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试飞事业70年辉煌成就:为国砺剑啸长空

军事
34阅读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加力奋飞,中国空军迈向“20时代”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王钰凯通讯员唐浚

前不久,空军某试训基地举办了一场感人肺腑的“试飞英雄”故事会。

台上讲述人,是曾被中央军委授予“试飞英雄”荣誉称号的老兵黄炳新。

台下听讲人,则是新时代试飞事业奋进者李吉宽、邓友明等人,他们是歼-20、运-20和直-20战机的试飞员。

台上与台下,相隔数米距离,代表着中国试飞事业的两代人,也代表着中国空军装备发展的两个时代。

10多年前,56岁的黄炳新脱下军装,离开了他心爱的部队,将试飞重任交到年轻的李吉宽、邓友明等人手中。

那时候,黄炳新是歼轰-7试飞员。穿越他的身影,人们看到的是一架架代号“飞豹”的战机。

如今,再次回到试飞部队,黄炳新发现,机场上的战机,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新一代“20家族”取代了他熟悉的歼轰-7战机。

看着一架架国产新型战机,黄炳新激动不已。此时此刻,“20”这个数字对黄炳新来说,赋予了更多的期冀与热望。

离开试飞部队10多年,中国空军装备已经实现跨代升级。“20”——这个新一代战机的型号,意味着中国空军装备水平已经迈向世界前列。

在去年第十三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上,歼-20、运-20、直-20同台亮相,向世界展示属于中国空军的“20时代”。

作为一名有着20多年试飞经历的功勋试飞员,黄炳新明白,中国空军装备的跨代升级,饱含着驾驭战鹰首飞蓝天的试飞员们的忠诚与奉献、热血与牺牲。

蓝天,从来都是大国竞争的舞台。世界航空先驱李林塔尔曾说:“发明一架飞机算不了什么,制造一架飞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而试验它才艰难无比。”

这句话,道出了试飞员对于一个国家航空工业发展的重要性,也道出了试飞职业的高风险。70年来,中国空军试飞员成功试飞180余型、22000余架国产飞机。这张闪亮成绩单的背后,是500多次的重大险情和32名优秀试飞员献出的宝贵生命。

蓝天试剑,勇者无畏。中国空军试飞员队伍走过无比艰辛的征程,也为我国航空事业争取了无限灿烂的前景。“即使有那么一天,化作流星陨落天际,也要在天空留下一道闪亮的轨迹。”黄炳新在故事会的结尾动情地说。

今年,是中国空军试飞部队成立70周年,让我们走近这群特殊的英雄群体,走近这群和平时期离牺牲最近的人。

为国砺剑啸长空

——记中国空军试飞事业70年辉煌成就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王钰凯通讯员唐浚

“威龙”试翼,蓝天为证。部分飞行员外场合影。李韶鹏摄

关键词忠诚品格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用生命守护飞机和数据”

在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内部,有一座名为“一飞冲天”的雕塑,8个“1”字金属条犬牙交错排列。这座造型奇特的雕塑,是为了纪念2011年1月11日下午1时11分这一历史性时刻。

那一刻,空军试飞员李刚驾驶我国新一代隐身战机歼-20首飞成功,开启了中国空军的“20时代”。

很多国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名试飞员把一架新型战机第一次飞起来,这名试飞员就可以光荣退休,国家养着他一辈子。

但一架新型战机的飞天之路,不是一次首飞就可以完成的。新型战机像一张白纸,试飞员要为它填上各项性能参数。这意味着他们必须跨越一个个鸿沟——从前人所没有尝试的,到世人所没有经历的。

从首飞到列装部队,歼-20用了近7年时间,李刚与战友们又试飞了7年。

“飞,飞到不能飞的那一天!”这,不仅是李刚的选择,也是空军试飞员英雄群体共同的心声。

雷强是歼-10首席试飞员。飞到歼击机试飞员飞行最高年限时,他报请上级特批延长了试飞年限。歼击机停飞后,他又站到无人机科研试飞一线。

在雷强30多年的试飞生涯中,最让他刻骨铭心的一次飞行,是24年前的歼-10首飞。

那一天,一向稳重的歼-10总设计师宋文骢,动情地对雷强说:“飞机准备好了,就看你的了。”

一句话,凝聚着10多年来全国300多家科研院所及生产厂家集智攻关的成果,饱含着成千上万名科研人员夜以继日付出的心血与努力……

那些年,雷强看着宋总从一头黑发到两鬓微霜,再到满头银发。他一边戴头盔一边说:“宋总,您放心!只要飞机发动机还在,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会把飞机给您飞回来。”

