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珠夫人》:当师徒虐恋照进现实,发疯文学成了真

娱乐
12阅读

等了一年的《斛珠夫人》,它终于来了。看了15集之后,我终于点解:原来甜虐还能一秒内无缝切换,原来古装也有霸道总裁发疯文学,全员不在状态居然是这个样子。

今天,我们一起来品品《斛珠夫人》。

1虐的不是主角,是观众

师徒虐恋梗在影视剧中早就不少见了,这类题材之所以让人磕到心碎又欲罢不能,不外乎男女主之间情深真挚,却又因为一道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数次擦肩而过,无法真正相守。

《斛珠夫人》也是如此,两人的身份和使命注定了他们无法像普通爱侣一样厮守。

生于沿海渔村的海市水性极高,苦于珠税的父亲只得利用善于泅水的她引出鲛女。鲛女的眼泪可变成鲛珠,父亲便假意要掐死她,让鲛女落泪。

挣扎间,海市将父亲的手咬伤。伤口的血腥味很快便引来一群鲛鲨,最终,海市的父亲沉于深海之中。

千辛万苦拿到的鲛珠并没能解救家人的性命,反而被前来收税的官兵昧进了自己的口袋,还扬言要烧了一村人。慌乱逃跑中,海市撞到一位脸戴面具的男子,男子承诺保全村人平安,并收海市为徒。

海市的师父方诸并非寻常人,他是帝旭藏于暗处的爪牙,暗中保护皇上安全。同时也是他的柏奚,这种缔约一旦形成,帝旭身上所受的伤都会反应到他的身上,以保帝旭无恙。

此前,他曾是人人敬仰的清海公,帝旭的好兄弟。当年仪王谋反,帝旭不得不站出来保卫家人和国家,也是方诸在背后谋划助力。一场提前的合围,让帝旭的爱人死于非命,也成了他心中多年的梗阻。

他和海市,有着完全相反的使命。海市一家苦于珠税,她将帝旭视为死敌,誓要杀了他为父亲报仇。

方诸视帝旭为挚友,他既是臣子也是兄弟,帝旭的安全值得他用生命去捍卫。

两个目标相反的人,却喜欢上了彼此。

于海市而言,师傅不仅救了她的命,教给她一身本事,更多次暗中保护她。她从小被当做男孩子培养,霁风馆的人喊她“小公子”,师兄喊她“弟弟”,所以这份女孩对心仪之人的爱慕,她实在无法说出口,更害怕自己的示好会把师父推到离自己更远的地方去。

至于方诸,从看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起,他便被女孩坚毅的眼神打动了。教她本事,护她于羽翼之下,即是师傅的本分,也是出于对喜欢之人的呵护。

2渣里找糖,又虐又甜

为难了站方诸和海市的朋友,每次在玻璃渣里找糖,甜是真甜,就是来的快去得快。

方诸的示好,藏得很细微,比如一碗让小厨房留给海市的鱼汤,比如遇到危险时调虎离山找了个借口让海市远离漩涡,比如警告师兄卓英和海市保持距离……

但是他的爱也只能止于这个层面,他为保护帝旭而生,说不定明天就会为了保护帝旭而死,所以他不敢给海市任何希望。

海市贸然刺杀帝旭,失败后,方诸拔剑指向她:你走,否则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面对海市再三相逼,他的剑始终没有刺下去。或许,这是师傅能给她最大的温柔了。

从小在男人堆里长大的海市,并不知道女儿家的情谊如何传达,她笨手笨脚的绣了个荷包。好在荷包最终还是被方诸佩戴在身上,并且在帝旭嘲笑荷包丑时,还傲娇地回应:好看。

3全员纠结症

实不相瞒,像这样全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剧,第一次看到。

比如海市,明明是女儿身,却从小被当做男子培养,情窦初开的年纪,囿于女儿心和“男儿身”之间。

再比如帝旭,明明是一国之君,本该一心治理天下,没想到却是个天天找茬的疯批。元宵佳节,他故意在灯会上卸下面具,引来杀手。围猎之时,他骑马跑出护卫的保护范围,引来仪王余孽追杀。

自己的发妻死于仪王之乱后,他也就变了个人。他恨方诸的一时决定害死自己的爱人,让自己活得痛不欲生;但又顾念方诸是自己的柏奚,如果自己要死,那么第一个死的一定是方诸。

所以他活了下来,但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注辇有意送公主和亲,他心痛亡妻,于是不顾两国会起战事的隐患,命人暗中杀掉前来和亲的缇兰公主。

日常作天作地,甚至不顾国家的安危,疯批帝王诚不欺我。

至于缇兰公主,有着宛宛类卿一般的命运。她和死去的皇后长得一模一样,因为这份长相,让帝旭对她痛恨至极。

她也日日困于自己究竟是缇兰还是紫簪的替代品的纠结中。

每个人物都在自我认知和事实之间偏离游走,为之后剧情的曲折和纠结埋下伏笔。

随着剧情的深入,潜藏于背后的时代格局也逐渐显露出来。海市从初入行伍到见识到战争的残酷,她不再是那个因为珠税苛重而一心想要报仇的孩子,保卫大徵才是毕生所求。

来源:戏客Seeker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