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50人|史铭:望不断扩大“朋友圈”,深化中日地方经贸交流与合作

国际
3阅读

史铭:中日经济合作趋势不变,企业家应积极互助(03:23)【编者按】

1972年9月29日,中日签署《中日联合声明》,实现了两国邦交正常化。

五十载冷暖起伏,半世纪沧桑巨变。共同的记忆、特别的联结、持续的接力,过往的中日友好瞬间,观照着当下时代激流里的行与思。

澎湃新闻联合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推出“50年50人”专题报道,对话50载中日关系的塑造者、开拓者、践行者,展望未来全球变局下中日关系“下一个50年”。

20年前,大学期间主修日语的史铭进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工作。20年来,他给5任贸促会会长担任过翻译,参与接待过近百个日本经济界访华团,为推动中日经贸交流发挥着桥梁和纽带作用。

2017年5月以来,作为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主任,史铭还组织了十余次中国企业家代表团访问日本。在这样一来一往的频繁互动中,中日企业家互访学习、双向投资的氛围逐渐形成。即便是在两国政治关系遭遇挑战的时期,中日经济合作的趋势也仍未改变。

今年年底,史铭将再次启程,二度出任贸促会驻日代表。谈到这次“履新”旧职的目标时,史铭期待着推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与中国地方城市深化经贸合作,不断扩大中日地方经济交流的“朋友圈”,将中日友好落到实处,真正做到互利共赢。

2017年5月26日,中国国际商会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在北京正式揭牌成立。图中由右至左:韩国驻华大使馆商务参赞李镐俊、日本驻华大使馆商务参赞垣见直彦、中国国际商会副秘书长蔡国枫、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主任史铭。 受访者供图

搭建桥梁,助力中日企业互访学习

澎湃新闻:站在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之际,您如何看待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成立以来,在推动中日两国企业交流与合作方面做出的努力?您能否分享走上推动中日两国企业交流之路的契机?

史铭:大学期间,我学的是日语专业。20年前,我到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参加工作,主要负责贸促会和日本工商界的交流与合作,每年我们都会接待大量的日本代表团。20年间,我给五任贸促会会长当过翻译。我也就此走上了促进中日经贸的工作岗位。

5年前,也就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中韩建交25周年。值此契机,2017年中国国际商会设立了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中国贸促会和中国国际商会一贯重视促进中日韩经贸交流与合作,中心成立5年来,我们进一步强化了为企业服务的手段,更加注重倾听企业的呼声和诉求,致力于为企业做好服务。

在疫情暴发前,我们组织了十余次中国企业家代表团访问日本,与日本工商界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以向日本企业学习的姿态寻找双方合作的商机,受到了企业家的好评,也进一步促进了中国企业走出去。

2019年3月7日至11日,中国企业家代表团访问日本。3月8日,代表团访问全日空公司羽田工厂。 受访者供图

澎湃新闻:在您看来,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50年间,中国与日本企业的交流与合作发展历经哪些重要阶段?取得了怎样的成果?

史铭:50年来,中日企业增进交流,深化合作。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迎来了日本企业投资的高潮阶段。日本企业积极参与中国的经济建设,在这个过程中,企业自身也获得了投资回报,这是一个互惠互利的过程。

到上世纪末,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扩大,我们也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中日企业开始进入合资、合作发展阶段,中日双方企业通过合作共赢的模式谋求共同发展。

近10年来,日本开始出现吸引中国企业投资合作的需求。特别是一些中小企业,希望能获得中国企业的投资,瞄准中国巨大市场,谋求未来可持续发展。同时,不少中国企业,尤其是一些有实力的民营企业,也愿意去日本投资,收购一些技术或者中小企业。可以说,目前这个阶段,中日双方已经形成了一种双向投资的局面。此外,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日企业在第三方市场的成功合作案例越来越多。

澎湃新闻:您曾多次陪同日本经济界访华团参观日企在华工厂,也时常率团赴日开展企业交流,发挥着中日经贸合作“桥梁”的作用。在与中日企业较为频繁的往来之中,您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体会和经历?

