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何以成为全球生命科学创新活跃地区

国际
8阅读

本文转自:中国医药报

□ 刘淑静 来伊宁

以色列集聚生命科学领域相关企业近2000家、相关从业人员近9万名,政府支持、注重全球资源利用、打造最完整的创新生态等关键要素,推动以色列发展成为全球药品研发和创新活跃地区。进入21世纪后,以色列政府组织建立了一批生物技术孵化区、预种子基金,并提供实验室和相关服务以促进创新发展。同时,加速吸引跨国企业与本土药企合作,并充分利用外国投资。在过去10年间,以色列以平均每年新增百余家企业的速度,逐渐形成以数字健康、医疗设备、生物技术和药物治疗为核心的产业体系。

新兴技术领域的快速发展推动以色列生命科学产业取得优异成绩。根据以色列高新技术产业协会发布的《2020年以色列生命科学产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20年约有1750家从事生命科学的企业活跃在以色列。其中,医疗设备企业占比40%左右;神经退行性疾病治疗、肝脏疾病治疗、癌症免疫疗法、细胞治疗等领域也集聚了一批新兴科技公司,代表性企业包括仿制药企业梯瓦(Teva)、凝胶成像和分析设备公司DNR、新型制剂公司PolyPid、被美敦力收购的胶囊内窥镜企业GivenImaging等。此外,强生、通用医疗、百利高、菲利普医疗、雅培、赛诺菲等众多跨国医药公司也在以色列建立了分部。

重点产业集聚区

《报告》显示,在1750家活跃的以色列生命科学企业中,86%的企业总部位于以色列,9%的企业选择在美国设立总部。在以色列,生命科学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为特拉维夫,占比16%;耶路撒冷拥有8%的生命科技公司;海法紧随其后,拥有6%的生命科技公司。

特拉维夫

特拉维夫拥有以色列60%以上的创新创业公司,同时也拥有一大批医疗保健信息技术企业、医疗器械企业,集聚了包括Elron Electronic Industries等在内的一批十分活跃的生命科学投资者,拥有RAD BioMed等生物医药“加速器”。目前,特拉维夫拥有20多家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营生命科学企业。

特拉维夫以开放创新为核心,通过谋划精准的城市定位、提供灵活高效的政策服务等措施,努力打造成为全球创造中心。

基于特拉维夫的城市发展历史,政府将冒险、创新和创业作为城市定位的主基调,积极推进国际化发展策略。例如举办一年一度的DLD特拉维夫创新节,吸引全球创新企业、跨国企业、风投基金和天使投资人等的目光。

对于落地的国外创业公司员工,特拉维夫提供特别的创业签证,并对创业企业提供风险贷款;每年赞助举行创业竞赛,对排名靠前的企业提供免费的创业空间;要求在本地开设事务所的全球顶级跨国企业给予初创企业相应的参观、辅导与学习机会,通过增加信息交换路径激发初创企业创新灵感和发展动力。

耶路撒冷

全球知名调查机构Startup Genome发布的《2020年全球初创企业生态系统报告》中,将耶路撒冷评为全球生命科学初创企业第六大最佳生态系统。AI、大数据分析和生命科学领域是耶路撒冷的主要产业力量。在生命科学领域,耶路撒冷聚集了150多家初创公司,拥有希伯来大学、哈达萨医学中心、Shaare Zedek医学中心、赫尔佐格医院、JCT-列夫学术中心等以色列著名的医疗和学术机构。

耶路撒冷生物技术园和哈霍兹维姆高科技园,形成了生命科学产业集聚。其中,耶路撒冷生物技术园附属于希伯来大学,紧邻希伯来大学医学院和哈达萨医学中心;哈霍兹维姆高科技园是高科技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基地,该园区入驻了许多国际医药企业和本土医疗公司,如Teva、Omrix Biopharmaceuticals、Medinol、Rafa Labs等,还有数百家中小型生物医药研发企业。

此外,耶路撒冷还提供各种平台支持生命科学初创公司。例如,位于哈达萨医院内的Biohouse提供创业实验室;位于希伯来大学内的BioGiv为生命科学公司提供共享实验室空间。

产业发展经验

生命科学产业创新活跃的以色列,在其发展进程中逐步形成了强有力的政府支持、创新的产学研机制、成熟的融资体系支持等相结合的发展模式。

一是政府支持初创企业发展。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色列政府就明确将电子信息和生物技术作为新兴技术产业领航领域优先支持,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和扶持措施。随后,成立国家生物技术委员会,为政府促进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提供咨询;启动2000—2010年生物计划,为生物制药企业提供研发贷款、税收减免等政策;支持创立风险投资基金;实施促进工业R&D法,加快生物技术等高科技产业发展。

二是注重机制创新。1974年设立以色列特色的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制度,为创业公司提供良好的孵化环境和研究基金支持。采用“贷款非资助”策略促进企业更新换代,由政府和企业共同承担研发和商业化阶段风险。如果创新成功,企业要将2年内销售收入的3%上交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如果创新失败,企业无需返还科研借款,政府与企业共同承担风险和科研经费损失。目前,以色列经济部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管理的资金支持项目包括研究与发展基金、磁石基金、科技创业基金和科研孵化项目。

三是产学研融合发展,完善的科研成果商业化转化机制加速本地创新能力产业化拥有丰富的高端人才储备。以色列每年对教育财政投入占GDP的9%~12%,推动希伯来大学等9所高校和科研机构承担本国约65%的生命科学研究工作,以及5所技术学院和10所专业性的研究机构在医学、生物技术及其相关领域进行高强度的研究开发工作。近年来,众多跨国药企管理背景的人才回流到以色列,使得其本土企业具有更加创新性的战略眼光。

四是拥有成熟的科研成果商业化转化机制。以色列的每所大学均有自己的科技转化公司,为科研和发明成果提供商业分析、专利注册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服务。此外,以色列还拥有活跃的技术转让组织,帮助科研人员、早期项目投资人、商业伙伴之间进行交流,对学术成果的商业转化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通过产学研合作,耶达公司(魏兹曼科学研究院的商业化公司)和Teva一起开发了可舒松(醋酸格拉替雷)。自可舒松于1996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上市以来,魏茨曼学院凭借知识产权获得了近20亿美元的回报。

五是注重全球资源利用,构建开放发展产业格局,开展全球范围内的基础研究合作。以色列在科技创新方面与全球多个国家、地区及国际组织都有着广泛的合作。自1996年起,以色列就加入了欧盟的多个研究创新框架项目。2012年,以色列的魏茨曼科学研究学院和特拉维夫大学一起被选中作为整合结构生物学基础设施的七大核心研究区之一。

六是开展全球范围内的资本合作。1992年,以色列政府启动Yozma计划,由政府出资1亿美元创建10个风险资本基金,通过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向初创企业注入资金,目前基金规模已超40亿美元。另外,外国资本的融资逐渐替代以色列本国资本,并在其生命科学产业的风险投资中占据很大比重。根据公开信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80多家以色列公司中,有40多家是生命科学公司,过去10年里,以色列生命科学公司在纳斯达克融资约47亿美元。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