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俄若采购伊朗武装无人机,对俄乌冲突有何影响?

军事
2阅读

近日,据美国媒体报道,情报显示俄罗斯军方代表团接连两次访问伊朗卡尚空军基地,参观他们考虑为俄乌冲突采购的无人机。报道称,伊朗军方于6月8日和7月5日在卡尚基地向俄方展示了多种无人机,包括可以执行对地打击任务的武装无人机,表明俄罗斯对采购这些无人机“持续感兴趣”。

对此,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称,伊朗正准备向俄罗斯提供“多达数百架”无人机,其中包括能发射导弹的型号,而且伊朗将训练俄军士兵操纵这些无人机,使它们最快在7月就出现在俄乌冲突中。对于此类报道,伊朗和俄罗斯均否认其准确性。但我们从俄罗斯无人机在俄乌冲突的表现以及两国无人机技术发展进行探讨,可以对俄伊无人机交易的传闻会有更多的认识和判断。

“见证者”-129察打一体无人机,其机翼下可挂载多枚导弹。困境中的俄军无人机

自俄罗斯发动特别军事行动以来,俄军对无人机的使用一直备受外界质疑,无论是使用种类、数量、频率似乎都与其航空大国身份不符,而这一现象的背后则是俄军无人机发展已经滞后的事实。

当前俄军共装备有接近2000架各型无人机,不过其规模虽庞大,但大部分是执行侦察任务为主的小型无人机。在2021年初,俄军才宣布所有空降兵部队在2021年年底前完成组建无人机分队的任务,每个空降师和独立空降旅都将配属一个无人机连,但这些无人机都是“海鹰”-10这样的小型侦查无人机。海“海鹰”-10机全长2米,全重不到14千克,飞行高度可保持在1000-1500米左右,续航时长15-16小时,侦察半径约为120公里,虽然其改进版增加了对地打击能力,但也只能挂载2枚爆炸效果与手榴弹类似的小型弹药,效果非常有限。

改装后的“海鹰”-10无人机具备投掷小型榴弹的能力,但精确度难以保证,而且弹药威力非常小。

目前,俄军在无人机方面面临最大问题是察打一体无人机数量太少,一方面是国产察打一体无人机在近两年才定型,生产数量很少;另一方面是国产无人机不少设备依赖进口,遭受制裁后批量生产遇到困难,如2021年9月俄军首次公布的“前哨”-R察打一体无人机,其前身是以色列研发的“搜索者II”侦查无人机,但北约对捕获的“前哨”无人机研究后发现,这些无人机不仅大量采用了从以色列引进的零部件,甚至还使用了来自爱尔兰的燃料系统、来自美国的用户可编程门阵列以及来自德国的单缸55W-3i发动机。此后俄罗斯决定对“前哨”无人机的所有零部件进行国产化改进,但直到2019年年底才完成了“前哨”无人机主要国产零部件的试验工作。之后俄喀琅施塔得集团又研发的“猎户座”察打一体无人机,这款无人机具备滞空时间长、载弹量大、信息化程度高的特点,可以挂载反坦克导弹、精确对地攻击炸弹和空空导弹等,但“猎户座”察打一体无人机直到2021年年底才在克里米亚一座机场进行了飞行测试,有分析认为“猎户座”的实际服役数量非常小。

“猎户座”无人机续航时间长,能够携带多种制导弹药,但数量太少。

同时,乌方的防空力量也让俄无人机吃到了苦头。俄罗斯军事专家弗拉季斯拉夫·舒雷金在其撰写的题为《为什么乌克兰防空体系至今未被摧毁》的文章中指出,虽然在行动头三天主动打击防空设施的行动过后,俄军摧毁了乌克兰大部分雷达站,令大部分军用机场陷入瘫痪,毁掉了至少半数乌克兰飞机,破坏了其主要的防空指挥所、作战指挥中心、制导站和其他设施。但是美国在乌克兰边境全天候值守的预警机、大型无人侦察机、侦察卫星和无线电截获设施取代了乌军被摧毁的雷达站、通信点和指挥所。乌克兰从美国那里获得了稳定而强大的防空信息系统,俄军飞机刚起飞,美国预警机、无人机和卫星就把相关信息传到了美国指挥中心,乌克兰马上通过自动化系统得到这些信息。乌克兰防空导弹系统则采用伏击模式,一旦俄军飞机出现在其交战区域,美国就会给出目标指示,当俄军飞机进入防空系统的射程后,它们就打开搜索雷达、发现目标、发射导弹,一切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然后立即关机,离开发射区域。在这些系统启动前几乎不可能被发现,再加上此类“伏击”阵地经过精心伪装,并有部队保护,显著削弱了发现乌克兰防空导弹系统的能力。

可以推测,在冲突中俄军无人机的损失应该不小,而且根据西方情报机构的说法,俄罗斯现役无人机大量采用了西方零部件和芯片,在当前遭受西方严厉制裁的情况下,俄军在短期内继续生产无人机补充战场损失尤其困难,尤其是“猎户座”和“前哨”这些前线亟需的察打一体无人机,而在察打一体无人机耕耘几十年的伊朗却是能够满足俄罗斯需求的主要国家之一。

