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改后,贷款买房的员工多了”

科技 2023-07-26 06:32:32
14阅读

本文转自:天津日报

“混改后,贷款买房的员工多了”

──天津普林电路股份有限公司混改纪实

本报记者 吴巧君

“我负责管理着93名员工,自公司2020年底混改后的三五个月开始,陆续有17名员工找到人事部门打流水,贷款买房。这些工作了10多年的员工为什么没有在房价低的时候买房?因为以前薪水不固定,现在每个月薪水不仅稳定,还随着企业效益好转眼看着上涨了,大家有底气去贷款了。”

告诉记者这些的,是天津普林电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一线的“内外层图转工作站”站长尹洪立。作为高精密度印制电路板的生产企业,天津普林的“内外层图转工作站”是很关键的部门,员工达到了公司总人数的八分之一。

印制电路板英文简称PCB,是电子元器件电气连接的载体,小到电子手表、计算器,大到通信设备,只要有集成电路等电子元器件,都需要用到印制电路板。至今成立35年的天津普林2007年在深交所上市,2020年随公司控股股东天津中环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被TCL科技全资收购后实现混改。

员工们纷纷买房是尹洪立经历混改后对企业变化的一个直观感受,支撑这份感受的是一组数字──

与2020年相比,天津普林2022年实现营业收入5.8亿元,增长26%;实现净利润1605万元,增长147%;人均营收72.95万元,上升44%;人均创利上升180%。今年一季度,天津普林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702万元,同比增长111.76%。天津普林日前发布的最新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300万元—1750万元,净利润同比增长37.56%—85.18%。

“2022年全公司人均薪酬为13.35万元,较2020年上升了12.2%。”天津普林董事长秦克景介绍说:“人员素质也在不断提升,本科以上学历占比从2020年的11.95%提升到了2022年的13.94%。”

授权与信任

秦克景是大学一毕业就进入中环集团的老员工:“说实话,混改之初,员工们都经历了一个观望、迷茫的过程,但两年多的实践,大家都认可了变革、拥抱了变革。事实上,TCL集团与中环集团的企业文化里都有相通的地方,再加上TCL集团给中环员工一个充分的授权与信任,所以大家对新集体很快有了归属感。”

这种授权与信任,体现在员工队伍基本没有变化。“除了顺利退休的一部分老员工外,大家都保留了岗位,同时按照职位需求,在市场上引进了100余名高素质人才。”秦克景介绍说。

这种授权与信任,体现在责任下沉,在建立健全董事会领导下的总经理负责制框架下,最大限度赋予企业经营自主权。“因为充分授权,我们可以自主决策,运营效率大幅度提高了。”庞东是混改后履新天津普林的总经理,他告诉记者。

拥有自主决策权的天津普林在两年多时间里启动了ERP(SAP)、MES、报价系统等智能化改造项目,打破了过去研发、生产与销售之间存在的信息壁垒,解决了以往信息不对称问题,开启数字化转型的新起点,建立起高效的业务运营体系;开启了总投资9.7亿元的新工厂建设项目,一座拥有两条PCB生产线的智能工厂正在加速建设中,目前主体建设已基本完工,建成后可新增PCB年产能120万平方米,从而使天津普林的PCB生产能力提升至原先的3倍。

“新的智能工厂拥有一流的软硬件设备,我们通过生产设备的自动化、管理软件的数字化与智能化,达到生产现场的可控化、精细化追溯及严格的过程品质控制,建成后将是一座高品质的绿色智能标杆工厂。”庞东说。

同时启动的还有精益品质项目、技术能力提升项目、极致降本2.0项目、营销突破项目、人效提升项目、绿色工厂项目……

激发与激励

被信任的员工,如何激发出更大内驱力,在混改后的新企业展现更多才华?建立一个市场化的、有效的激励机制,成为天津普林管理团队不断摸索与改进的课题。

“我们打破过去干多干少一个样的薪酬体系,只要有本事拉来订单,收入可能翻几倍增长;对画图纸的工程技术人员来说,也与画图绩效挂钩,多劳多得。”庞东说。

通过管理流程再造、生产工艺流程再造,2021年开始,天津普林的PCB月产量从4万平方米提升至6万平方米,产能提高了50%;两年间,在员工总数下降200余人的前提下,总营业收入增长26%,人均创利上升180%。

“就我个人收入来说,每月确实上涨了,但同时工作压力也大得多,过去也有绩效一说,但大多比较含糊,差不多就过去了。现在工作目标分解到每天每周,天天有生产例会,每周开成本、品质分析会。每天每周的复盘,不能有一点马虎,我们每个人的收入都与产品品质与数量挂钩,所以作为站长,压力挺大。” 尹洪立说。

这样的“压力”对天津普林财务部部长赵晓洁来说,是需要学会过去完全没有经历过的管理本领。“过去财务就是事后算账,数据不差就可以了;现在是参与企业整体的事前管理,要对整体生产、销售各运营环节进行跟踪,每个月都要把运营大纲定下来,需要根据订单情况,制定出成本费用控制计划、利润指标等,每天都要对既定目标跟踪复盘,完不成的,要了解原因,及时调整。对每一个订单,我们事前就得知道是否产生利润。”赵晓洁说。

要完成这样的“本领”更新,赵晓洁说,财务部的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学习、培训。“工作强度增加了,但也眼看着自己与同事们都在快速成长。”她笑着说。

体制机制的改变,导引着天津普林从过去的“坐商”变为“行商”。市场部销售员张兆升今年一季度新增订单很是可观,他说都是自己腿勤、主动跑市场跑出来的。“混改后,主动性更强了。”他说。

这样的主观能动性,让天津普林缩短了订单周期,原先从下单到研发、设计、印制、交货需要6至8周,现在整个流程下来只需要4周,时间缩短近一半。“我们的设计人员常常为了赶订单,晚上不回家,企业为他们专门在附近租下公寓。”庞东说,“为了让我们的技术人员更快地承接市场需求,2022年企业研发费用相比2020年增长15%。”

混改两年多时间里,一系列荣誉纷至沓来──

2021年8月,天津普林入选国家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2021年11月获评“市级劳动关系和谐企业”; 2022年,公司电路产品研发与工艺工程部荣获天津市“五一劳动奖”和“工人先锋号”荣誉称号……

“我们仍在不断加大设备投入,提高公司自动化和数字化的水平。我们有信心在我们擅长的细分业务上领先,在挤压式市场竞争中超越、战胜对手。”庞东说。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