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围》:一场与林满江的对峙戏,让“不被看好”的闫妮,演活了石红杏

娱乐
6阅读

01:“不合适”的闫妮,实际最合适

一开始,挺不看好闫妮的。

在剧里,她饰演的石红杏,是京州中福明面上的二把手,实际上的一把手。

怎么说,也都是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的国企女高管。不谈别的,那股子“霸气外露”的气质总得有吧。

可闫妮饰演的石红杏,不仅霸气不够,还多多少少表现出一些小女人的情态。怎么看,怎么变扭。

尤其和陈瑾饰演的张继英一比,就更落下乘了。

陈瑾饰演的张继英,不怒自威。虽然面上和气,可让人看了却觉得深不可测,从骨子里就透着一些强势。

而且这国企领导的气质,陈瑾也拿捏得十分到位。往屏幕里一站,就是令人肃然起敬的高层。

再来看石红杏,尤其是那场和林满江的书房戏。

她对林满江提拔齐本安的行为十分不满,于是跑到领导书房来使小性子。

林满江说一句,她就怼一句。

乍一看,还真以为是在吃醋拌嘴,哪里还有半分女领导的模样?

而且不知道是观众入戏太深,还是闫妮一直没有突破,她饰演的石红杏但凡一张口,就总有“佟掌柜”的身影。

让人看了,真是出戏得不行。

演什么,都是“佟湘玉”。

更别提剧里的哭戏了,她一哭,就直接笑场了。

再加上前期的石红杏,在人设上也一直不讨喜。对空降的齐本安,不仅不配合,还几次三番使绊子。

活脱脱就一小人模样。

而且算计人,用的还是挑拨离间、频繁上眼药这样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怎么看,都没有领导该有的风度。

小肚鸡肠起来,怕是只有陆建设可以比。

几个因素结合下来,曾一度以为闫妮饰演的石红杏,就是整部剧最大的败笔。

但随着剧情的深入,石红杏的角色形象愈加丰满起来了,尤其以王平安叛逃为分界点。

就发现闫妮对石红杏的演绎,是最合适不过了。

02:石红杏原本就不是女强人

石红杏这个人,很不寻常。

她虽然当了京州中福六年的一把手,明面上看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女高管,实际却是个外强中干的人。

藏不住事,也扛不住事。

和林满江的老谋深算相比,真的是“单纯”得可以。

还是以王平安叛逃为分界点,在此之前,石红杏女强人的人设被立得稳稳的。

(虽然是表面稳)

不论是她添堵齐本安,还是内怼牛俊杰,更或是应付陆建设、皮丹等人,多少都能显示出一些“雷厉风行”。

直到王平安叛逃,牵扯出五亿棚改资金不翼而飞时,石红杏的人设就垮了。

不仅在会上,就把内心的慌乱,摆在了脸上。还在私底下,因为害怕,就和齐本安谈起了同门情分,希望对方能拉一把手。

更在牛俊杰三言两语的追问下,就痛哭流涕地把问题全抖落出来了。

从他们找市政关系,拿回了五亿。到她签字,批准王平安拿这钱去买国债。

这中间所有的弯弯绕绕,她都一五一十全掰扯给牛俊杰了。

这边刚哭哭啼啼和牛俊杰商量,那边知道林满江会给她兜底,瞬时就阴转晴,得意得不行。

遇事就慌乱,不经事也怕事。

开心与不开心,全写在脸上。

而在最新的剧情里,石红杏更是把这种“弱”,体现到了淋漓尽致。

一见林满江要甩锅,顿时就慌得手足无措。林满江当众骂她几句,就备受打击得晕了过去。

后面更是在与林满江的交涉中,被对方无耻、狠毒的泼脏水行为刺激到想不开,就走上了绝路。

这样胸无城府、不够扛事的女强人,可不就是“外强中干”?

正是如此,石红杏虽然看起来很像女强人,实际又很不像女强人,让人看着有些说不上来的变扭。

这种变扭,不正好同观众看闫妮的感觉是不谋而合?要不怎么说周梅森挑人的眼光毒辣呢。

看起来不合适的闫妮,实际却是最合适的人选。

03:一场对峙戏,让闫妮演活了石红杏

石红杏为什么会外强中干?

