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高级技师翟长青:大国工匠自主创新 36年获14项国家专利

国内
8阅读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两套纪念邮票上,都不约而同体现了中国高铁的元素,代表着中国铁路建设的高速发展。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铁路仅有2.2万公里,时速只有43公里,截至2020年底,我国铁路运营里程14.6万公里,其中高铁运营里程3.8万公里,较“十一五”末增长近5倍,占世界高铁运营里程的2/3以上。运量逐年增加,铁路列车成为“国家名片”。中国的高铁用20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和日本半个多世纪走过的路,这个过程中,有数以百万计的中国高铁人,在高校实验室、在工厂车间、在新线建设工地、在崇山峻岭奔波劳碌,他们共同托起了中国高铁这一闪亮名片。中铁四局八分公司的高级技师翟长青,就是这无数个托举中国高铁的中国人中的一员。

翟长青通过屏幕上的数据查看架桥机运行情况

凭借高超的技术和自出创新,他荣获了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全国劳动模范荣誉获得者。这仅仅是翟长青漫长职业生涯中所获众多荣誉中的两个。翟长青1981年毕业于湖北省襄樊市技工学校,学的是电工。这是翟长青与电气设备打交道的人生起点。后进入中铁四局八分公司工作,开始与铁路建设朝夕相伴,一干就是40年。他破解了大量困扰施工现场的难题,先后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12项,发明专利2项,为国家直接节约投资2000多万元,间接创造的经济效益则难以估量。

在中国高铁飞速发展的20年间,翟长青修过美国、加拿大、德国、意大利、芬兰、日本、韩国等来自世界各国的设备,翟长青对外文本不感冒,但为了这些设备正常工作,出了毛病自己能修,翟长青靠着一本牛津词典,熬过无数个长夜,从来没有耽误设备在工地上的运转。在无数个漫漫长夜里,翟长青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要实现高铁设备的国建国造。

翟长青在检修电路

铺架是高铁建设的关键工序,人们把CPG500铺轨机和900T运架桥机比喻成“中国实现高铁跨越的起跳板”,那么翟长青毫无疑问就是建造这个起跳板的人。2000年4月,翟长青参与了我国第一台450T及900T运架桥机和CPG500铺轨机研制,先后获得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科学技术一等奖、河南省科学技术成果奖、中国铁道学会科学技术一等奖。

2005年,全国高铁建设进入施工高潮,翟长青带着他的设备,先后参与了合宁、合武、 温福、武广、甬台温、沪宁、合蚌、宁杭、石武高铁、西宝线、张集线、洛湛线、宜万线、汉宜线、杭州东、锡乌线、集包线、巴新线、南京枢纽沪、汉蓉通道以及安哥拉、委内瑞拉的建设任务。占目前全国高铁通车总里程的30%多。

翟长青在施工现场指导技术员检修焊轨机

”中国高铁起步相对西方国家来说比较晚,从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进行技术攻关和试验规划,差不多是1994年的时候,才改造完第一条高速化铁路广深铁路,那会儿的时速能达到160千米/小时,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了。”这么多年来之所以咱们高铁能飞速发展,成为世界高铁大国,翟长青认为主要有几个原因,“第一就是咱们囯家战略支持。咱们用的最早的高铁铺架设备都是从国外引进的,通过引进消化先进技术,同时注重相关技术的研发创新,所以能在后来居上;第二,中国有可观的高铁市场,为高铁技术进步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第三就是制度的优越了:国外一个计划可能会在议会讨论好几年,更别提建设了,而中国建高铁飞速发展,便民利民,能很快付诸实践,效率很高,所以才有了让世界人民羡慕的‘中国速度’,也被冠以‘基建狂魔’的称呼,我觉得很贴切也很自豪。”

作为铁路人,翟长青感觉铁路陪伴了自己大半辈子,即使退休了还是会持续关注铁路建设发展和现状。“现在虽然身体不允许我像以前一样到处跑了,但是目前也会积极参与公司人才培养工作中,在创新工作室继续带带新人,配合解决一些专业问题,继续铁路事业发挥自己的余热。我们的岗位虽然平凡,但我们的眼光必须高远,我们学技术,搞研发创新,争的不仅仅是中国高铁建设的时间和速度,还有中国在世界高铁建设中的地位和品牌。” 翟长青说。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冯秋瑜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冯秋瑜

视频/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冯秋瑜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蔡凌跃

来源:广州日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