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链重塑与中国新角色

科技
5阅读

富文本编辑器,content, 按 ALT+0 获得帮助

图:通过训练智能机器人对低端制造活动进行模仿和深度学习,可部分实现对低技能劳动的替代。\新华社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背景下,以要素成本优势为驱动的全球垂直化分工协作模式逐步瓦解。而以技术、人力资本、数据和市场等多要素共同驱动的区域性综合价值链(以中、美、德为核心)正在并发形成。面对未来全球价值链“区域化”、“本土化”和“分割化”的风险,中国将积极参与全球贸易治理,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系,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在维护世界贸易组织多边规则的基础上推动新一轮的世贸改革,最终打造互利共赢的新型贸易全球化格局。

过去30年来,伴随全球贸易的自由化和一体化,跨国公司习惯将产品制造流程以要素比较优势划分为不同环节,再以中间品对各市场进行跨境外包,最终通过整合各国在协作与分工上的成本优势,实现贸易成本最小化。然而,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驱动下,原有的全球价值链体系正在被重塑,而这种重塑则伴随着全球价值链上的三重变化:

一是价值链垂直化分工正在瓦解。由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价值链上中高端产品供应方可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和智能技术向价值链中下游进行渗透和取代。比如,通过训练智能机器人对低端制造活动进行模仿和深度学习可部分实现对低技能劳动的替代。

二是价值链上数据安全受到重视。以中、美、德为代表的核心市场在通过利用自身市场规模和技术优势相互进行产业渗透的过程中,数据安全性愈发受到各国重视。另一方面,伴随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民粹主义兴起,欧美国家近年来重新重视制造环节,并有计划地推动制造业回流。这也使得欧美国家对自身产业链的控制权与安全意识不断强化,从而促使区域性的综合产业链在中、美、德三国不断并发式构建。

三是产业链上互联网与金融资本垄断加剧。数字制造从生产环节初期就需要庞大的数据进行分析预测,这使得数据提供者对制造业活动的引导控制大大强加。当前数据的创造和提供基本由全球互联网巨头所掌控,利用庞大的客户群体和数据对价值链的增值能力,以吸引大规模的金融资本从而“无限”放大数据对价值链上产品与服务垄断的估值,最终控制价值链上每个环节的信贷活动(Gambacorta et al.,2019)。可以说,“金融+互联网”正在不断融合价值链上的制造与生产环节(如智能汽车)。

价值链上的三重变化意味着中国与发达国家的产业关系已经由分工合作转向为正面竞争。中国核心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上的比重变化,反映了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上已迅速形成主导地位。尤其是在制造业环节,中国在基础制造产业链上已经形成完备的产业门类。无论是机械制造还是电子电器,在价值链上的比重均已成为全球第一。

同时,自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积极推进国内价值链与全球价值链的深度融合,利用劳动和资本要素优势,使中国在全球价值链垂直分工协作模式中逐步成为了全球贸易中心节点和核心价值链枢纽。然而,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背景下,以要素成本优势为驱动的全球垂直化分工协作模式逐步瓦解。

而以技术、人力资本、数据和市场等多要素共同驱动的区域性综合价值链(以中、美、德为核心)正在并发形成。中国产业历经20年的快速发展,已经出现较大分流。多数传统制造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上的中低端。即使是一些新兴产业领域,由于缺乏核心技术也难以向高端价值链实现转型升级。随着全球价值链的重塑,要素成本和人口红利的消失,加快中国核心与新兴产业进一步迈向中高端价值链将是中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增长的必然要求。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20年来,西方国家围绕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许多议题均已发生实质性变化。WTO当前危机的背后,是中美在国家利益上的博弈。展望未来,全球贸易价值链的深刻变化或将在宏观上继续阻碍中国扩大对外开放合作,而在微观上可能会降低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收益的回报率。面对新的形势,我们相信中国将积极参与全球贸易治理,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系,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在维护世界贸易组织多边规则基础上推动新一轮的世贸改革,促进全球贸易自由便利化,最终打造互利共赢的新型贸易全球化格局。

来源:紫荆财智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