宋文骢热泪盈眶,他疾步走上前去,紧紧握住雷强的手。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用生命守护飞机和数据。”从成为试飞员那一天起,雷强明白,14亿人中,只有少数人有幸担负如此神圣的使命。

在中国空军试飞部队史馆,有一面墙镌刻着属于他们的试飞精神:“忠诚使命,追求卓越,英勇无畏,甘于奉献。”

“忠诚”二字写在最前面,刻在每一名试飞员的骨髓里。对他们来说,每一次飞行,都是在“刀尖上的舞蹈”,也是对“忠诚”二字最好的印证。

史馆内,一张自信、年轻的脸庞打动了记者——他是牺牲的试飞员余锦旺。

电视屏幕上播放的,是余锦旺2011年7月接受媒体采访的画面——

“空中发生特情,你会不会选择跳伞?”“不会。飞机摔了,损失的是国家巨额财产,是千万科研人员夜以继日付出的心血与努力。作为试飞员,只要有一线机会,我都要想办法把飞机飞回去。”

余锦旺明白,经历特情就像面对强大的死神,每一毫秒都是直达终极的考验,考量一个人的意志、品德和操守,更考量信念、智慧和忠诚。是与非、舍与取,只是一瞬间的抉择。

3个月后,余锦旺兑现了自己的承诺:面对危险,他没有选择跳伞,与心爱的战机一起融入蓝天。

“国之重器,以命铸之。”一代代挚爱试飞事业的蓝天骄子,用生命书写着无限忠诚。他们的英雄壮举和取得的辉煌成就,为中国航空事业腾飞写下精彩篇章,必将载入中国空军装备发展的史册。

关键词极限突破

真正的艰难不仅是与死神的对决,还有对新技术、新装备的了解和掌握

试飞有一个十分重要和特殊的使命:突破安全边界。业内人士常用术语是“飞包线”。

如果说,试飞员在执行预定任务时,遇到突发险情能够成功处置脱险叫作“绝境求生”的话,那么明知危险却又要以身犯险的边界测试试飞,就是“向死而生”。

在试飞歼-10战机的数年间,试飞员李中华和战友们承担了数十项极限试飞任务,对数百个课题、数千个参数,进行上千架次的试飞检验。

当歼-10战机全部试飞课目完成时,英雄的中国试飞员,创造了第三代战机试飞“零坠毁”的世界奇迹。其中,李中华创造了该机最大飞行表速、最大动升限、最大过载值、最大迎角、最大瞬时盘旋角速度、最小飞行速度等6个“之最”。

试飞员的极限突破,往往是载入中国空军史册的日子——

1993年10月16日,汤连刚、张海等8名试飞员,在蓝天白云间首次成功实施三机空中对接加油,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5个掌握空中加油技术的国家;

2018年11月6日,李吉宽驾驶歼-10B推力矢量验证机完成5个典型过失速机动动作,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3个掌握推力矢量飞机过失速机动技术的国家……

极限突破的背后,靠的是什么?中国试飞院原副院长周自全一语中的:“航空科学的每一次突破,都以试飞员技术突破为基础,只有不断创新才能达到更高的境界。”

一名优秀试飞员的价值,不仅体现在天上,也体现在地面——

在歼-10战机研制过程中,李中华先后提出10多项改进意见和建议,都一一被采纳。连战机的驾驶杆模型,都是他和战友们用橡皮泥一点点捏出来,再移植到生产工艺中。

2009年7月28日,在试飞员李国恩的建议下,空军“飞行品质及人机功效联合研究中心”正式挂牌成立。歼-15舰载机从设计制造到实现首飞,只用了不到2年时间。

试飞员邓友明深度参与运-20设计环节,包括座舱布局、控制板、显示器、机组操作手册、地面模拟台等方面建议得到设计团队的充分采纳,这在我国运输机研发中尚属首例。在运-20总设计师唐长红眼中:试飞员就是设计队伍中的一员。

如果说,第一代试飞员是勇气型,第二代试飞员是技术型,那么现在的第三代试飞员则是专家型——“会飞的工程师”。在试飞员看来,真正的艰难不仅是与死神的对决,还有对新技术、新装备的了解和掌握。

时代在变,技术在变,试飞员能力指数也要随之改变。“一名优秀的试飞员,不仅是科学的冒险家,还是航空理论的探索者、飞机设计的参与者和飞行的先行者。”李吉宽说。

对试飞员来说,让他们引以自豪的,除了那一枚枚闪亮的军功章,还有那一个个烫金的科研获奖证书——

2006年,雷强、李中华对歼-10战机研制贡献突出,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2012年,王文江、梁万俊因“枭龙”战机试飞定型,荣获“国防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2019年,李吉宽成功试飞我国自主研制的推力矢量发动机,荣获“国防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