史铭:应该说中日企业交流自两国邦交正常化以来从来没有间断过。从1972年邦交正常化以来,中国贸促会每年都会接待日本经济界的代表团访华,我在贸促会工作20年间,参与接待了近百个访华团,我也见证了日本企业在中国交流与合作的过程。同时,(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成立5年来,我们组织了10余个中国企业家访日团。通过我们的努力,中日企业家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双向交流、互访学习的良好氛围。

在中日企业交流、合作的过程中,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日本的代表团都是一些大企业负责人,代表团主要成员大多是60岁以上,副团长以上级别的重要成员是七八十岁的老者。而我们中方代表团则以民营企业、新兴企业为主,这些企业的负责人,年龄以三四十岁的居多。

这或许也从侧面反映了中日两国企业的发展状态。日本企业的发展历程比我们要久得多,而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大多是从改革开放以来成长起来的。从这个现象来看,中国企业真正做到世界知名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应该向日本的百年企业加强学习。

2018年12月4日至8日,史铭协助唐山市赴日本东京、大阪招商引资,举办招商说明会和签约仪式。受访者供图

澎湃新闻:我们注意到中国国际商会注重推动中日企业地方合作,例如,2021年时,中国国际商会曾承办首届长三角中日地方合作(苏州)峰会。能否进一步介绍开展此类地方合作的初衷与取得的成效。

史铭:随着中日经济交流与中日合作不断发展,两国地方间合作、交流的需求也是越来越旺盛。这种地方交流也将进一步促进中日双方的企业合作。

除了直接为企业提供服务外,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成立5年来,我们致力于为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提供服务,促进中日地方城市的经贸交流与合作,迄今为止,我们已在包括苏州在内的十余个城市举办中日或中日韩经贸活动,不断推动地方城市与日韩工商界的经贸交往,为地方间经贸合作搭建机制性交流平台。

砥砺前行,在挑战中推动双方经贸合作

澎湃新闻:近两年来,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中日之间的企业交流或在不同程度上遭到冲击。面对这一挑战,两国企业做出了哪些调整,以继续推进经贸合作?

史铭:疫情对中日经济交流确实造成了一定影响。总体而言,中日两国企业携手抗疫,共同应对挑战。

据我了解,由于物流受限,双方企业在供应链上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部分日本企业为了应对疫情,调整了自己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尽量采用本地化的供应渠道,将疫情对生产的影响降到最低。

澎湃新闻:与此同时,随着中日关系的调整与变化,两国企业交流、合作或也会受到影响。您如何看待中日政治与经贸领域的互动关系?当两国关系遇到挫折时,如何维持企业间的稳定合作?

史铭:应该说中日两国在政治关系上经常会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但总体来说,邦交正常化50年以来中日经济合作的趋势是一直没有改变,无论政治上出现什么问题或是波折,两国企业家总体上仍互相协助。50年来,两国经贸关系不断发展,双边经贸额和投资额不断增长。不断扩大的双边经贸额也充分表明了两国消费者对美好生活和优质产品的向往与需求。

在我看来,这是“在商言商”的体现。对日本企业来说,他们的目标是更多地融入当地社会建设和经济发展,把更好的产品带给消费者。所以他们在华投资应该是10年至20年这样较长的阶段,不会因为某一个政治事件影响到企业的发展。

从贸促会和国际商会的角度来说,“以经促政,以民促官”是我们的传统和使命。越是在两国政治关系遇到困难的时期,越需要两国在经贸领域加强合作,发挥积极作用,这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两国政治关系出现的一些问题。在同日本工商界的交流中,我们也发现日本经团联、日中经济协会、日本贸促会也有同样的想法。

澎湃新闻:谈及中日关系,绕不开美国因素的影响。在此情况下,日本企业是否会面临“选边站”的压力?若如此,据您观察,日本企业和商界会如何应对与抉择?

