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德国需要重新思考欧洲的历史方向,而不仅仅是纸上谈兵

国际
3阅读

法国和美国,欧洲和美国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法国德国需要重新思考欧洲的历史方向,法国德国有带领欧洲走独立自主道路的历史责任。

法国德国和欧洲现在面临的根本问题不是美国霸权的淫威,也不是俄罗斯对欧洲地缘政治的觊觎,而是整个欧洲现在出不来一个果敢有魄力的历史强人,能带领欧洲走出被美国霸权占领的奴役地位。

法国如果再出现像拿破仑和戴高乐这样的民族历史政治强人,法国还会强硬的走和美国霸权切割的历史道路,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而不是美国人的欧洲,但现在整个欧洲显然对美国霸权已经麻木了。

土耳其的力量也不足以和俄美平等对抗,但土耳其和俄美博弈对抗相当强势强硬,土耳其有成为全球大国的野心,土耳其也在向全球大国迈进,因为土耳其有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埃尔多安。

法国也有全球大国野心,但现在的法国只是对大国野心的一种梦游状态,法国人现在就像一个骑士堂吉诃德永远冲锋在浪漫的理想主义世界里,永远天天喊着全球大国强国的梦想口号。

当土耳其在埃尔多安的带领下不断扩张的时候,当土耳其向继承奥斯曼帝国地缘政治遗产在夯实迈进的时候,法国人还在床上夸夸其谈他的大国强国梦,法国人还在像哭闹的孩子一样和美国争吵北约的领导权。

法国人在美国霸权的旧体制下,和美国竞争领导权,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大内总管,而土耳其一旦成功崛起,必然是一方诸侯,同样是和美国争夺权力,土耳其争夺的是一方诸侯,而法国得到的是美国恩赐的大内总管。

土耳其的崛起是法国德国和欧洲大陆应该深思的问题,土耳其在赢得俄美的尊重,而法国德国还在被美国霸权肆意践踏羞辱,法国德国和欧洲大陆如果不能出现一个强势的领导人,法国德国和欧洲还会被美国霸权继续奴役占领。

来源:松涧山水画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