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退伍了】当了5年班长 他将一群新兵练就成精兵

军事
2阅读

编者按:

时光悄然而逝,又是一年退伍季。战士们在军营里走过了属于他们自己的2年、5年、8年……而今他们即将脱下军装告别心爱的军营,在另一个“战场”上追逐着梦想。

战斗,是军人最大的褒奖;勇敢,是军人最耀眼的勋章。

回顾军营生涯,他们有太多的感慨、太多的回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们挥洒汗水的身影,而身上留下的疤痕也成为他们军旅中别样的印记。

今天,多彩贵州网推出一组稿件,聚焦退伍老兵在部队的最后一刻,聚焦他们用别样的方式说再见!

本网记者 杨婧

“我们班长不管干什么都较真儿,似乎永远有使不完的劲,自己想偷懒都觉得不好意思。”

“训练中,所有课目班长都是第一个上。”

……

聊起张理想,战士们有说不完的话。

8月28日,记者见到张理想是在武警贵州总队机动支队“学章文化园”,他庄重地向“老战友”(学章雕像)敬上最后一个军礼,脸上写满了回忆与不舍。

出生于安徽郎溪的张理想从小就崇尚军人的英武血性。2016年,他如愿参军入伍。他暗下决心,“穿上军装,就要在部队当精兵。”

他刚来部队的时候,体重60公斤,竹竿一般的身材在队列很“吃香”,但体能却不免让人有些失望,第一次5公里武装越野,他就被老兵们远远的甩在身后。

虽然体能弱,但张理想有股不服输的劲头儿。他给自己制订了“蜕变”计划:臂力弱就苦练哑铃和单双杠,好几个夜晚他都是被班长“撵”回宿舍的;跑步慢就给自己加码,穿着沙背心、沙绑腿跑10公里;射击投弹不远,就将背包绳绑在树干上练手臂爆发力。那段时间,他常常练得手拿不起筷子、走路腿直打颤。

张理想向“老战友”(学章雕像)敬最后一个军礼

随着手上磨出一层厚厚的老茧,张理想瘦弱的身体结实了不少,各项军事训练成绩也像“开挂”一样,从排名倒数一路“飙升”到前三名,令老兵们佩服不已。

此后,从作战训练到服从命令,张理想都抢在前面、干在前面,很快他就成了班长,还入了党。

2019年带新兵时,组织第一次战术基础动作训练,在他讲解完匍匐的动作要领后,几名新兵在接下来的训练中总是畏首畏尾。见此情景,他心里很清楚,他们是怕脏怕疼。

“我来给大家打个样儿!”话音刚落,张理想屈身跨步,一个前扑蹿出四五米远,紧接着低姿、侧姿和高姿匍匐动作标准而迅速,赢得大家阵阵掌声。

见他作训服上满是尘土,新兵一下子来了精神。战术基础动作训练那段时间,尽管大家每天都是灰头土脸,有的新兵胳膊肘还受了伤,但在他的带动下,没有一个叫苦叫累。最后,在支队组织的阶段考核中,他们班取得全优成绩。

“带兵就要把兵当作亲兄弟。”张理想是这样想的,更是这样做的。

战士费炎烽身高1.73米,体重90多公斤,刚到新兵连时,跑步跟不上,器械上不去,第一次阶段考核,他就有好几个课目不及格,总成绩全排倒数第一。本身就性格内向的他,看到自己的训练成绩垫底彻底泄了气,平时工作也没了热情。

张理想(中)和战士们坐着谈心

一次,费炎烽到库房取个人物品时,张理想留意到,他的行李箱里装有一摞书籍,翻看后发现是往年考军校的复习资料。于是,他利用闲暇之余找费炎烽谈心,得知他梦想有一天能够考上军校,但如今军事训练的短板让其打消了念头。

了解到费炎烽的想法后,张理想专门为他制订了减肥计划。为了不伤害自尊心,他对说:“班长的体能素质不好,想练一练,你能陪着班长跑跑步吗?跑不动咱们走也行,但一定要出点汗!”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张理想陪着费炎烽每天都提前半小时起床,从开始跑2公里,到后来跑5公里、10公里;从单杠一个都拉不上去,到最后成绩及格……慢慢地,费炎烽各项训练成绩有了大幅提升,他们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5公里越野时,费炎烽因脚踝扭伤刚回到宿舍,细心的张理想就端着一盆温热的水来到他的床边,轻轻的为他洗起了脚,洗完脚又为他上了红花油并细心包扎。

费炎烽流着感动泪水说:“除了父母,就只有班长这样关心我了,大晚上还跑医务室专门为我拿药,我一定要干出个样儿来。”

两个多月后,费炎烽的体重减了10多公斤,新训课目成绩全优,成为新兵中的佼佼者。

张理想生日这天,费炎烽和战友们瞒着他,悄悄给他准备了一份生日惊喜。趁着训练间隙,他们唱起生日歌,直到蛋糕送到张理想面前,他才反应过来。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又是一年退伍季,又是一朝离别时。张理想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5年前的新兵连,班长领兵的那个下午。

“部队是舒服的地方吗?不是,但一定是你一辈子难忘的地方……”

一审:罗亚楠

二审:李柏杉

三审:王幸韬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