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风瞒报新冠风险致多人感染!或涉危害公共健康安全,“独角兽”万帮数字能源IPO前路难测

财经
8阅读

导读:如果拟上市企业因疫情防控问题遭到了有关监管部门的问责,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今天,其IPO的推进也将视问责的严重程度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星充新能源的相关行为明显存在涉及到公众健康安全领域的违法违规问题,而申请科创板上市的基本条款中,对此也有明确的规定。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严宇明 @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筹谋,已经完成上市前三期辅导工作的万帮数字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邦数字能源”)在即将万事俱备正式向科创板递交IPO申请之时,却因一桩突发而至的变故,让其冲击A股资本市场之路的不确定性骤然加剧。

作为充电桩企业进军资本市场的排头兵,万邦数字能源更为人知的标志性资产便是号称“亚洲数字能源独角兽”的全资子公司万帮星星充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星星充电”)。

成都星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星充新能源”)则是星星充电主要的互联网电动汽车充电桩运营服务资产。

早在2020年10月9日,星星充电便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其母公司万帮数字能源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并上市,现正接受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辅导。

据一份落款于2021年6月30日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备案报告》显示,在国泰君安的辅导下,万帮数字新能源至少已经完成了三期上市前的辅导工作。

对于万帮数字能源的此次IPO,无论是业内还是资本市场中,皆被视为是星星充电的一次资本化。而万帮数字能源则是星星充电的融资主体。

显然,虽然万帮数字能源的被作为此次IPO的主体平台,但无疑,星星充电及其旗下的星充新能源才是其该次资本运作的最主要资产和上市筹码。

但正是这家对万帮数字能源而言有着举足轻重的全资子公司,却因在日前再次突发的新冠疫情防疫工作中“单位主体责任严重缺失”,其管理层涉嫌顶风瞒报新冠风险致多人感染。

据叩叩财讯获悉,日前,星充新能源所在地成都锦江区组织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区卫健局、区市场监管局已经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星充新能源落实疫情防控责任问题进行调查,下一步将根据调查情况,对星充新能源公司及其直接负责人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拟上市企业的疫情防控问题,也是目前证监会关注的重点。”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如果拟上市企业因疫情防控问题遭到了有关监管部门的问责,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今天,其IPO的推进也将视问责的严重程度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星充新能源的相关行为明显存在涉及到公众健康安全领域的违法违规问题,而申请科创板上市的基本条款中,对此也有明确的规定。”

据2020年7月最新修订的《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规定,拟申请科创板上市企业需满足“最近 3 年内,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贪污、 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刑事犯罪,不存在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者其他涉及国家 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

星充新能源的“疫情”事件对万帮数字能源IPO的影响或许已然无法避免的,但将对万帮数字能源的资本市场之旅造成多大的冲击,或需等上述联合调查组的最终认定及法律责任追究的落地。

“从另一方面讲,如果企业在疫情防控期间涉嫌主体责任落实的问题,也同样会让监管层质疑其企业内控和风险管理意识的缺位。”一位来自于北京某大型券商的资深保荐人代表向叩叩财讯坦言。

1)缺位的风控意识

对于星充新能源在日前突发的这起“新冠感染瞒报”案例,有消息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该起事件的突发,因其性质较为“恶劣”,在四川当地监管部门要求“逢阳必报、逢阳即报”和2小时内报送信息要求”之下,竟出现瞒报、漏管多日的情况,引发当地更高一级监管部门有关人士的重点点名关注。

时间回到2021年10月29日,在成都市郫都区丽天花园大酒店中,一场名为“桩点中国”的新能源车充电桩行业会议正在召开。

该次会议的主办方便是星充新能源。

据一段会议现场的视频显示,有数十人参加了该次会议,会议期间多数人并没有佩戴口罩。此外,他们还到室外查看了充电桩等设备,期间也没有佩戴口罩。会议期间,参会人员还纷纷相互合影或者集体合影。

而此刻,让所有与会人员没有想到的是,一位在此前十天之内历经多疫情中高风险地区的黄姓人士在“高危”预警之下,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也作为工作人员混迹于该次会议中。

结果可想而知。

随着黄某的确诊,此后在当日会议现场另外两名与黄某有过接触的人员也随即被确诊染病新冠。

据11月5日成都有关部门发布的通报显示,黄某为星充新能源负责西部业务人员,10月8日起先后前往陕西西安、宁夏银川和甘肃兰州等地出差。

10月22日由兰州出差来重庆,抵渝后,该人员在星充新能源重庆分公司工作一周,并与重庆市首例确诊病例共处一间办公室。

10月28日黄某离渝返回成都。

次日,参加星充新能源主板的上述新能源车充电桩行业会议。

“10多天里去了西安、银川、兰州、重庆等中高风险地区,星充新能源明明知道该员工到过这些地方,却毫无风险防范意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还让其继续上班、参加会议,这是怎么履行主体责任的?”上述接近监管层的有关人士表示,作为星充新能源的员工,黄某的出差行程,公司管理者是不可能不知情的,该病例于10月28日回到成都,直到11月1日,相关监管单位才接到通知该人健康码为“黄码”,其中五天的“漏管”和“瞒报”触目惊心。