史铭:工作中我也经常会与一些日本企业谈及这个话题。应该说日本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确实面临着选择。但实际上,在我和日本企业负责人交流中发现,日方更看重企业自身的发展,如果说不得已要做出选择,他们会尽可能地将美国和中国的业务剥离开来,使其不会互相影响。举例来说,日本企业在中国生产的零部件,如果想再出口至美国,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在此情况下,日方或考虑将出口至美国的零部件转到其他国家生产,以减少政治因素的影响。

此外,在与中美两国企业进行合作的过程中,部分日本企业也会和该国政府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希望减少政治因素的干扰。

面向未来,两国在多领域经济合作潜力巨大

澎湃新闻:2022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在此协定下,中日首次建立双边自贸关系。从中长期来看,该协定会对中日双边经贸关系带来怎样的变化与发展?

史铭:中日两国作为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是RCEP的重要成员国。这一协定的生效,中日在协定框架内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开展更紧密的合作。

有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从贸促系统RCEP原产地证书(对出口企业颁发的证明)出口目的国来看,日本连续6个月排名首位,每月签证金额占比均超90%,这说明RCEP的实施,对我国向日本出口的拉动效应显著。我也相信在关税减免等优惠条件下,随着协定生效时间的延长,RCEP对中日两国以及其他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合作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澎湃新闻:此前,您曾多年担任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日代表处代表一职,您年底将再次赴日担任贸促会驻日代表。此次“重返”驻日代表这一岗位,您有哪些新期待和目标?

史铭:作为中国贸促机构的海外代表处,必将在未来的中日经济各领域合作发挥更大作用。我认为中日双方在农业、节能环保、健康养老、职业教育、创新领域以及地方交流等方面合作潜力巨大。

讨论中日之间的合作不能脱离中国的发展,而上述合作领域也和中国国内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例如,在农业方面,我们已经实现了全面脱贫,开始推进农村振兴。而日本的农业发展走在前面,有很多经验、技术、产品值得我们学习。

在职业教育方面,日本的职业技能生培训体系较为完善。而我们要想提高“中国制造”水平,也需加强对技术人员的培养。中日可以在该领域加强合作。

在地方合作上,中日之间的地方交流自恢复邦交50年来延续至今。据日本自治体国际化协会统计数据显示,中日地方友城已超过300对。

但当前友城之间的合作多侧重于文化交流。比如,我曾接待过一些到中国做产品展示的日本地方政府。据我观察,日本地方人员来华后可能会出现找不到对口渠道,不知道联系哪些部门的情况。作为友城,日方此前主要是联系中方对应的地方外办,而外办主要负责促进友好工作。经贸领域的工作则由商务部门、地方商务厅负责。

因此,从我的角度来说,希望能发挥贸促会作为桥梁和纽带的作用,与地方政府相关部门一道,促进中日地方政府、地方中小企业等进行更为深入的经济交流,不断扩大我们的“朋友圈”。近几年,也有人提出观点称,中日之间的友好不应只是挂在口头上,而应该是一种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关系。在促进中日地方经济交流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2017年4月,史铭(右)与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日本众议院前议长河野洋平合影。因工作原因,史铭与河野洋平先生成了忘年交。作为中日友好的前辈,河野洋平经常给予史铭鼓励和支持。 受访者供图

澎湃新闻:对致力于推进中日两国经贸合作的青年企业家,您有怎样的寄语?在推动合作落地的过程中,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史铭:青年是祖国的未来,越来越多的青年企业家已经开始在中日合作的大舞台崭露头角,相信在中日关系的下一个50年,两国青年企业家将为双方的经贸关系发展发挥更大作用。我们也愿意帮助两国青年企业家建立联系。

同时,我也建议两国青年企业家在交流之前加深对彼此的了解,包括对方国家的风土人情、经济状况、投资环境以及商业习惯等情况,以学习的姿态和对方进行交流,这样才能建立一种平等、长久的合作关系。

【人物简介】

史铭,现任中国国际商会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学硕士,日本中央大学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2002年进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国际联络部开始从事经贸促进工作,其中2004至2008年在中国贸促会驻日本代表处工作。2017年由中国贸促会派遣至中国国际商会创立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致力于推动中日、中韩以及中日韩经贸交流与合作。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