砺剑长空,突破极限。70年来,中国空军试飞员参与完成2000多项国家级科研课题,刷新我国航空事业数千项纪录,突破一大批事关国家核心竞争力和部队战斗力的关键技术。

关键词青春气质

“赶超”的时间是用一代代试飞人的青春换来的

一名飞行员一生中会经历成千上万次的起飞着陆,其中绝大多数犹如过眼云烟,但总会有那么一两次特殊的飞行终身难忘。

2004年,空军特级试飞员梁万俊突遇一级空中特情。他从容镇定、驾机迫降,生死8分钟上演惊天一落,创造了世界航空史上的奇迹。

得知这一消息后,妻子王文敏失眠了。深夜,她突然对丈夫说:“我特别希望我快点老……”

梁万俊奇怪地问:“人家都希望永葆青春,你怎么还盼着老?”

王文敏说:“你比我大,我老了你肯定也老了,你一老就可以退休了。你退休,我就彻底踏实了。”

试飞,是丈夫的第二生命。王文敏知道,只有到了脱下军装的那一天,丈夫才可能停飞。

千金不求,万死不辞。“我们从事的是国家的事业、民族的事业,我们想的是能为空军装备发展、为航空事业腾飞贡献点力量。”梁万俊明白,我国航空事业起步晚、底子薄,与世界强国相比还有差距。

1952年3月,为满足抗美援朝作战需要,人民空军组建了空军试飞组。今年,是空军试飞部队成立70周年。70岁,对于一个人来说,已是古稀之年;但对一支以世界一流为目标的军队来说,正值风华正茂。梁万俊常说:“赶超世界一流,我们还要更努力!”

“赶超”的时间是用一代代试飞人的青春换来的——

1956年,27岁的试飞员吴克明驾驶第一架国产歼-5飞机,冒着机毁人亡的风险飞出8个G的过载,一次试飞3次发动机空中停车等极限课目,助推中国航空事业跨入喷气式时代。

1958年,试飞员于振武试飞歼教-1飞机,让新中国自行设计和制造的第一种飞机飞上蓝天。那一年,他也是27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面对苏联撤走专家的困境,年轻的中国空军试飞员用一年时间飞出新中国第一架“争气机”,从此中国航空工业走上了自行设计的道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值青春、血气方刚的试飞员李中华和战友们挺身而出,攻克了三角翼飞机失速尾旋这一世界性飞行技术难题。

世纪之交,33岁的李刚加入试飞员队伍,他庆幸赶上空军装备快速发展的时代。从“飞豹”到歼-10、歼-11、歼-15,再到歼-20。飞遍中国大多数战机后,他也到了退休年龄……

一组数据真实震撼,令人动容:据统计,32名牺牲的试飞员平均年龄只有40岁。其中最年轻的只有22岁,是一名刚进入试飞部队的直升机试飞员。

一代战机,凝聚着一代试飞员的奋斗;一代战机,带走了一代试飞员的青春。

雷强从记事起,父亲雷雨田穿大皮靴的飞行员形象就是他的目标和榜样。当雷强驾驶歼-10首飞成功后,他将现场录像带回家放给父亲看。

那时候,这名参加过抗美援朝空战的新中国第一代飞行员雷雨田已年近八旬。

那一晚,雷雨田独自一人坐在小马扎上,一边看一边抹眼泪。半个小时的视频,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深夜……

老人家的欣喜,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儿子雷强不仅圆了自己的梦,更是圆了一个民族的梦!

试飞是勇敢者的事业。从事试飞事业20多年来,歼-20试飞员李吉宽多次遭遇特情、与死神擦肩而过,但他始终热爱这份职业。他说:“能够试飞中国自主研制的先进战机,我感到无比光荣与自豪,我愿意继续奋斗在试飞一线,为实现空军战略转型贡献自己的力量。”运-20试飞员邓友明见证了我国自主创新研发大飞机的奋进历程,他用勇闯极限、不怕牺牲的无畏精神,取得一系列大型运输机试飞“零”的突破。他说:“挑战极限是我永恒的追求。我将铆足干劲、奋力前行,用实际行动担负起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

点击上方二维码,观看李吉宽的试飞精彩短视频。

点击上方二维码,观看邓友明的试飞精彩短视频。

下载并打开解放军报客户端,点击左上角AR图标,扫描带AR标记的图片,即可观看精彩视频。

文字整理:姜子晗、何丹谭

视频拍摄:赵晨宇、王旺

后期制作:李昕芮、杨殿基、张文博

技术支持:戴斌

版式设计:方汉、吴宗燕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