事实上,除了黄某之外,同时在重庆当地也出现多名确诊病例为星充新能源重庆公司员工。

据11月2日重庆渝北区病例报告显示,一位夏姓女子确诊新冠,此前11月1日,一位李姓男子确诊,为重庆此番疫情的确诊首例。

夏某与李某皆为星充新能源重庆公司员工,二人在10月25日在重庆星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上班期间有过接触。

10月28日9时30分,同夏某、李某和黄某等4人驾乘单位公车从重庆星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出发前往成都星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事实上,此后,除了成渝两地之外,星充新能源及关联企业中还出现了更多员工确认“阳性”的情形。

据常州市11月3日的通报,11月2日新增的2名确诊病例中,有两人均为武进区万帮数字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并与确诊病例黄某有接触。

“依法严肃追究公司和个人的法律责任,决不能再宽容下去了!”对于爆发于星充新能源的此次多人染病事件,上述消息人士透露,四川当地更高一级监管部门有关人士对此强硬表态称。

11月5日,成都卫健委发布通报称,锦江区组织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区卫健局、区市场监管局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成都星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四川通能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通能电力”)落实疫情防控责任不到位,造成严重影响一事进行调查处理。

据叩叩财讯获悉,通能电力此番之所以也被波及调查,主因为星充新能源租用了通能电力公司所属的梨花街电力大楼办公室,双方是房屋租赁关系,此次被通报是因为通能电力未能落实对于租户星充新能源的监管责任。

11月5日晚上,四川当地媒体公布了一段疑似星充新能源企业负责人的道歉视频,该企业负责人在视频中承认“确实没有按照规定积极落实防疫工作”,“防控意识淡薄”,其同时表示,内心非常愧疚,目前正在积极配合政府工作,如实快速的向疾控中心反馈信息。

2)众资本入局的“独角兽”

如果没有此次因突发的疫情而暴露出的内控风险,万帮数字能源的此次科创板IPO的前景应该是一片光明的。

万帮数字能源董事长邵丹薇曾在其启动IPO时公开表示,星星充电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持续盈利的充电企业”。

由于充电站建设成本高昂、充电盈利模式不清晰、新能源汽车使用仍未达到规模效应等问题,一直以来充电桩运营商的盈利成为难题。

然而,星星充电平台其2019年的营业额便达25.8亿元。

在充电桩业务规模和业绩的驱动下,被业界视为充电桩龙头的万帮数字能源自然获得了诸多顶级资本的青睐与加持。

2020年9月,就在万帮数字能源正式启动IPO接受辅导的前夕,其同时也启动新一轮增资扩股,这也是其近年来首次外部投资者的引入。

2020年9月22日,万帮数字能源宣布获得了8.55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中金资本旗下基金和施耐德电气领投,建银国际、国创中鼎、上海国和、武进高新区平台公司等跟投。摩根士丹利担任其该次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在完成A轮融资时,摩根士丹利方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相信这标志着星星充电成为迄今为止宣布的亚洲电动汽车充电解决方案领域估值最高的“数字能源独角兽”。

2020年9月28日,万帮数字能源正式与国泰君安签订《万帮数字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与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发行上市辅导协议》(以下简称“辅导 协议”),并于 2020 年 10 月 9 日于证监部门进行辅导备案,正式进入IPO辅导期。

2021年5月13日,在万帮数字能源辅导期进入尾声即将验收阶段,其又再进行了新一轮IPO前的增资。

JNRY X HK Holdings Limited、 STR Co-investment II HK Limited、新希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北极星能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张家港泰康乾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致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安徽铁基万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嘉兴禹立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芜湖曜辉日晞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江苏平陵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州百人汇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认购了万帮数字能源该次增发的 13999.1666万股股份,

据斯时万帮数字能源对媒体发布的公开信息称,此轮融资诸多机构的背后,则是由高瓴资本领投、IDG、泰康、宝龙与远洋地产等跟投,投后估值已达155亿。

“按照其2021年5月进行B轮融资的计划,如果一切顺利,万帮数字能源原本可能计划在2021年11月后便可正式申报科创板上市,但目前因重要子公司涉‘疫情瞒报’事件,影响较为恶劣,该事件的监管风向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决定着万帮数字能源此次IPO的进展。”上述保荐代表人认为。

作为充电桩龙头之一的万帮数字能源的此番IPO究竟会何去何从?严控疫情的常态之下,其是否会成为“风控”典型而以儆效尤?

叩叩财讯也将继续关注这家备受资本瞩目的上市之旅。

(完)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来源:和讯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