的“短剧春节档”概念,平台对精品短剧的重视和推广似乎已不亚于长剧集。而在如今各平台都在发力精品短剧潮流之下,一旦这些短剧能跑出现象级的“口碑爆款”,以扭转大众对短剧的传统偏见,短剧在长视频平台的增长潜能是难以估量的。

事实上,追根溯源,短剧这个物种,最早在中文互联网上的呈现形态便是由长视频平台孵化的。最近腾讯视频携手云合数据x清华影传中心发布的《2023年度短剧报告》就梳理了一个“短剧发展历程”,其中由搜狐视频于2012制作的《屌丝男士》、优酷于2013年出品的《万万没想到》被视作是中国短剧史的起点。

换言之,短剧这个内容品类本就与长视频平台关系密切,大家不必妄自菲薄,应当相信短剧在长视频平台拥有后来居上赶超其他内容品类的未掘潜能。

长视频做短剧另一优势在于“分账”。

归根到底,一个内容产业发展的内生驱动力是变现能力,而倘若今后长视频短剧能够摆脱鄙视链下端的定位,它基于长视频成熟分账体系的生意模式也将爆发很大能量。

事实上,《2023年度短剧报告》就有提到,2023年短剧的分账规模是整体扩增的,腾讯视频数据显示,2023年短剧分账票房同比增长了56%,其中《招惹》《盲心干金》《见好就收》《风月变》《反诈风暴》《锁爱三生》6部短剧分账票房都破了千万。

以腾讯视频去年爆款《招惹》为标尺,这部短剧去年分账票房达到了“2000万”,该分账成绩其实已逼近长视频平台头部网络电影的分账体量,犀牛君有理由相信,这一短剧分账票房记录在2024大概率还会被后来者打破。

由此,犀牛君在这给大家分享一个新观点,我们有理由相信:2024长视频平台正在进一步动用宣发长剧集的一些资源来支持短剧项目。

一个能拿来佐证的事例就是,长视频短剧已开始出现“点映礼付费模式”。去年长视频平台已有5部短剧开办了点映礼,分别为腾讯视频《盲心干金》《见好就收》,芒果TV的《风月变》《暗里着迷》以及优酷的《风月如雪》。

也就是说,在当下内容行业各界力量都在关注、加码短剧赛道的大趋向下,长视频短剧很明显正在通过分账、点映礼、上星等多元方式,尽量获得与长剧集同等的资源支持。

这让我们有理由相信,2024乃至今后,更“长剧集化”的长视频精品短剧,有机会跑出真正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口碑爆款。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