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50年前亲历出征联大:乔冠华的发言稿改到凌晨5点,被一抢而空

军事
8阅读

1971年11月11日,一架来自中国的飞机在绕地球大半周之后,飞抵美国纽约的上空。这架飞机上的乘客,是中国首批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成员,当时32岁的施燕华就在其中,她即将参与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整个过程。

2758号决议诞生 “通过了,大家都大吃一惊”

1971年10月25日,美国纽约,第26届联大正在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递交的“两阿提案”进行投票表决,当地时间晚上11点20分,投票结果数字跳停锁定。

随着大会主席马利克的一锤定音,历史上著名的2758号决议就此诞生,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

施燕华:那天特别有意思,我们这些翻译室的小青年吃完晚饭在外交部的小院子里散步,完了就回去睡觉,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后来突然说联合国发来决议,通过了,大家都大吃一惊。

“两阿提案”的内容是这样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中国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在联合国及其所属组织的席位理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有。但由于美国等国家操纵“表决机器”,中华人民共和国被长期无理地拒绝于联合国之外。施燕华所在的外交部翻译室,会收到联合国发来的决议文件。

施燕华:有关中国的决议不管通过没通过,联合国都发给我们,因为跟我们有关系。之前每年都没通过,毛主席觉得那年1971年进不了,但可能会好一点,支持的人更多一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首次出征联大 “我们不去人家就要失望了”

“两阿提案”以压倒性多数获得通过,纽约东河之畔的欢呼声随着电波传到了中国首都北京。北京时间10月26日下午,外交部收到了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发来的急电,吴丹转交了2758号决议,并邀请中国派出代表参加第26届联大后半段的会议。

施燕华:1949年以来一直没有参加联合国的会,联合国的楼没进去过,联合国开会发言怎么样,一点感性知识都没有。一下子派过去,马上就要发言的,你说他们心里不打鼓吗?后来毛主席说要去,为什么不去?这么多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不去人家就要失望了。

外交部以最快的速度组建了代表团准备出征联大,中国驻联合国的首发阵容以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为团长,驻加拿大大使黄华为副团长,代表为符浩,熊向晖和陈楚。当时32岁的施燕华和她的丈夫—外交部翻译室法语翻译吴建民也在名单之列。

1971年11月9日下午,首都机场聚集了四千多人,欢送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代表团在乔冠华的带领下绕场一周后登机。11月11日,当飞机即将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时,400多名来自世界各大媒体的记者早已在机场等候。除了大批记者,现场还聚集着许多华侨,他们打着各种横幅,欢迎来自遥远故土的代表们。

施燕华:因为从来不知道美国是什么样子,所以到了机场没落地的时候往下一看,机场旁边全是小汽车,这使我很震惊,下飞机有一拨爱国的华侨欢迎,那时候真的很感动。

中国代表团首次参与联大会议 “裁军会议”变“欢迎大会”

11月15日上午,中国代表团在乔冠华的带领下,步入联合国大会会场,大厅里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

施燕华:那天会议主题本来是裁军,开始的时候联大主席敲了桌子说开会了,今天主题是什么,我还想说我们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乔冠华先生来到这里参加会议,接着有一篇欢迎辞。

记者:之后其他代表团代表再发言的时候,也会表达对中国代表团的欢迎。

施燕华:对,本来是个裁军的题目,结果裁军一个字都没提,大家都想表示欢迎,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都是欢迎中国的,变成欢迎中国的大会了。我觉得当时觉得很自豪,大多数国家都支持我们,我们是为正义在战斗,我们的外交是为了世界人民的利益。

乔冠华的发言稿改到凌晨5点 发言稿被一抢而空

当天,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乔冠华走上讲台发言,全世界都在屏息谛听来自中国的声音。

施燕华:开会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在改稿子,开会当天早上5点钟还在改稿子。他动一下,我们就得跟着动一下,其实整个框架没有大动,有一些形容词要改,有时候加一点句子,加一点分量。早上5点钟去打印,我们开始打了300份,联合国那时候才100多个会员国,除了每个国家的桌上放一份之外,其余的放在秘书处的桌子上,一下子就被拿空了,我的领导特别容易着急,我们赶快加印。

中国声音震惊世界 “发言好几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

乔冠华:我们主张任何国家的事要由这个国家的人民自己来管,全世界的事要由世界各国来管,联合国的事要由参加联合国的所有国家共同来管。

乔冠华:超级大国就是要超人一等,骑在别人头上称王称霸,中国现在不做,将来也永远不做侵略、颠覆、控制、干涉和欺负别人的超级大国。

乔冠华代表中国的这次发言,是一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在世界的崭新亮相,他在讲话中全面阐述了中国政府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原则立场。

记者:乔团长在讲的时候,下面参会的代表是什么表情您还记得吗?

施燕华:很安静,一般像这种国际会议不会特别安静,下面有人走出去在旁边聊天这种很多的,但是对几个大国的发言还是听,再加上我们是第一次,坐得满满的,我们等于是宣读、宣传我们的对外政策,“反对超级大国”,话都是很强硬的,下面第三世界国家非洲国家席位多,鼓掌很厉害,乔团长的发言好几次都被热烈鼓掌打断,之后他们跟我们说,第一次在联合国大厅里听到令人神清气爽的讲话,都觉得特别好。

从摸索到诸多理念被写入联合国相关决议 “把不太发达的国家发展起来,世界才会真正和平”

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标志着联合国真正成为最具普遍性、代表性和权威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也开启了中国和联合国合作的新篇章。

施燕华:因为从来没见过联合国,进去了之后都要摸索的,所以进去的时候比较困难,但是要有这个劲儿,经常去。我有的时候不大能够去,因为我们领导要有翻译什么的,那时候吴建民他们就是到9点多钟就去联合国了,把联合国方方面面都摸熟,里面碰见什么人就都打招呼,都可以聊天。

一生奉献给中国外交事业 几十年前的教训她至今印象深刻

1975年,由于国内英语翻译人才紧缺,施燕华结束常驻联合国的工作回到了外交部翻译室,担任邓小平、李先念等中央领导的翻译,之后又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驻比利时使馆参赞、驻卢森堡大使、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施燕华的一辈子都奉献给了外交事业。

施燕华:外交部翻译不像学校里面可以自由一点,外交的翻译有一个字就要有一个翻译。再好的政策,再好的政府声明你不通过准确的翻译传出去,那是没有效果的,如果这个翻译很糟糕可能还适得其反。之前有过一个教训,要援助某个非洲国家多少多少吨的粮食,结果多打了一个零,就是多了十倍,出手了,已经交给人家了,你不能反悔说我这个多打了是翻译错了,所以我们进翻译室的时候,就这个例子我印象很深刻,领导就跟我们说一个零也是很重要的。

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年来,中国在维和、推进国际减贫进程,推动完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抗击全球新冠疫情等国际事务中切实履行了大国责任。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商、共建、共享”“精准扶贫”等理念接连被写入联合国相关决议。50年来,中国以实际行动践行《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成为世界和平的重要建设者、全球发展的最大贡献者、国际秩序的坚定维护者。

施燕华:我们刚去联合国的时候,一个是我们自己国内并不开放,就是比较被动的,现在外交上相当主动去了解情况,会发生什么事情提出我们自己的主张,我们总是站在世界的大多数那边,创造和平的环境,把不太发达的国家也发展起来,这样世界才能真正和平。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