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最痛的离别

头条
4阅读

本文转自:瑞安日报

2017年,人生最痛的一场离别。

一切都毫无征兆。爸的身体一直很硬朗,常规体检各项指标都相对正常。2016年腊月,爸突然身感不适,当时我们没往坏处想,只是和他去了附近诊所,开了几包肠胃药。两天后没见好转,就去了塘下人民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不怎么好,叫他去瑞安市人民医院复诊。

入住瑞安市人民医院后,爸被确诊为淋巴癌晚期。犹如晴空霹雳,我们感觉天要塌了。连续治疗十几天,没有好转,爸却在极速消瘦。我们心急如焚,当时又正值年关,一家人商量后决定,过完年就带爸去上海。

除夕,城市的夜空烟花璀璨,我们无心欣赏。一家人在医院陪着爸,过了一个异常沉重的年。爸多数都在沉睡,医生叮嘱他不能喝水,嘴唇干裂,只能用棉花球沾点水润润唇。

新年正月初一,天刚亮,爸却提出要回家,态度坚绝。他说,住院这么久,也没见好转,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差,想回家。我们看着身体极度虚弱的父亲,却束手无策,万分悲痛,无奈之下,只能尊重他的意愿,出院,回家。

妈、妻、哥嫂坐救护车陪爸。我开车,极度崩溃,撕心裂肺地对车上尚小的儿女喊,爷爷快不行了,你们知道吗?你们的爷爷,是我的爸爸,我的爸爸他快要不行了,我快要没有爸爸了。情绪无处渲泄,泪水夺眶而出。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回家后,躺在熟悉的屋子里,爸很从容,很清晰交代了后事,嘱咐我们不要难过,人终究会走上这条路,爸已经六十有九,子孙满堂,你们都很孝顺,爸很欣慰,爸没有遗憾,往后好好教导你们的孩子,好好照顾你们的妈。

爸用意志熬过了初一。

正月初二,早上9点,爸的呼吸明显变得局促,我们意识到爸就要走向生命的终点,我们紧紧握住他的手,饱含泪水,我们多么想要挽留,孙子、孙女们都在大声地喊爷爷、爷爷……但是,他听不到我们的呼唤,他熄灭了生命的火。

择定正月初十出殡。那天凌晨,哀乐响起,灵车开到了鲍四老人公寓,我们送爸去潘岱的殡仪馆。火化室2号炉门缓缓打开,犹如离别的钟声敲响,爸的遗体被缓缓地传送进火化炉,我们挥手告别,炉门关上的刹那,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我泣不成声。

在一个多小时煎熬中,爸的骨灰出来了,在一个泡沫箱里,我们小心翼翼地抱着爸,一如他曾经紧紧抱着婴儿时期的我们。

早上7点,亲朋好友已经到齐,哀乐再次响起,载着爸骨灰的灵车缓缓前行,我们扶着灵车,往事一幕幕在我眼前浮现。我知道,父子终有一别,只是我们始终没有做好离别的准备,来不及为他做得更多。

鸦有反哺,羊有跪乳。生前,我们极力想多带您出去走走,看看。我们曾带您去了北京,上海,杭州,乌镇,每次出去旅行,您都开心得像个孩子。您还一直惦念着想去香港,澳门。记得您第一次坐飞机去北京,登上了长城,那件纪念T恤,您经常穿。还有那年在乌镇,我把咱们父子的合照制作在陶瓷杯上,您对这个杯子爱不释手,经常用……

爸的墓地在海城西一陵园。从山脚到墓前,我和哥一路搀扶,小心翼翼抱着骨灰盒,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爸的骨灰安然入土。

清明将至,未及成文,泪又潸然。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