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彬的夺冠之路何其熟悉,中国田径的巅峰时刻还在继续

体育
3阅读

本文转自:上观新闻

一投定乾坤,一投拔头筹。

凭借69.12米个人最好成绩,山东姑娘冯彬在美国尤金田径世锦赛上,用惊艳全场的表现为中国代表团锁定了本届大赛第二金。这是冯彬生涯收获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衔,也是继2011年大邱世锦赛李艳凤之后,中国田径队时隔11年在世锦赛铁饼项目上的第二枚金牌。

2021年我们见证了苏炳添、巩立姣等中国田径领军人物在东京奥运会的绽放,而此时此刻,是属于冯彬的巅峰时刻。

仅凭第一掷的69.12米就直接超越了东京奥运会金牌成绩,并将自己在今年4月创下的66米个人最好成绩大幅提升3.12米。前三投过后场上无一人取得69米以上成绩,仅凭这一掷,冯彬就确立了足以锁定胜局的领先优势。赛前的头号夺冠热门奥尔曼,两届奥运会冠军佩尔科维奇显然都对冯彬这突如其来的爆发措手不及,输得心服口服。

用冯彬的话说,这个冠军来自“赛前准备,临场发挥,再加上‘老天爷’帮忙”。其实这个“准备”,冯彬已经开始了很久很久。从11岁开始接触铁饼到今天,她已经坚持了17年。正是她的不懈努力和热爱,让她一步步前进,直至达成梦想。

“一是因为喜欢铁饼,二是因为身体条件比较适应铁饼这个项目。”曾经,被问及为什么选择成为运动员、选择铁饼时,冯彬如是说。

铁饼这个项目的技术难度在田径训练项目里面仅次于撑竿跳,但高超的技术挑战并不足以成为她望而却步的原因。

冯彬1994年出生于烟台市蓬莱区北沟镇吕冯村,小时候的她身体条件十分出众,11岁时便去到蓬莱体校就读。随后的5年,冯彬从蓬莱体校升入烟台市体校又进入威海体育训练中心,随着脚步的不断前行,她逐渐成长为中国女子铁饼项目中的顶尖选手。

“一条高弹,一件长袖,一件短袖,这是我们训练时的标配。”二十多度的穿衣配置,承受着几度的天气,这是每个运动员都要经历的磨炼。冯彬曾透露,她一天有4—6小时的运动量,全年365天无休。每年十几场比赛,每个运动员往往都会因为训练而受伤,甚至经常要带伤比赛,所以运动员因受伤而影响情绪的情况十分常见。伤口甚至不再只是伤口,而是已经融入躯干,成了他们所熟悉所接纳的身体的一部分。

在教练悉心教导下,冯彬成为一个自我调控能力很强的运动员——有耐心、足够自信又平静温和,“努力是常态,耐心和坚持是做运动员这条路上必不可少的。”几年前,冯彬接受采访时平淡地说。

2015年,冯彬在亚洲田径大奖赛上夺得第一名,同年10月,她又在世界军人运动会中斩获冠军。这是冯彬职业生涯中的“起跑期”,一年之后,她亮相里约奥运会,在顺利闯入决赛后取得了第8名的成绩。

在2019年获得亚运会亚军后,冯彬渴望在第二次奥运会之旅中有所突破。

然而伤病加上临场发挥不足,东京奥运会铁饼资格赛上,冯彬三次出手均未能超过达标线,就这样,她的第二次奥运会之旅就这样匆忙结束。彼时,作为中国铁饼队3名女将中最年轻的选手,冯彬流下了不甘的泪水。

“冯彬在东京奥运会因为颈椎落枕影响了状态,失去了晋级决赛的机会。所以她现在也是憋着一口气,想要证明自己。”冯彬所在省队主管教练李维宾介绍。

冯彬的母亲刘艳萍,在东京奥运会后曾这样开导女儿:“我告诉她,都翻篇了,你要勇敢地迈出下一步,拿个好成绩。”上一次冯彬回家还是今年春节,从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二,她总共在家中待了3天,围绕着父母准备的家常便饭,她和家人们享受着难得的团聚。“那时候我们也谈到世锦赛,我也在鼓励她,放平心态拿出最好的成绩来。她当时心态也可以,已经把奥运会的包袱扔下了。”

“看我的大长腿,一不小心跨了个年。2021年我们哭过、笑过、成功过、失败过,让我们把所有的不开心都留在2021,用全新的姿态去迎接2022,愿我们在新的一年都奔走在自己的热爱里,可以依然做最好的自己。”2021年的最后一天,冯彬在微博中用这段话辞旧迎新,在配图中,有她东京失利时的落泪、西安问鼎时的笑容。

从东京回来,冯彬在陕西全运会中强势问鼎金牌,状态的迅速恢复为她如今的一鸣惊人埋下了伏笔。今年4月,冯彬又以66米刷新了个人最好成绩。而在尤金,她把职业生迄今最好的自己,展现了出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