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新兵开心地笑了

军事 2024-01-22 09:10:53
17阅读

本文转自:解放军报

这名新兵开心地笑了

■第七十三集团军某旅政治指导员 林蒋杰

彭贵钊不爱笑。还没下连,新兵连的干部就嘱咐我,彭贵钊性格内向,训练伤还没康复,需要重点关注。

新兵下连第一天,我一眼就认出了彭贵钊。队列中,他皮肤黝黑、表情肃穆,自我介绍时,操着浓重的口音,全程不苟言笑,与其他战友形成了鲜明对比。

找彭贵钊谈心,他一直低着头,简短地回答我的问题。直到谈心结束,彭贵钊才如释重负,礼貌性地朝我挤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虽然笑得比较勉强。

为了带好这个不爱笑的新兵,我与连长商定把彭贵钊交给班长郑鹏。郑鹏心思细腻,带兵经验丰富,特别善于团结新同志。同时考虑到彭贵钊的身体状况,我还专门挑了一名军体教练员对他进行帮带。

一段时间过后,彭贵钊的状态仍未见改观。就在我纳闷之时,郑鹏告诉我一个情况:彭贵钊刚入伍时素质不错,好胜心强,新训期间手臂受伤后,看到同班战友拿到手榴弹投掷课目第一名,硬要参加训练,导致伤情恶化,只得继续静养。

“指导员,其实彭贵钊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内向,前几天我还看到他跟六班的战士小王有说有笑的。”言谈间,郑鹏透露一个细节:小王和彭贵钊是同乡,但普通话说得更好。由此回想起之前谈心时彭贵钊的局促情形,我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次找彭贵钊谈心,我主动聊起自己的“兵之初”经历。当我提到曾因口音问题而烦恼时,他好像瞬间找到了知音:“您现在普通话说得这么好,能教教我吗?”

“贵钊,你是不是觉得战友会嫌弃你的口音?”我趁热打铁。

听到这里,彭贵钊点了点头。“战友们对我很关心,但我总因口音问题与战友沟通不畅,慢慢产生了自卑心理。加上自己处于养伤状态,担心无法跟上连队的训练节奏,思想包袱就越来越重……”我耐心地听他讲完,紧接着又是一番安慰疏导。

彭贵钊走后,我陷入了反思。浇花浇根,带兵带心。带兵人既要善于从细微处体察兵心,又要学会换位思考,唯有如此,方能对症下药。从彭贵钊坚持带病参训和他与同乡相谈甚欢就能看出,我的工作做得还不到位,还没有走进他的内心。

此后,我和郑鹏经常抽出时间私下里指导彭贵钊学说普通话。随着一个个发音被纠正,我感觉他渐渐有了自信。那天,我带他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诊断他的手臂已经完全康复。听到这个喜讯,彭贵钊笑了,在返回路上说了很多话。

滴水终能穿石。在大家的努力下,改变正在彭贵钊身上发生。今年年初,他的体能成绩取得了新突破,人也活泼了很多,开始和战友们有说有笑。

前段时间,连队举办了小型晚会,彭贵钊主动报名,演唱了一首家乡的山歌,引得大家纷纷喝彩。

我把彭贵钊叫到旁边:“新一批战友就要来了,你这个‘老兵’有信心带好他们吗?”

“我有信心!”彭贵钊笑了,笑得那么开心。

(陈游峰、周新涛整理)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