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约来鸡汤

娱乐 2024-01-22 04:34:52
20阅读

本文转自:新闻晨报

短视频上有一首热门BGM,是容祖儿的《就让这大雨全都落下》。歌名概括了刚公映国漫作品高潮戏的意象。一艘形似巨鲸的戏鼓船上,各路人马纷至沓来:伶人、杀手、官兵、小孩、公子、怪兽……一场泼天大雨落下,摇摇欲坠的巨船上,生死派发,各领其命。结尾字幕是一句鸡汤:愿你此生有爱,可抵世间大雨。说的就是《大雨》,导演不思凡继2017年《大护法》七年之后的新作终于来了。我进影院看了片,如逢故人,倍感亲切,但与此同时觉得此情此景,老朋友的面目浮出一些暧昧、客套的保留,深聊就只能停步了,人间温暖的情感浓度上来了,世道凌冽的力道也就被稀释了。

莫衷一是的视觉元素刺激想象,观众与导演不思凡是平等的共创。在当年,动画片还被认为主要是给小孩子长知识、受熏陶的教化工具时,《大护法》的出现绝对是横空出世的异数。看不思凡的作品,我觉得有一点很重要,千万不要用全部的感受力和理解力去消化层出不穷的细节,否则只会陷入猜谜游戏。最终,你的解读本身可能会成为附着的泡沫,让作品的神秘主义论调更加言之凿凿。当年看《大护法》,很多观众有新鲜感,没玩过解读这个游戏;到了2024年,连《消失的她》都有解读空间,那么解读本身就成为一种流行趣味和营销套路。或许,评价《大雨》就应该回到故事和人物塑造本身上来。

新片核心的人物关系是大谷子和馒头,他们决定了《大雨》转移成一部讲述父子情的亲情小品,这是《大护法》想都不敢想的表达领域。大谷子在沉船之时打捞了没有血缘关系的馒头,两人相濡以沫,共同成长。大谷子想找到戏鼓船和宝物夜翎锻,只有一个朴素的念头就是不要再做穷人,能够让馒头吃饱饭。因为这个动机,他可以接受被隐蛟毒害的厄运。而馒头呢,直到意识到大谷子快要失去的时候才喊出“爸爸”。片中有一个设定,馒头如果踩住大谷子的影子,大谷子就走不了。但两个人其实是互为身影,大谷子是长大后的馒头,无法摆脱自己的穷困,只能苦熬;而馒头则是曾经的大谷子,向往外面的世界,一腔热血,毕竟,馒头是谷子做成的。

本来电影中的戏剧冲突就不太强,主要人物都在自己的站位上无病呻吟,有的只是浅显的欲念。比如大谷子就是要发财,给馒头许一个好生活,但是他的行动力其实几乎接近零,既不鸡血也不反抗,就是疲沓的认命,而且因为很多旁出,需要被解读的细节和线索,让馒头、大谷子这对父子的感情没有足够、细腻的支撑,观众很容易就走神,去想这个画面是什么寓意呢,好怪,是想表达什么呢。从根本上来说,讲父子情跟讲一些人生、社会真相是违和、对冲的。前者是要呵护梦,不断要投喂希望;而后者是打破梦,不断揭开画皮,两个动作是方向相反的。所以,戏鼓船不是泰坦尼克号,并没有成功地成为父子情感念天地的发力点。“大雨”代表着时间、命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落大雨是能够冲刷一切罪恶的假定性救赎。电影试图将真爱至上与残酷人间两种主题拧在一起,结果就让观众无所适从,左右为难,就像突然被浑身浇透,既来不及欣赏雨的酣畅清爽,也没有准备对抗风暴的战斗勇气,就只能尴尬了。

媒体人 钱德勤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