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搅热市场 国内“无人机第一股”决心狙击千亿蓝海

科技
3阅读

大疆入局,似勺热油,国内无人机市场沸腾起来,也就这几年的事。

今年上半年,‍国内“无人机第一股”,最终花落‍于任斌执掌的纵横股份。

成都纵横自动化技术有限股份公司董事长任斌。中国经济网记者 裴小阁摄

巧的是,成都纵横自动化技术有限股份公司董事长任斌与大疆董事长汪滔,在同一年(2006年)进入无人机市场。汪滔看准了消费级领域,任斌认定了工业级市场,短短几年,二位已在不同的赛道下,建起了属于各自的护城河。

任斌认为, 相较于消费级,工业级的市场和需求尚处初级阶段,战略方面,也要解开“我要做”和“被迫做”的矛盾。

但他坚持看好未来的千亿蓝海,新铸了把“钥匙”,为搅动更大市场,押宝在新通航。

深耕工业级 垂直起降固定翼做到领先水平

进入第四轮工业革命,民用无人机作为代表产物,增长前景十分广阔。无人机行业分为军用和民用,民用又细分为消费级无人机和工业级无人机两大类。

今年2月10日,纵横股份正式登陆A股资本市场。这是成都在2021年诞生的第二家上市企业,作为国内第一家以无人机为主营业务上市的企业,是‘无人机第一股’。”

9月,又顺利跻身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行列,成为成都重点培育的产业、企业。

一年内,好事连连。任斌把所有的喜讯,都归功于成都纵横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无人机技术的先进性。

一谈到技术,他语速不自觉加快,带着手势,很是投入:“2010年至2014年我们主要是做工业无人机的飞控与导航系统,相当于飞控界大佬。2015年开始,我们在国内率先发布并量产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的整机。将‘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这一新类别纳入了工业无人机的范畴,成为当今工业无人机应用的主流布局形式。”

成都纵横自动化技术有限股份公司董事长任斌。中国经济网记者 裴小阁摄

常规的固定翼无人机是滑跑,就像民航飞机一样。而垂直起降固定翼是在固定翼无人机加四个旋翼,能实现在平地上直接拔地而起,特别适于工业应用。

谈及为何他选择了工业级赛道,任斌打趣道,源于“天然关系”。

任斌介绍,他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二十九基地服役十多年,期间开始涉足无人机研发,还以第一完成人身份获得两项军队科技成果二等奖。2006年,主攻无人机飞控与导航系统的研制,成功研发了微型固定翼与微型扑翼无人机飞控与导航系统。2006年,参与创立成都纵横先进控制技术有限公司,2010年创办成都纵横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此后4年,主要做工业无人机的飞控与导航系统。

从此,成都纵横的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在 遥感测绘、能源巡检、安防监控、应急、环保等众多行业应用场景,得到了广泛应用和普遍认可。

据Frost & Sullivan的报告显示,2019 年,国内工业无人机整机市场规模(按订单统计)为50.62 亿元,其中多旋翼无人机整机市场规模为40.77 亿元,占比80.54%;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整机市场规模为5.12 亿元,占比10.12%。

其中,在垂直起降固定翼工业无人机整机市场,成都纵横占比53.8%,排名全国第一,属龙头地位。

机构预测,2024年垂直起降固定翼工业无人机整机市场规模为124.26亿元,占工业无人机整机市场规模的比例将从2019年的10.12%提高到30.61%。

言语间,任斌对成都纵横充满了骄傲和自信。在他看来,成都纵横作为一家专精特新小巨人,科研技术水平较强,在飞行器平台设计及制造、飞控与航电、一体化设计及集成等领域形成了核心优势,整体技术水平国内领先,部分产品和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破局与挑战 必须要搅动更大市场

身怀绝技,另辟蹊径的在“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的细分领域占比53.8%,成都纵横排全国第一。

然而,营收状况并不是很理想。

数据显示,2017-2019年,成都纵横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3亿元、1.17亿元、2.11亿元。2020 年上半年,纵横股份的营业收入为9473.92 万元,同比增长45.55%。上市以来第一份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7099.35万元,同比下降25.06%。

对此,任斌直言,这两年的确过得不舒服。为了上市,在研发、人员方面连续填了很多“坑”,在服务、营销方面也做了开拓,的确投入很多。

他解释,通过上市,其实公司的实力也得到了积累,成都纵横每3—5年就有一次大的调整,明年或将显效,效益将开始提升。

成都纵横自动化技术有限股份公司董事长任斌。中国经济网记者 裴小阁摄

“我不焦虑。” 他不疾不徐地强调。

在他看来,目前无人机行业是技术和产品驱动,而不是需求驱动。市场需求不够大,生产制造就达不到规模经济,上下游产业链难以构建,在各环节元素缺失,内力不充分的情况下,应用场景很难像消费级一样,触达大众市场。

