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碟丨唱片中的柯仁娜:《美丽的想象》

娱乐
41阅读

本文转自:上观

一首『乐曲』,唤醒疲惫的清晨,

与夜归人道一声晚安;

一张『唱片』,触碰内心深处,

融化不安与焦虑。

随着录音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能通过便捷的渠道获取珍贵录音。让我们放慢节奏,跟随乐评人李严欢的笔触感悟一张张『古典音乐专辑』。

2013年11月,捷克次女高音玛格德莱娜·柯仁娜(Magdalena Kožená)首度来华,在上海音乐厅留下了难忘的回忆。本期『荐碟』,让我们透过柯仁娜颇具代表性的录音,一起回眸她所走过的艺术之路。

柯仁娜于上海音乐厅

继塞西莉亚·巴托莉以其全面的歌唱技巧与对曲目持之以恒的探索精神为次女高音声部开辟出一片新天地后,她们不再是舞台上永远的配角,多位优秀的次女高音歌唱家满怀自信的游走于各大歌剧院与音乐厅之间,让自己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曾于数年前携“御乐”古乐团(Private Musicke)亮相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的捷克次女高音玛格德莱娜·柯仁娜(Magdalena Kožená)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凭借良好的声音本质和足够的智慧,如今的她已是当今乐坛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之一。

柯仁娜幼时便是儿童合唱团中的一员,然而她一度更想成为一名钢琴家。许是天意,当她14岁报考布尔诺音乐学院时,却因手伤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声乐专业。起初她的声部属女低音,之后音域渐渐移高,成为布拉迪斯拉瓦表演艺术学院伊娃·布拉霍娃教授班中的一位次女高音学生。

这之后,柯仁娜的学业与事业可谓一番风顺,虽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这位一度被认为是卡迪夫歌唱大赛夺冠热门的年轻人无法参赛,不过这样的遗憾很快就因她接连摘得捷克国家古典音乐大奖和第六届莫扎特国际声乐比赛桂冠而得到弥补。同时,跨出校门的她先后登上布尔诺、维也纳等地歌剧院的舞台参与演出,以此开始自己作为一位歌唱家的事业。

不大的音量、利落的花腔、圆滑的连音,还有对巴洛克音乐的偏好,柯仁娜的这些特点,让人在不经意间将她与巴托莉较之,在这些方面两人确有不少相似之处。只是巴托莉当年凭借罗西尼的歌剧一夕成名,之后才渐渐回到前人的音乐,而柯仁娜却在职业生涯的开端就一头扎进巴洛克的世界中。她不仅将格鲁克的《奥菲欧与尤丽狄茜》、蒙特威尔第的《波佩阿的加冕》、亨德尔的《凯撒大帝》等作为自己那一时期的保留剧目,还以一张巴赫《咏叹调集》开始了与DG唱片公司之间密切的合作关系。

像许多活跃于当今乐坛的同行一样,柯仁娜也是唱片工业最大的受益者,如果说她在欧美剧院一系列成功的演出渐渐提升了她的知名度,那么她所录制的唱片真正将她的名字与歌声传向世界。

其实她与DG的结缘纯属偶然。一次唱片公司的主管在审听捷克巴洛克合唱团录音时,被在其中担任独唱的柯仁娜的优美嗓音迷住了,立即找到她,在进一步的试听后,当即与她签下录音合约。就这样,乐迷们得以在过去十余年间听到柯仁娜带来的曲目风格多元的专辑,也更直接感受到此间她演唱风格所发生的变化。

《美丽的想象》

编号:479 0365

扫描图片二维码,一键收藏完整专辑

据柯仁娜回忆,签约DG之初,很多人对为她录制一张全部巴赫曲目的专辑的企划并不看好,也因此这一计划最终得以实行并让她籍此初露锋芒,既是对她演唱实力的证明,也算是一份意外的惊喜。那之后她在DG下属主打古乐的Archiv品牌参与录制了巴赫和亨德尔的多首康塔塔,以及格鲁克的《阿米德》、亨德尔的《主如是说》、拉莫的《达尔达诺斯》等多部歌剧,均获得不错的反响。

这张《美丽的想象》是柯仁娜以DG品牌发行的首张咏叹调集。其中的曲目虽已由巴洛克向古典主义时期拓展,但仍不难看出这位歌唱家对声音的尊重和对剧目选择的慎重。她在此所唱,包括格鲁克《帕里德与阿列娜》中的“我怀着满腔热情”,莫扎特《费加罗婚礼》中的“你们可知道”、《蒂托的仁慈》中的“我走,我走”,《伊多梅纽》中的“我敬爱的父亲”等多首咏叹调均符合她当时的嗓音条件,为自己所擅长。尤为特别的是她还选择了多首与格鲁克同一时期的捷克作曲家米斯利夫切克的作品,这在别的唱片中难得一闻。

这时的柯仁娜,嗓音有如丝绒般光润顺滑,并不时透出一种清丽的气质,且许是之前所受女低音训练,她的低声区亦是饱满而醇厚。如此全面的条件,让她在表现这些咏叹调的丰富色彩和戏剧性时显得游刃有余。

即使她的花腔并不像巴托莉或詹妮弗·拉莫尔那般总能给人带去些疾风扫落叶般的兴奋,但在乐句处理和角色形象的塑造上,她已开始显露出一位成熟艺术家的风范。就像在“你们可知道”中,她以清澈悦耳之声唱出情窦初开的凯鲁比诺复杂的心情。在唱“我敬爱的父亲”、“我走,我走”等咏叹调时,她对于旋律线条的潜心营造,更让我们感受到这些诞生于十八世纪的声乐作品的自然之美。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