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六号车厢》里藏着最美的风景

娱乐
34阅读

本文转自:新民晚报

芬兰、德国、爱沙尼亚、俄罗斯合拍的电影《六号车厢》,这部没有豪华镜头、制作成本极低的合拍片,能够使电影回归于聚焦人本身。

一个对考古有兴趣的芬兰女人,离开莫斯科,登上了前往北极港口摩尔曼斯克的火车,被迫与一名俄罗斯矿工同住一间卧铺车厢“六号车厢”。她此行目的是要去看那里有一万年历史的岩画。

“你一个单身女人,为什么乘火车?你是卖的吗?”俄罗斯矿工年轻不失英俊,但粗鲁得可怕。一边喝酒吃香肠,一边肆意侮辱芬兰女人,她恶厌而逃,一间间车厢寻过去,想跟人换座位。“下一班去莫斯科的列车是一个小时以后”。换不成车厢,她停站时又想向爱人求救。

图说:《六号车厢》 官方图

影片的开始用了不少长镜头,拍摄芬兰女人参加的那场“为了告别的聚会”,她的房东同时也是她的爱人。一伙人喝酒、听音乐、摄像,说着夏伯阳的书和阿赫玛托娃的诗,笑意盈盈,彬彬有礼,很有文化人的腔调。这些送别情景也是芬兰女人在自己的DV中反复微笑着看的。

“你不会是要回到莫斯科吧?”投币电话里女房东冷漠的声音。偶然打过去的电话里,背景似出现其他女人的声音。

在芬兰女人的DV被一个会弹吉他的小偷偷走后,她痛哭。此时,矿工已经与她和解了。他要她描述为什么羡慕那俄罗斯女房东的公寓。“是老式的挑高很高的房子,硬木地板,家族传承了几代的老式家具,她有工作,生活有很多选择,他们总是有很多人在一起,经常有聚会。”

在所谓的爱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之后,芬兰女人只得接受与矿工独处的现实。她向他说出了去看岩画的梦想,他带她去看火车停站时一个小城的老朋友。在餐车上即将告别的两人宴,是一场高潮戏。芬兰女人画的矿工的睡姿素描,逼真而温柔,她要他也画一画她。矿工见芬兰女人不爱喝香槟,就悄悄走向列车员,用腕上的手表跟他换了一瓶酒。此时,他已经完全像个绅士,与影片开头的粗鲁形成强烈的对比。“考古、旅行、岩画”,这样的女人挑战着他以往浅隘的见识和经验,他的尊重始自好奇,他的好感始自尊重。他们都放松下来,接近对方,而放松与接近的结果竟是这样好。

导演嘲讽机会太多优越感十足的知识阶层,而把希望与赞美对准了底层人士——工人、船夫(航海带女主去看岩画)、平民老太太(矿工下火车去看的朋友)、摩尔曼斯克市旅行社人士。他们朴素、真诚、热情、没有社会与文化福利,反倒让他们拥有宝贵的人性力量,也只有他们才配看到大自然最美的风景。

“什么皆有可能。”旅途就是一种象征。你失去的同时,会得到更好的。《六号车厢》获好评是因为在当下,人们需要强大的治愈。

58集的电视剧《人世间》,用漫长的历史跨度,来讴歌普通工人。不知道它是否只是一维性的。没有对比,就很难深刻。如同《六号车厢》是拿有钱人的无情来对比没钱人的有情。路遥的代表作《人生》,淳朴善良的巧珍,是用自私优越的黄亚萍来做对比的。瑞典大师伯格曼的《呼喊与细雨》中,富人家的三姐妹表面看来还算和谐,但大姐患上罕见绝症,濒临死亡之时,老三先逃走,老二也经不起考验。大姐最后是死于女佣的怀抱。胖胖的圣女模样的女佣怜惜地照顾着可怕的病人,平静而强大。(南妮)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