“工业级无人机起步较晚,行业需求较单一,尽管在遥感测绘、能源巡检、安防监控、应急、环保等众多行业应用场景得到了广泛应用。但市场,才处在刚刚开始的1.0阶段。”

客观分析,工业级市场与消费级市场的确是不一样的。

两个赛道相较,市场有很大差异。需求不充分、应用场景过于初级、产业链不成熟等,都是造成工业级市场开发不够的因素。观察消费级市场,任斌认为大疆的成功关键有二,一是产品创新能力,二是快速高质量的整合了消费级无人机的全产业链,尤其是供应链。要到达消费级市场的程度,工业级还任重道远。

在讲到目前公司发展的痛点难点时,任斌指出,发展整机是他的绝对优势,市面上,从无人机的设计、飞控导航系统、制造,整个服务体系的输出,成都纵横要做,且是当仁不让的行业大佬。但这也是不得已的一个结果和现状,换言之,他认为自己也是被迫做了全链条。

微调身姿,任斌摊手道:“‘被迫做整机’的现状,是行业痛点。对我们中小企业而言,成本高,担子重。”

他不焦虑的关键在于, 工业无人机市场前景广阔,对此他抱有信心。

但目前市场搅动不够充分,需求上不来,无法形成规模经济,迈入下一个发展阶段的转折点,迟迟未来。

破局,搅动更大市场,成为了任斌的心头大事。

瞄准新通航 以CW-15剑指“三化”问题

根据工业部指导意见,到2025年,民用无人机产值达到1800亿元,年均增速25%以上。任斌非常看好他的赛道:“我一脚踏进蓝海,还没预见到行业天花板,每一个细分应用领域都是无限空间。”

乔布斯曾说,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自己的产品,他们就发现,这是我要的东西。

任斌对此很认同:“但凡行业破局的时候,实际上消费者的需求都不明确。”创造需求,搅动市场,这次他把目光瞄准了新通航。

通用航空的原有业态,有像运输功能的短途运输、包机,专业作业功能的农林喷洒、空中摄影、空中巡视,公益属性的防灾救灾、应急救援,以及飞行培训等。主要服务于农业、林业、电力、交通等行业,以经营机构作为主要服务对象。然而,伴随时代发展,民众对个人航空特色消费的多样化需求增加,逐渐形成通用航空新业态。

正如他所言,目前新通航尚处发展早期,形态还在不断孕育中,未来空间,十分巨大。

任斌微笑着介绍起身边那架无人机模型,为打开新通航的大门,他配了把新钥匙——纵横大鹏CW-15二代无人机。

上市后,他开始在很多场合重复讲述 “工业级无人机2.0时代”,明确指出其特征就是智能化、平台化、工具化。他说,未来5年,要解决工业无人机的“三化”问题,CW-15是个转折。

上半年,纵横大鹏CW-15二代无人机面世,更智能化、平台化和工具化。他认为,这标志着工业无人机进入了2.0时代。这就像我们可以生产电脑,但不可能把电脑里的所有软件做完,所以要开放把平台,合作伙伴可以在我们的无人机平台上面去集成载荷、集成应用软件,完成二次开发。智能化是指像消费级产品一样简单易用;平台化是指平台开放,合作伙伴可以二次开发载荷、软件,一起做生态;工具化是指安全、可靠、低成本。

他希望通过“三化”邀请更多从业者“下海”。中国有几千家无人机公司,还徘徊在海边沙滩。整合产业链,必须要有更多企业共同参与,才能实现需求、产值、产能的全面跃升。

这件事做起来很难。

任斌坦言:“专精特新就是在鼓励中小企业要回归本心,尊重技术,脚踏实地。不要指望我一下子能做到一千亿、一万亿,作为中小企业,我们赌不起,节奏一定要稳。航空工业有一个特点,新型号用的新技术不能超过30%,企业一定要保持贸易和保守之间的平衡。”

目前,我国无人机产业世界领先,民用无人机产业整体引领全球发展,军用无人机在设计理念、应用等方面也都处于领先水平。军用、工业、消费级无人机,每个赛道都足够宽。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千里。成都纵横的产品命名中,“大鹏”是关键符号,寄托了任斌关于“飞”的美好愿望和深厚情感。

他坚持看好工业级领域,并将专注于此。成都纵横的 “飞行梦”,正朝着谋定的方向,继续航行……

来源:中国经济网(记者:宋雅静 摄像:张项成、王岩、王蒙 摄影:裴小阁)

责任编辑:高珊珊 饶春雨

校对:王璐瑶

喜欢就点起来 ↓ ↓ ↓

来源:中国经济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