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爱乐乐团2022—2023音乐季落幕 这些闪亮的年轻人翻越交响万重山

娱乐 2023-07-24 08:43:12
10阅读

杭州日报讯 昨夜,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的最后一个音符冲破杭州大剧院的穹顶,乐队与观众的激情被瞬间点燃,共同汇成一股狂涛般的交响巨流,爆发出直抵人心的生命力量。满脸涨红的指挥杨洋转向大首席袁泉:“累不累?”袁泉衣衫尽湿,不停擦汗。

7月21日和23日两晚,勃拉姆斯的全套四部交响曲在杭州大剧院恢弘上演。这一刻的高光,不亚于2018年的春天——杭州爱乐乐团以一曲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舞曲》征服了东欧交响乐腹地挑剔的耳朵。

回望杭州爱乐乐团2022-2023音乐季,从“确定—不确定—再确定”的循环到国内演出市场的全面复苏,中国音乐的中坚力量和新生面孔不断站上舞台,国外艺术家加速回归杭州。随着一场“勃氏”马拉松的完美落幕,杭爱2022-2023音乐季画上了波澜壮阔的句号。

今年是勃拉姆斯190周年诞辰,他的作品“用古典主义的旧瓶,装满浪漫主义的新酒”。杭州爱乐乐团共推出四场致敬系列的音乐会:从小而精的重奏曲到浪漫迷人的小夜曲,再到横跨闭幕的四部交响巨制,以点线面三个维度呈现这位音乐巨匠的艺术版图。

其中,勃拉姆斯的四部交响曲被公认为欧洲音乐史上的扛鼎之作,更是无数爱乐人的心中珍宝。两场勃拉姆斯闭幕音乐会全部售罄,加开二层也瞬间一抢而空。络绎不绝的观众队伍里,有背着琴盒的孩子,有拄着拐杖的阿姨,有拖着行李箱的专业乐迷,还有结伴而来的外国友人,大家对这两场“勃氏”马拉松几乎期待了整整一个音乐季。

2018年秋天,指挥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带着柏林国家管弦乐团,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连续两晚演绎勃拉姆斯四部交响曲,完成了这一项世界性的创举,堪称交响乐演出史上的“奇迹”。而在中国古典乐界,杭州爱乐乐团两天完成勃拉姆斯全套交响曲则是史无前例的。

其实,勃拉姆斯的每一部交响曲都是“难啃的骨头”。“虽然每一部交响曲大家都熟稔于心,但四个大部头要在两场马拉松式的音乐会中一气呵成,没有协奏曲,没有独奏家,难度是空前的。”杨洋表示,不论对整个乐队还是他本人,都渴望一起翻越这座巍峨的大山。

勃拉姆斯的全部交响曲本身就像一部鸿篇巨著的四个乐章:第一的厚重雄浑,第二的田园漫步,第三的新颖奔放,第四的悲悯严谨。舞台上,杨洋时而昂首捭阖,力挽狂澜般地挥舞着指挥棒,浩荡而恢宏;时而指尖轻点,屏气凝神地雕琢着每一个音符,细腻而精准。在杨洋的引导下,杭州爱乐的音乐家们使出浑身解数,透过精心营造的速度与和声,铺陈出撼动听者心灵的浪漫派音乐巨构。尤其是昨晚整场马拉松的收官之作《第四交响曲》,进入最后一个乐章,指挥四两拨千斤,乐团继而迸发出惊人的力量,以排山倒海般的阵势一冲到底。快,更快;强,更强。厚重的最后一记音符,犹如漫漫长途终于迎来的撞线。

“乐队从7月15日开始投入排练,整整一个星期,每天近乎六个小时的连轴转。不夸张地说,我指挥四部勃拉姆斯比四部马勒都累多了。”众所周知,马勒的作品以难度著称,对乐队的要求非常高。杨洋表示,这场勃拉姆斯马拉松甚至比十周年音乐季的“疯狂马勒”系列更磨人,是体力与精力的双重考验。大提琴首席翟慧莉开玩笑说,自己就像带领着整个声部在舞台上完成了一场铁人三项。

尤其是更消耗体力与精力的管乐声部,上下半场需要乐手之间的轮换。但这群年轻人扛住了,并在指挥的引领下释放出前所未有的能量。在疫情影响下,这三年来国内古典乐人才红利逐步形成,不少学有所成的中国新生代乐手纷纷回流。“我们浪里淘金,找到了一个个照亮未来的闪光点。经过这一个音乐季的沉淀与积累,他们在专业和技巧上都有了质的飞跃。”这一张张青春张扬的面庞,让杨洋仿佛看到了十四年前意气风发的自己。

四部交响曲,洋洋洒洒,轰轰烈烈,指挥棒落下,掌声响起,久久回荡。此刻,轻舟已过万重山。

对于勃拉姆斯,舒曼早已说过,“胜利的桂冠一定在等待他。”那么,杭爱的桂冠呢?下个音乐季,我们期待拉赫马尼诺夫的“马拉松”,期待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期待海外艺术家的盛装归来,期待杭爱更闪耀、更非凡的第十五年。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