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金融业最大的增长机遇

财经
7阅读

本文转自:中国银行保险报

□英国CISI(评安国蕴合作伙伴)/文 祝鹏 吴媖/编译

世界经济论坛最近发布的《全球风险报告》分析了地球面临的主要威胁,报告将“气候行动失败”列为第二可能发生且影响最大的威胁,称其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生存威胁”。

气候变化对全人类的生活产生负面影响。有研究显示,气温上升将冲击全球经济增长。

识别气候风险

2020年10月,瑞士百达资产管理公司与牛津大学史密斯企业与环境学院发布《新冠肺炎之后的气候变化和新兴市场》报告,称在最坏的情况下(即2100年全球温度平均上升4.3℃),全球人均GDP将下降44.9%,损失将达500万亿美元。但是,如果能够将气温上升控制在1.6℃,则全球GDP将下降27.2%。报告认为,气温上升1.6℃,即仅仅略高于巴黎协定1.5℃的目标,是可能实现的最佳结果了。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认为,实现较好场景的唯一途径就是在2050年前后实现零碳排放。要实现这一目标,全球政府和企业需要在2020年将净零承诺翻倍。但是,这会带来资产减值的问题,石油储备等资产将会被提前减值、冲销或转为负债。百达公司与牛津大学的报告预计,在最佳场景下,全球约有5万亿至17万亿美元的资产将面临减值。

因此,碳集中度高的公司所面临的气候变化政策风险最大。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与“生动经济学”咨询公司和能源转型顾问公司于2019年12月联合发布《不可避免的政策响应》报告指出,MSCI国家指数中,表现最差的100家公司价值将损失43%,约合1.4万亿美元,而表现最好的100家公司市值则会增加33%。因此,将气候风险纳入公司整体风险评估,已经成为公司发展至关重要的环节。

气候风险包括多个类别。物理气候风险是指极端气候事件造成的负面影响。全球保险公司怡安集团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气候相关自然灾害占当年全球经济损失的97%,共计134万亿美元。投资者应该了解投资组合的气候风险敞口以及采取的应对措施。标普国际数据显示,标普500指数所持有的资产中有60%,约合18万亿美元,都面临至少一项气候变化物理风险。

气候变化还会带来转型风险,即减缓全球变暖的净零政策、监管框架和科技发展所带来的风险。

此外,公司如果没有致力于在经营中减碳,高碳行业定义的不断变化也会带来声誉风险,甚至产生法律风险。

防范气候风险成为全球金融机构面临的共同课题。

金融机构的未来投资

气候风险分析平台Entelligent副总裁、客户开发负责人Pooja Khosla博士表示,金融机构必须进行气候风险评估与应对,才能保持竞争力,避免声誉损失。Entelligent公司发布的报告《智能气候:转型风险的市场方法》中指出,“E”评分(衡量公司所在行业的气候变化转型风险敞口)较高的公司在3个月至10年的回测中表现均超过基准。

然而,金融行业实现碳中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英国一家非营利组织“共同行动”对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负责任投资公司开展了调查,结果51%的公司位于最低的两个等级。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可持续经济总监Karen Ellis说:“金融服务行业仍然将数十亿英镑投入伤害地球的行业中去,我们需要立即采取有力措施,确保金融服务行业完全参与到气候风险解决方案中。”

需要克服的困难

金融机构面临的另一项挑战是气候信息的可用性,即缺乏进行跨行业、跨机构甚至跨国比较的标准,以及缺乏部分行业和地区,如新兴市场和小公司的数据。

据资产管理公司Neuberger Berman分析,在向全球环境披露非营利组织CDP提交排放报告的7000多家公司中,大多数公司报告的数据非常有限。调研显示,大多数跨国公司未报告“范围三排放(Scope 3 emission)”数据,其中包括公司价值链上所有的间接排放。

监管机构和数据专家正在共同努力解决这些问题。例如,科学碳目标倡议(Science Based Target Initiative)就要求申请公司梳理“范围三排放”,如果价值链碳足迹占总量40%以上,则要设定减排目标。此外,许多中央银行,包括欧洲、英国和新加坡央行,也开始在压力测试中纳入气候变化因素。

但金融机构依然有责任开展必要的气候风险评估,Khosla博士强调。虽然这需要强大的方法和框架,但她认为市场上已经有了相关的技术。“我们需要金融机构与领先数据分析机构合作,利用现有的技术匹配机构的需求与结果。”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金融倡议(UNEPFI)最近在《气候风险图景》报告中列举了市场中现有的18项转型风险工具与分析方法,并指出转型风险分析的场景近年来一直在不断扩展。

部分大型机构投资者已经开始向其投资的公司施压。例如,2020年,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就要求所有其投资的公司在年底前按照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标准披露气候相关风险。

“共同行动”高级经理Jeanne Martin表示,金融机构可以采取三项措施:发布符合气候科学标准的化石燃料政策;为高碳行业以及受转型风险和物理风险影响严重的行业中的客户设定与1.5℃目标相一致的预期;发布与1.5℃相一致的目标,覆盖机构的所有金融服务,并考虑从高碳向低碳资产转型的社会影响。

随着气候风险成为一个全新、复杂的专业领域,金融机构另一项重要板块就是教育培训。因此,特许机构联盟(由CISI、特许银行家学会和特许保险学会共同组成的专业组织联盟)推出了“气候风险证书”。

最大的增长机遇

向碳中和经济的转型会为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和科技领域带来显著机遇。MSCI等机构的研究也发现,化石燃料公司的表现长期以来始终低于其所在国家的指数。

然而,Khosla博士指出,主要碳生产公司“降低全球排放的潜力最大”。“经济生态中必不可少的主要排放行业,如能源和公用事业,是推动减碳,实现净零目标过程中的关键。”他解释道。这一目标可以利用转型金融,即将融资的条款与具体的其后目标相挂钩,以及股东大会投票、帮助高碳公司降低长期碳足迹等。

好消息是,据美国管理咨询公司奥纬咨询(Oliver Wyman)报告显示,金融服务行业可能严重低估了向净零转型中的商机。该公司估计,全球批发银行目前服务石油、天然气等“黑色”或“棕色”行业共计盈利800亿美元,而绿色经济可以带来500亿至1500亿美元的收入,是金融服务行业“最大的增长机遇”。

前面的路可能充满崎岖,但各国政府和企业的决心、支持向净零转型的监管框架,都令人振奋与鼓舞。

(编者注:“范围三排放”指应用最为广泛的国际排放核算工具温室气体核算体系,将温室气体排放分为三类或三个“范围”。其中,范围一用于核算企业拥有或控制的排放源产生的直接排放量。范围二用于核算企业外购电力、蒸汽、供热或制冷的生产而产生的间接排放量。范围三包含企业价值链中产生的所有其他间接排放量)

图片由英国CISI提供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