这还是与她的成长经历有关。

她能一步步从普通工人,走到京州中福总经理的位置,都离不开林满江的提携与庇护。

可以说没有林满江,就没有现在的石红杏。而恰恰正是这种提携与庇护,让石红杏的一直都没能成长起来。

她也习惯了被林满江牵着走,变得毫无主见,不够扛事,都是人之常情。

石红杏这一生,做得最聪明的一件事情,就是跟着林满江走。但同时,她做得最错的事,还是跟着林满江走。

石红杏的大半辈子,都活在林满江的阴影之下,她迷恋、崇拜这位大师兄。

尽管后面随着林满江罪行的败露,让她对林满江由迷恋,到半信半疑,再到完全不信。

但几十年的仰望,哪是一天两天就能完全剔除的?

她对林满江的仰望,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这种习惯就像是机器的复刻行为,虽然心理上已经将她和林满江的感情切割,但行为上还是不由自主地有所牵连。

所以,在看到齐本安将她记录的小金库,甩在林满江面前时,她第一反应是内疚,觉得是自己让林满江难做了。

心里更是恐慌,害怕林满江会断了与她的这份兄妹情分。

但她的这种担心,随即就被林满江大义凛然的甩锅,给打击得七零八落。

石红杏会走上绝路,皆因为林满江给她下了三剂猛药。毫无疑问,这是第一剂。

林满江和石红杏相处了几十年,可以说石红杏的软肋在哪,他都一清二楚。

都说话怎么伤人,怎么来。

而林满江是石红杏怕什么,就给她什么。

当着众人的面,把石红杏骂得晕倒。他在石红杏心里什么地位,他不清楚?而正因为清楚,才更要做。

林满江完完全全是想在精神上,将石红杏彻底击垮啊。

石红杏和林满江最后的那场对峙戏,是整部剧里,人物戏剧张力的高潮。

这是石红杏和林满江的第一次摊牌。

也是在这场对峙里,石红杏才彻彻底底地把林满江,从她的心里与行为里完全剔除出去了。

所以,这场戏,对闫妮的挑战不小。

若是在黄志忠面前的“气势”太弱,就体现不出石红杏此时的心灰意冷与绝望。

但如果太强,又与人物性格不符。再怎么样,对方也是自己奉为神祗几十年的大师兄。

就是底气和怨气再足,也是天然的矮了一截。要怎么把控好这个度,是个难事。

而要怎么变换这个“强与弱”,更是难事。

这场对峙里,石红杏对林满江的称呼不是林董,而是大师兄。

所以,对峙的前半段,闫妮饰演的石红杏,都是先以师妹的口吻在解释小金库的事情。

即便要摊牌,她也不希望自己在林满江的心里,会是背后给她捅刀子的小人。

这时候闫妮和黄志忠对戏,是有些弱势的。因为石红杏潜意识里,是希望林满江能接受自己的解释。

到了后面,再扯到林满江让石红杏干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上时,闫妮的气势开始变强了一些。

见林满江无耻甩锅时,她还会反驳、质问。什么时候石红杏会如此质疑林满江?这就是她的气势。

在石红杏“提醒”到这份上,林满江还矢口否认,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大道理。

俨然还是那个自诩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的集团董事长时。

石红杏的情绪才开始彻底爆发,这是她的愤怒。但愤怒过后,她却感觉到了深深的悲哀。

都到了这份上,明明没有外人在场,林满江还要这么大义凛然地装。

几十年的兄妹情分,说到底不过就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自己这六年来,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人。

干了那么多对不起京州中福和矿工新村的事情,越是这么想,石红杏心里越发觉得悲从中来。

一种心灰意冷、悔恨、绝望的情绪,涌上了她心头。

这一刻,石红杏对林满江彻底失去了幻想。

闫妮把石红杏内心的这种看似细微,实际大起大落的变化,拿捏得十分精准,真得把石红杏演活了。

尤其后面那场投江戏,更是让人看得泪目。

这么多年过去了,闫妮终于把“佟湘玉”给甩了。

来源:小悝说电影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