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纪念日到来前,武警准“汽车兵”拜访抗美援朝老兵

军事
27阅读

新民晚报讯 (通讯员 李宏伟 记者 江跃中) “是谁开车这么勇敢?志愿军汽车司机员……”昨天(23日)下午,91岁高龄的黄维湘老人家中飘出了嘹亮的军歌声。原来,是这位抗美援朝老兵聊到兴起,带着前来拜访他的武警准驾驶员们,一起唱响了抗美援朝时期歌曲《英雄的汽车司机员》。

(准“汽车兵”和党员代表聆听老兵讲战斗故事。李宏伟摄)

在第71个抗美援朝纪念日来临之际,武警上海总队执勤第五支队驾驶员复训队的准“汽车兵”们,和上海东晨市容清洁服务有限公司党员代表,上门拜访了抗美援朝老兵黄维湘老人,向老人送上献花和自制糕点,聆听老人讲述抗美援朝期间与敌机斗智斗勇、为圆满完成任务的驾驶故事。

黄维湘是上海闸北人,1953年1月入朝,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第十师后勤处运输连担任司机一职。抗美援朝期间,他和战友们冒着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为前线战士运送粮食、弹药,并把前线伤员送回后方。入朝半年,黄维湘被荣记三等功一次。在三等功证书上,写着这样一段功绩摘要:“能用脑子想办法进行车辆修理,机智灵活避开危险,团结互助的精神很好。因此其运输效率超过一般。”

抗美援朝期间,美军意图切断志愿军后勤补给线,不断利用空中优势对志愿军运输线进行轰炸破坏,汽车兵一度成为志愿军中伤亡率最高的兵种。在这种情况下,黄维湘“机制灵活避开危险”“运输效率超过一般”的秘诀,引起了官兵的好奇。老人生动形象的描述把他们带回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像顺口溜说的‘空中点灯、地上撒钉、路上炸坑、专打汽车兵’,敌人对我们无所不用其极,十分凶残。但我胆子大,不怕死。为了快速运送物资,夜间行车也要打一个小灯照路。这也增加了驾驶危险度,所以脑子一定要灵光,反应要快。”驾驶全程,除了小心翼翼驾车,黄维湘也会竖着耳朵听敌机靠近的声音,“你听到B-29轰炸机嗡嗡地来了,或者有放空哨开枪,就得赶紧熄灯停车,等敌机飞远了再走。”

黄维湘说,并不是每次都能做好隐蔽不被敌机发现:“你听着俯冲轰炸的声音逐渐靠近,那就是被敌机发现了。这时我就踩着刹车轰油门,让汽车扬起尘土,还故意打开嘎斯军卡尾灯一两下,引诱敌机轰炸。趁着敌机投弹前的几秒,我赶紧熄灭尾灯,猛轰油门往前窜出一大截,让敌机炸个空。如果遇到敌人打照明弹,就得趁着光亮,一路猛冲,开进树林隐蔽,不然就成了活靶子。”听着老兵的讲述,官兵仿佛自己手握方向盘,在美军机的狂轰滥炸下机智地行车。

(准“汽车兵”与老汽车兵敬礼告别。李宏伟摄)

当聊起运输连里一位牺牲的战友时,黄维湘不禁默默落泪:“他就和我隔了一个山包,听到敌机过来,我熄灯停车。结果山包那头突然被火光照亮,一声巨响传来。我心想,糟了。前面拉油的车被炸了。后面去看时,连尸体都找不到了。”黄维湘还说起了自己和战友行车时的“保密守则”:“最大的原则就是不打照面,能藏就藏、能躲就躲,它再凶,找不到你、打不着你也没办法。最好的行车时机是起雾的傍晚和黎明,美军飞机一是怕撞山,二来也找不到目标。平时车子不开时也一定要做好检修,这样才不容易抛锚。车上的伪装一定要做好,把车停进树林做饭时,要挖无烟坑……”

“现在,军车的方向盘交到你们手中了,希望你们坚定信仰,为部队和国家安全行车。”讲完战斗故事,黄维湘郑重嘱托。下士徐晓冰听后起立回答到:“没有您那一辈人的英勇顽强和牺牲奉献,就没有我们的和平。我们一定学习好您的战斗精神,苦练本领,继续守护祖国的和平。”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