俄罗斯国防部公布前哨-R无人机携带制导炸弹出击的画面。名副其实的中东无人机大国

虽然经常遭到西方国家的长期制裁,但伊朗在不懈的努力下,已经成为整个中东唯一能够完全独立自主研制察打一体无人机系统的国家,而且类型多样,既有多种类型的长航时无人侦察,也有多种类型的察打一体无人机,此外还有巡飞弹、自杀式无人机和隐身无人机等,配套的弹药也比较齐全,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中东无人机大国。

早在20世纪80年代的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就开始研制侦察无人机,并在战争后期投入使用。此后,伊朗逐步建立起完备的无人机研制和生产体系。同时,美制“捕食者”系列无人机在伊拉克反恐战争中频繁因为各种原因坠毁,也让伊朗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当时顶级无人机的残骸,从而消化吸收西方的先进技术。特别是伊朗先后用电子战手段捕获了美国RQ-170“哨兵”隐形无人机和MQ-9“死神”无人机,这些战利品反过来又进一步促进了伊朗无人机技术的发展。

目前伊朗已经装备多个系列的无人机,既有小型的自杀型无人机,也有大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今年5月28日,伊朗首次对外公开了第313地下无人机基地,该基地作为伊朗第一个无人机专用地下作战设施,存放了上百架大中小型无人机。美方报道称,根据卫星图像,伊朗在展览中向俄军方代表团展示了“见证者”-129和“见证者”-191两种无人机。

伊朗研制了多种类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图为Kaman-22无人机,外形类似于美国MQ-9察打一体无人机。

其中,“见证者”-129在2012年9月正式亮相,类似美国“捕食者”察打一体无人机,采用了常规气动布局,为减少气动阻力,前起落架采取了可收放式结构,后起落架早期型号为固定式弯扁簧,后期量产型则改为可收放式杆状扁簧减震结构,并将LED航行灯灯带布置在此处。 “见证者”-129每侧翼下有一具挂弹架,可以并联方式挂载2枚精确制导弹药。虽然该机具备中空长航时无人机的典型性能特点,但受制于微波测控半径限制,其续航能力难以转化为远程察打能力,因此在2016年发展出了在机腹增加第二任务载荷,并在机头加装卫星通信系统的升级型号,随后在2019年推出了电子情报侦察型和海军型。目前该机已量产并大量进入革命卫队空天部队以及海军服役,用来打击伊拉克库尔德斯坦边境地区的恐怖分子,并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执行侦察监视的防渗透任务,同时还深度参与过叙利亚战争。

“见证者”-191则是一种采用隐身设计的察打一体无人机,据称是伊朗对被俘美军RQ-170无人机的仿制品之一。“见证者”-191采用伊朗自研的涡喷发动机,可在7620米高度以300千米/小时的速度巡航,有效载荷50千克,续航时间约4.5小时。由于在尺寸上相较原型RQ-170要小得多,因此并未保留后者的常规轮式起落架结构,并将这一机腹位置改为内置弹舱结构。该机起飞阶段会被固定在皮卡货厢位置的起落支撑架上,在皮卡疾驰到一定速度时释放无人机起飞。降落时则采用机身内部的小型折叠滑撬实现硬着陆,并且还和很多伊朗无人机一样内置了降落伞,以实现无跑道条件下的迫降。该型无人机曾在2018年执行过针对叙利亚ISIS武装分子的夜间打击任务。

可以看出,伊朗能够提供的正是俄罗斯目前最想要的察打一体无人机,更为关键的是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可以完全不用看西方脸色行事,而且伊朗在察打一体无人机长时间作战经验以及短时间内可提供产品也是俄罗斯需要的,因此,未来伊朗无人机未来是否会出现在俄乌战场值得关注。

“见证者”-191是一种采用隐身设计的察打一体无人机。伊朗无人机对俄有何作用?

根据目前趋势,未来俄乌之间的战事将愈发激烈。俄罗斯国防部7月16日发表声明说,国防部长绍伊古视察了在乌克兰执行任务的部分俄军部队并听取报告,绍伊古指示俄军在各个方向加大行动力度,以防乌方对顿巴斯和其他地区居民点基础设施和民众实施大规模导弹与火炮攻击。而乌克兰国防部情报局发言人瓦季姆也在同日表示,“俄军确实在整个前线动员起来了……显然在为下一阶段的攻势做准备”;瓦季姆还称,俄罗斯似乎正在重新集结部队,准备进攻乌东顿涅茨克州一个具象征意义的城市斯拉维扬斯克。

如果俄罗斯能够得到大批新锐无人机的支援,那么在即将到来的更大规模冲突中将占据更多的主动。在俄罗斯基本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察打一体无人机还是大有用处的,不但可以帮助俄军增强战场态势感知,更可以提高对乌军“海马斯”火箭炮、M-777榴弹炮等高机动时敏目标的猎杀效率,并且像“见证者”-191这样具备一定隐身能力的无人机还可以进入乌克兰西部地区进行作战,减少对巡航导弹、弹道导弹等远程打击武器的依赖。即使被击落,也不会有飞行伤亡,无人机价格也比有人驾驶固定翼便宜很多。

然而,战场上有矛必有盾,若俄罗斯真的引进伊朗无人机,乌克兰和西方国家也会军事行动、部署以及军援进行针对性调整,新一轮的对抗也会上演。

(作者系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