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发布报告聚焦美英澳核潜艇合作:是赤裸裸的核扩散行径

军事
4阅读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7月20日电 (谢雁冰)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与中核战略规划研究总院20日在北京联合举办《危险的合谋:美英澳核潜艇合作的核扩散风险》研究报告发布会。报告指出,美英澳核潜艇合作将开启核武器国家向无核武器国家转让核武器级核材料的危险先例,是赤裸裸的核扩散行径。

据了解,这是中国学术机构首次公开发布关于美英澳核潜艇合作的专题研究报告,报告共计8章,约1.2万余字。报告通过详实的数据与事例,客观分析了美英澳核潜艇合作造成的严重核扩散风险和多重危害,并提出相关建议。

2021年9月15日,美国、英国与澳大利亚三国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进一步加深三国在战略安全与国防领域的合作,其中包括澳将借助美英力量建造至少8艘核潜艇。

报告称,美英澳在核潜艇合作细节方面遮遮掩掩,迄今未向国际社会公布未来核潜艇反应堆中将使用何种核材料以及核材料如何转让等核心问题。

报告指出,国际社会普遍认为,美英澳核潜艇合作所涉核材料将是武器级高浓铀。据国际军控专家估计,澳未来8艘核潜艇共需要1.6吨至2吨武器级高浓铀,而制造1枚核武器需要25千克武器级高浓铀,美英拟向澳转让的武器级核材料可用来制造多达64至80枚核武器。

武器级核材料是核武器的源头、物质基础和根本前提。历史上,许多具有核野心的国家企图发展核武器时,都受限于武器级核材料生产技术和能力,无法获得足够数量的武器级核材料。

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会长张炎在发布会上表示,三国核潜艇合作涉及“武器级核材料非法转让”这一重大敏感问题,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生效以来,核武器国家首次大规模向无核武器国家转让成吨的武器级核材料,其数量之大足以制造近百枚核武器,开创危险先例,造成严重核扩散风险。

中核战略规划研究总院董事长潘启龙同样表示,这是赤裸裸、明目张胆的核扩散行为,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担忧和批评。

此外,报告指出,三国此举严重违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目的和宗旨,直接违反《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对国际原子能机构现行的保障监督体系构成极大挑战,损害《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精神,破坏东盟国家建立东南亚无核武器区的努力,并带来核安全、核潜艇军备竞赛、导弹技术扩散等诸多方面的隐患和危害,对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也将产生深远消极影响。

据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目前世界上最具普遍性和约束力的核不扩散条约,于1968年开放签署,1970年生效,缔约国包括五个核武器国家在内的191个国家,是当前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基石。

张炎说,美英核潜艇合作严重违反国际秩序,强行推进违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宗旨的武器级核材料转让,“这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是继“五眼联盟”和美日印澳“四边机制”之后,美与少数国家联手打造的新政治军事同盟,服务于美主导的印太战略,旨在挑动地区对抗和分裂,进行地缘零和博弈,给国际和地区形势带来新的不稳定因素。

与此同时,报告表明,澳大利亚作为NPT无核武器国家,公然接受数量如此巨大的武器级核材料,无异于“一只脚跨过了核门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安全研究所执行所长刘冲分析称,尽管澳大利亚官方没有明确说明要发展核武器,但澳拥有成吨的武器级核材料,便很容易组装出核武器,这会对周边国家释放出不良信号,激化军备竞赛。

中核战略规划研究总院工程师赵学林在发布会上介绍说,报告详细梳理了来自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的上百份解密历史资料,串联出了二战结束以后,澳大利亚数届政府尝试各种方法寻求发展核武器的历史,揭露了澳大利亚的核野心。

赵学林特别指出,澳方曾寻求核运载系统以间接获得核武器。他介绍说,1961年,澳大利亚与英国两国的国防部长在会晤时,澳大利亚防长就详细说明了对英国TSR-2攻击机感兴趣的原因,即“假如澳大利亚购买了英国的这款战机,澳大利亚希望确保在必要时英国核武器可以给澳大利亚使用。”

“放眼今日,澳大利亚是否又故伎重施,通过购买核潜艇、巡航导弹等核武器的运载系统来间接获得核武器,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赵学林说。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即将召开,张炎表示,美英澳应认真回应国际社会的关切,切实履行国际法义务,摒弃在核不扩散问题上采取的双重标准,立即停止和彻底放弃相关合作。(完)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