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爱情和友情,悬于生命两端

娱乐 2023-01-06 10:33:45
3阅读

本文转自:镇江日报

□ 韩晨阳

《坠落》主要讲述了:因男朋友攀登时意外死亡,感到生活无望女主角贝姬(原名:Becky)和她的好友女二号亨特(原名:Hunter)一起爬上一座610米高的废弃电视塔,却意外困于塔顶的故事。

《坠落》作为一部低成本影片,它在拍摄的技巧上值得借鉴,大量运用仰拍和俯拍镜头,仰拍镜头让主角爬塔的每一步都充斥压力感,俯拍则将电视塔的高度展现得淋漓尽致,特写和近景展现锈迹斑斑的梯子、摇摇欲坠的铆钉,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不真实,让观众始终提着一口气,手心发汗,为了达成这种逼真的效果,导演在拍摄时,特意在悬崖边搭建了30米高的道具塔,在细节上下足了功夫。

影片中经常出现暗示性画面,例如:把灯泡拧下,插上插头就可以充电,预示之后想到给无人机充电的办法,两人开车去电视塔,差点被飞驰而过的货车撞到,预示之后求救的无人机也会撞到卡车上。前后的呼应也可引导观众的思考。

《坠落》和《徒手攀岩》《云中行走》的相同点是,主角时刻处于危险中,一个差错可能就会丢失性命。不同的是,《云中漫步》中,主角更多的是一种挑战自我极限的心态,是一场盛大的表演秀。《徒手攀岩》则更多展示了突破束缚,是一种绝对技巧和勇气的展现。

人类为何恐惧高处,本质上是对于未知的恐惧。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主角的精神意向化为一只老虎,也代表了他自身“兽性”的一面,若是没有“兽性”伴随,恐怕他早已死在太平洋了。也有观众看不见,但主角能看见的形体,例如《荒岛余生》中,男主角特意做了一个“排球”朋友,给它起了名字,甚至产生了感情,我们看到男主与排球的对话,争吵,会感到莫名其妙,但男主却认为这是正常的。

《坠落》后半段中,贝姬寄托幻化成她的朋友亨特,原因有三,一是上文提到的恐惧感,她需要一种激励。二是,她直面友人的坠亡,受到的不小冲击,为不至于当场崩溃,本能的逃避了现实。第三,暗示其实贝姬已经原谅了好友,在贝姬已经失去爱情(男友死亡)、家庭(与父亲闹矛盾)时,她不能再失去友情了。

贝姬对亨特的感情是矛盾的,一方面是关于贝姬男友的问题,一方面是她们的价值观的对立,贝姬内敛稳重,而亨特热情奔放,也注定她们做事风格的不同。尽管经历分歧,她们最重视的仍是对方,亨特的精神形象恰好映射了贝姬心中所想,一幅好朋友的形象,一次次鼓励贝姬不放弃希望,找到脱困的办法,贝姬心中天平始终向友情倾斜。我相信在生命的最后,亨特是真心在忏悔的,忏悔为什么要带着贝姬爬这座塔,忏悔为什么和贝姬的男友出轨,可惜这份友情却再也无法言明了。

值得一提的是女二号亨特的姓名,Hunter在英语中既可以表示为人名“亨特”,也可翻译为“猎人、猎手”之意,也有“猎食其他动物的野兽”之意,片中徘徊电视塔旁的秃鹫,也预示着某种可能性。

待在塔上的最后一天,贝姬搏命杀死了一只秃鹫,靠吃它的肉来补充体力,最终才得以获救,但后来却再没有出现关于秃鹫尸体的镜头。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派漂流到一个岛上,靠啃食上面的植物为生,而那只精神意向“老虎”,吃的是岛上密密麻麻的“狐獴”,然而专家们找寻许久都没见到那种奇特的岛屿,有很多人予以解读。

在贝姬爬到底下的平台后,她看到了正在吃尸体的秃鹫,与秃鹫对视,秃鹫也疑惑地盯着她,然后飞走了,也许把贝姬当成了伙伴,这里也许有两层寓意,是精神上成为秃鹫,利用亨特,把亨特的尸体当缓冲,成功发送消息获得救援,这也是影片中实际的行为,还是现实中成为秃鹫,像“派”那样欺骗自己呢?影片在这里进行留白,没有给出答案。

《坠落》的结尾稍显仓促,若能详细地描述救援过程,调动紧张感,结尾的亲人团聚剧情会更加饱满。《坠落》人物性格刻画鲜明,故事逻辑清晰,绝对是一部让人调动荷尔蒙的佳作。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